關於對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批判性思考

論文類別:政治論文 > 資本主義論文
論文作者: 馬英
上傳時間:2011/11/3 10:48:00

  【內容摘要】本文立足於資本主義制度本身,批判了其“踏輪磨房”式的生產方式,指出了該生產方式的反生態性本質。針對時下資本主義世界流行的解決生態危機的經濟學路徑、技術路徑、環保運动等措施,文章逐一進行批驳,指出它們只是從表面上對環境的改革,並沒有從根本上解決問題。並最終得出了挽救全球生態危機,就要以生態社会主義取而代之,以使全球生态和人類自身健康、持續的發展的結論。
  【關 鍵 詞】生態危機 踏輪磨房 資本主義 路径
  
  一、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特征
  生態學馬克思主義理論家福斯特談到,對於生態危機,人們往往呼籲一場道德革命,认為在我們的社會中個人道德才是整個社會道德的關鍵。然而,在他看來,這種思路明顯忽略了隱藏在個人道德背後的“結構性不道德”即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不道德問題。資本主義制度下的社會階級構成成金字塔狀,即由處於社會頂端的極少數人和絕大部分為维持生計而工作的工薪階層构成的。大部分的社會財富,掌握在處於金字塔頂端的极少數人手中。福斯特認為這些人控制下的資本主義社会的生產方式遵循以下邏輯:
  (1)處於金字塔頂端的極少數人通過不断的財富積累融入這種全球體制,並構成其核心理論基礎。
  (2)隨著生產規模的不断擴大,越來越多的勞動者由個體經營者轉變為工薪階層。
  (3)企業間的激烈競爭必然導致將所積累的財富分配到服務於擴大生產的新型革新技術上來。
  (4)短缺物資的生產伴隨着更多難以滿足的貪欲而產生。
  (5)政府在確保部分市民的“社會保障”時,為促進國民經济發展的責任也日益加大。
  (6)傳播和教育成為該生產方式的決定性部分,用以鞏固其優先权利和價值取向。
  福斯特認為,資本主義社會遵循“踏輪磨房”這一特征。所謂“踏輪磨房”就是幾乎每個人都是這个“踏輪”上的一部分,既不可能也不願意從中脫離。資本家為了獲取更多的利潤,就必须不斷地擴大規模;工人為了維持自身的基本生存,就必須被資本家雇傭,沦為資本家獲取利潤的工具。無論資本家還是工人,无論是為了獲取更多利潤還是维持基本生存,他們都不能逃脫資本主義“踏輪磨房”的生產方式,不得不跟著“踏輪”的节奏。
  福斯特強調,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特點傾向於投入大量原材料和能源,並用機械代替人力,通過不断縮小勞動必要時間加快生產流程來獲取利潤。这勢必導致自然資源被快速地消耗以及向環境傾倒更多的廢料。顯然,這種生產方式是与生態環境相矛盾的。为了解決這一問題,福斯特進一步探討了時下流行的解決生態危機的可能路徑。
  二、解決生態危機的可能路徑
  (一)經濟學路徑
  在解決環境問題上,传統的經濟學路徑往往呈現出三個提點:一是盡力回避而不嚴肅地對待生態環境問題,“發展經濟所造成的生態資源匱乏和不可逆轉的生态環境惡化則不在正統經濟學的考慮範圍”[1];二是過分迷信市場的魔力,認為生態環境問題完全可以通過環境成本核算和市場激勵的手段加以解決;三是沒有認識到“在有限的環境中實现無限擴張本身就是一個矛盾”[2]。而福斯特從經濟學的思維範式和基本理念的變革方面出发,分析並探討化解人與自然之間的矛盾的經濟學路徑:“環境資源的商品化”和“自然資本化”。所謂“环境資源商品化”就是賦予自然以經济價值,並將環境納入市場體系之中,將環境轉化成像其他商品那樣也可以進行分析的商品;所謂“自然資本化”,就是將整個自然界及其各個組成部分視為“自然資本”,將地球納入资產負債表。這種觀點認為,環境危機與其說是市場的失靈,不如說是我們的會計系統的失效。
  福斯特認為這兩种路徑不能化解人與自然之間的矛盾。他指出,雖然把自然資源作為商品納入到市場體系,在短期內有可能緩解生態环境問題,但是由於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不斷擴張的本性,致使它不可能自始至終地按照生态原則來對待自然和組織生產。福斯特把這種“環境資源商品化”和“自然資本化”的做法斥之為荒誕的“簡化主義”手段。以簡化主義手段對待自然,按照市場—商品原则來構建社會,構建人與自然的关系,把自然蛻變成一套基於市場和迎合個體私利的公共產品,將人類與自然的關系降格为純粹的個體占有關系,將導致如下三重問題:
  一是導致將人類與從前的歷史徹底割裂開來,並不能說明人類需求和適应自然能力的充分發展,只能是發展一種與世界的單方面的、利己主義的關系,最終導致自然從社会中異化出去,進一步加劇人與自然之間的对立,而不是促進人與自然之间的和諧共生。
  二是應用於自然的經濟簡化論将導致人們價值觀念的混乱與疑惑,擠壓理想主義層面的價值觀的有限存在空間,使市場價值支配一切的拜金主義價值觀更為盛行。
  三是應用於環境的經濟简化論不僅會造成具有道德性質的恶果,而且會造成物质性的惡果。雖然在經濟活動中以內化環境的方式解決生態環境的問題,在短時期內可使問題得到緩解,但最終只会進一步加劇所有的矛盾,既破壞生活條件,也破壞生產條件。
  (二)技術路徑
  時下資本主義世界流行著“非物質化神話”和“技術崇拜”這一現象。所謂“非物質化的神話”,是指資本主義經濟“非物質化”的自然發展趨勢將成為所有環境問題的最主要的解決方案。該觀点認為發達資本主義經濟通過能源效率的提高和新經濟的增長,将與破壞環境的傳統的經濟增長方式“脫鉤”,資本主義制度下不断的技術創新和市場奇跡正在解決生態環境問題,因而不需要也沒必要采取什麽措施來減少經濟增长對環境造成的影響,充其量只需要制定公共政策來加速非物質形態化的進程,並確保环境融入“更具知識驅動力和創新力的經濟中”。[3]所謂“技術崇拜”,就是把化解人與自然之間矛盾的全部希望寄托於技术,認為解決生態環境問題的關鍵在于技術的進步以及引導技術向良性方向發展,把技術的改進作為摆脫環境問題的主要途徑。
  然而,福斯特卻認為,在工業資本主義的發展史上,資源利用率的提高也始終伴隨著經濟規模的膨脹,所以也始終伴隨著環境在不斷惡化。以農藥为例,科學技術生產了新的農藥種類,剛開始可以有效地殺死害蟲,然而,當害虫對該農藥產生抗體,這種藥物對害蟲將不再起作用。隨之,為了再去殺死害虫,就不得不采用更高的技術生產出更高級的農藥,如此循環。而我們得到的卻是農药通過土壤滲進地下,對土壤和地下水都造成了汙染,带來了一系列的環境問題。對此,福斯特指出,我們解決生態危機只能寄希望于改造制度本身,從本质上超越現存積累體制。能解決問題的不是技术,而是社會制度本身。在发達的社會經濟體制下,與環境建立可持續關系的社會生產方式是存在的,只是生產關系阻礙了這種變革。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三)環保运動
  隨著生態危機的愈演愈烈,各種生態保護運动應運而生。然而,環保運動所取得的效果,我們從美國西北太平洋沿岸原始森林鬥爭的教训中就可以看出。
  在美國的西北太平洋沿岸,有一片古老針葉林,單在俄勒岡州和華盛頓州西部的森林面積就達2000萬英畝。上世紀80年代初,美國出現了嚴重的經濟蕭條,於是決定砍伐這片森林,砍伐這些原生林的任務當然由伐木工人來進行。然而,環保主義者采取了極端的方式予以反擊:用身體封鎖伐木的道路、坐在砍伐的樹上以及啟動大批法律訴訟,試圖放緩並最終制止原生林的消失。對他們來講,砍伐原生林的工人是破壞這些林木的罪魁禍首,並隨着一種處於原生林上游食物鏈的以嚙齒類動物為食的食肉動物—斑點鸮的棲息地的破壞,斑點鸮瀕臨滅绝這一事件,兩者的矛盾得到升華。

 “生態的急劇惡化是历史上資本主義社會及其階級鬥爭在具體積累過程中固有的特征”。因此,對於環保主義者來说,“忽視階級和其他社會不公而獨立開展的生態運動,充其量也只能是成功地轉移环境問題,而與此同時,資本主義制度以其無限度地將人類生產性能源、土地、定型的環境和地球本身建立的生态予以商品化的傾向,進一步加強了全球資本主義的主要權力關系”。因此,“這樣的全球運動對構建人類與自然可持續性關系的總體綠色目標毫無意義,甚至會產生相反的效果:由於現存社會力量的分裂,給環境事業造成更多的反對力量。”然而,由於資本的介入,並且環保主義者局限於自身所處階級之中,兩者的矛盾必將得不到化解。
  三、資本主義生產方式與生態危機
  以上解決生態危機的可能路徑之所有不能奏效,问題的根本還在於它們只是在資本主義框架內的改革。福斯特指出,“當今每次環境鬥爭的背後都是一場全球反对擴大這種生產方式的鬥爭”。然而,“事實上,全球資本主义的踏輪磨房生產方式的設計结果,常常是窮國為富國提供金融支持”。此外,還包括為資本主义國家的環境破壞買單。對于資本主義這種行為,用今天的話来講,就是生態帝國主義。
  福斯特認為,生态帝國主義不僅是純粹的生态範疇而且是一個經濟、政治範疇。處於中心地位的發達资本主義國家自資本主義工業化以來就不斷掠奪世界資源。在1982年至1900年期間,第三世界國家是“硬通貨的凈出口國,平均每年有300亿美元流到發達國家”。同期第三世界國家的債務人,仅債務一項每月要向富裕國家的債權人付款125亿美元。正是這種全球性的不平等體制導致人口過剩以及對第三世界熱帶雨林掠奪式的開發和破壞。今天,資本主義的生態掠奪表現的尤為突出,生態環境更為惡化。總的来說,資本主義對貧窮國家的生態掠奪具有以下特點:
  (1)掠奪其他一些國家的資源,並且改變各个國家所依賴的整個生態系統。
  (2)攫取和轉移與資源相聯系的大量的人口和勞動力流動。
  (3) 制造和利用欠发達國家的生態脆性來強化帝國主義的控制。
  (4)向外圍國家傾倒生态垃圾等。
  這樣勢必造成以下後果:
  (1)導致了一種規模更大、破壞力更強的“生物圈文化”的出现。使擺脫特定生態系統束縛的資本主義加快了利用全球範圍内的能源和資源的速度。
  (2)從對本國資源的掠奪擴張到對世界资源的掠奪,造成世界范圍的生態裂縫,甚至導致嚴重的生態退化。
  (3)生态帝國主義濫用生態圈、逾越生態限制和對一些類的自然資源實施不可持續采掘方式,對第三世界國家欠下嚴重的“生態債務”,這一債务最終要自己來償還。
  資本主義國家這种為自身積累財富、限制其他國家的發展的做法,抑制可落後國家的發展,威脅全球穩定,破壞了人類生存環境,同時也顯示餓自己的發展,並最終威脅到了人類的生存。福斯特指出,為了挽救全球生態危機,就要以生態社會主義取而代之,以使全球生態和人類自身健康、持續的發展。
  

參考文獻


  [1]【美】約翰·貝拉米·福斯特.生態危機與資本主義[M].上海譯文出版社,2006年版,第2頁。
  [2]同上,第2页。
  [3]【美】約翰·貝拉米·福斯特.生態危機與資本主義[M].上海譯文出版社,2006年版,第14—15頁。
  [4]康瑞華.生態社會主义與綠色資本主義—福斯特的生態革命與布朗的環境思想之比較[J].社會主义研究,2008(3).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關於對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批判性思考》其它版本

資本主義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