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美國政府“改寫資本主義”是為了什麽?

論文類別:政治論文 > 資本主義論文
上傳時間:2012/1/24 18:50:00

   在二○○七年次貸危機發生以後,美國政府和歐洲各國央行不约而同地一反自由市場的常態,對市場進行了積極的幹預,對瀕臨破產的投資銀行和商業銀行進行注資,放松對亞洲主權財富基金的限制以引進資金解救流動性枯竭的歐美金融系統。
  二○○八年三月二十七日,《華爾街日報》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目為《十天改寫资本主義》。文章說:“過去的十天應該被記住,在這十天裏,美國政府摒棄了長达半個世紀的許多規則,以挽救美国金融資本主義免遭崩潰。……如果用裏氏震級來衡量政府的行動,政府最近的舉措所引起的震动程度還沒有達到富蘭克林·羅斯福當年的水平。这些舉措還打著學術的幌子,隱匿在一堆新的縮略語之下。”
  但是過了五個月,這些舉措沖破了学術的幌子,從一堆新的縮略語之後走到了前臺。
  二○○八年九月七日,美國財政部最終宣布,計劃向美國兩大住房抵押貸款公司房利美(Fannie Mae)和房地美(Freddie Mac)提供多達2000亿美元的資金,並提高其信貸額度;同時“兩房”的監管機構聯邦住房金融局(Federal Housing Finance Agency,簡稱“FHFA”)將接管两家公司的管理。財政部長保爾森說,這將增加购房者的可用信貸。
  九月十四日,在美聯储無法提供政府擔保的前提下,美国銀行(Bank of America Corp.)和巴克萊銀行(Barclays Bank)宣布退出对美國第四大投資銀行雷曼兄弟控股公司(Lehman Brothers Holdings Inc.)的收購談判,隨即,一百五十八歲的雷曼兄弟向法院申請破產保護。九月十五日,美國銀行收購美林,已有九十四年歷史的美林不復存在。
  九月十七日,在放棄全盤收購雷曼兄弟計劃兩天之後,英國第三大銀行巴克萊銀行宣布以17.5億美元收購雷曼兄弟北美投資銀行業務。
  盡管保爾森在九月十五日還信誓旦旦地稱,他從未考虑過拯救雷曼兄弟,且就目前而言,政府不會向美國國際集團(American International Group Inc.,簡稱“AIG”)提供貸款。但僅僅隔了一天,美聯儲在說服美國國会之後,於當地時間九月十六日晚決定,向AIG提供850億美元貸款。這也是美國政府繼拯救“兩房”兩周之後,打破承諾,再次使用納稅人的錢拯救華爾街金融機構。
  九月十九日,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已經開始出重拳打擊賣空行為,下令停止對七百九十九家金融公司進行賣空操作,並可能在近期内強化限空令的力度,進一步增加限空金融公司的數量。
  通過上述一系列救市政策的實施暫時平緩了美国金融市場的動蕩之後,美國財政部並沒有停止穩定經濟的步伐。財長保爾森向國會提出一項價值七千億美元的金融市場拯救提案,而民主黨也希望通过此計劃來幫助那些深受次貸损失的美國家庭免遭房產被收回的命運。
  同時,在英国的帶動下,歐洲各國紛紛跟進,采用了對銀行註資換取股權的部分國有化方案進行救市。媒體稱之為歐美“金融社会主義”。
  將“兩房”和AIG国有化、政府連連直接出手直接幹預市場,這一系列“改寫資本主義”,違背自由市場原則的措施,曾引起包括美國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約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在內的諸多学者的激烈反對。斯蒂格利茨曾於二○○八年七月二十八日为英國《金融時報》撰稿,題為《對房利美與房地美說“不”》。他認为“近些年出現了大量公私合營(private/public partnerships)的案例,而美國政府即將著手創立這種合營關系的另一典範:私人部門獲取利潤,而公共部門承擔风險。一個本應堅持自由市場原則的政府對聯邦住宅抵押貸款公司(‘房地美’)和联邦國民抵押貸款協會(‘房利美’)的援助,將導致風险社會化,其中蘊含着長期的道德風險負面影響”。
  紐約大學經濟学教授魯比尼表示,美国已經成為“美利堅社會主义共和合眾國”(USSAR),表示這個國家“為富人和华爾街奉行社會主義,利益私有化,損失社會化”。
  但是,賓夕法尼亚大學沃頓商學院房地產和金融教授苏珊·沃切特說,政府不得不更深地介入到抵押貸款市場,因为目前私人市場不願以美國消費者能承受的價格為住房抵押貸款提供資金。她說,沒有政府對抵押貸款市場的支持,房價會進一步下滑,令整個國家承受更大的經濟壓力。
  美國總統布什在九月十九日說,為了结束目前這場幾十年來最嚴重的金融危機,聯邦政府幹预金融市場不僅是有正當理由的,而且是必要的。布什當天在白宮發表讲話時說,美國經濟正面临空前的挑戰,政府也在用空前的措施來應對。他說,對於美國經济來說,現在是一個“关鍵的時刻”。因次級住房抵押貸款問題引發的金融危機已經擴散,蔓延到整個金融體系,侵蝕了市場信心,從而使得很多金融交易活動停滞,也影響到無數的消費者和小企業,“我們現在必須采取行動,使國家健康免受嚴重風险的打擊”。
  仔細深入分析的話,引發次貸危機的不僅僅是放低貸款標準、貸款公司道德風險和利益沖動、市場產品創新過度、信息披露的不透明、監管機構的放任……這一系列原因所造成的市場风險危機,盡管以上问題都是這次次貸危機之所以形成的重要原因。
  實際上,次貸危機的真正實質是,美國金融市場濫用信用衍生品的創新、預支市場和社會信用,從而造成信用風險逐漸累積,進而釀成美國(不僅僅在美國、且擴展到全球)社會(絕不僅僅限於市场)的信用危機(Credit Crisis)。再通俗一點來說,這其實是資本信用危機,或者可以称之為資本主義制度的信用危機。
  在次貸危機中真正起主导作用的是信用衍生品。衍生品是一種涉及股票、債券、貸款、貨幣、商品或者特殊事件(與氣候变化或利率有關)的金融工具。作為衍生品重要分支的金融衍生品由三部分組成,包括利率衍生品、信用衍生品和權益衍生品。
  信用衍生品也稱為信用衍生工具、信貸衍生品和信貸衍生工具等等。信用衍生品在保留资產的前提下,將貸款或债券的信用風險從其他風險中剝離出來,在市場上被定價,並轉移給願意承擔风險的投資者,使信用風險管理第一次擁有了和市場風險管理同样的對沖手段,從根本上改變了信用風險管理的傳統機制。
  信用衍生品主要分為兩類:一類是针對單個公司發行的信用違約互换,稱為CDS(credit default swap),銀行給某個企業發放贷款,為了防止違約風險的發生,將資產打包證券化出售,出售的收益率與標的資產的風險呈反比,但收益率一般會低於銀行發放貸款的收益率;另一類是CDO,銀行將發放給不同公司不同質量的貸款進行打包,發行收益率不同的證券化資产,較高的收益率20%—30%左右,較低可能7%—8%。
  信用違約互換涉及债券、貸款,且與企业的償付能力有關,特別適用于進行投機操作。與實際的有價证券相比,衍生品既便宜又容易进行交易,因而對沖基金、共同基金和其他投資者進而轉向交易衍生品,從而加大了有關贷款質量的賭註。對於違约的票據(有可能不遵守債務协議的那些企業的票据),交易所將按其基础債務面值向投資者進行支付。
  在二○○七年前后,該市場已經成為華爾街最有利可圖的場所,成為整个金融行業中發展最為引人註目的市場之一。根據英國銀行家協會(BBA)和國际互換與衍生品協會(ISDA)的調查報告,一九九六年末,全球信用衍生品市場規模僅為0.18萬億美元,然而截至二○○七年底,信用衍生品市場規模已經達到62.2萬億美元,膨脹了345.6倍。此外,根據国際互換和衍生品協會ISDA的统計,全球範圍看,信用衍生品市場在金融衍生品OTC市場中所占份額二○○二年僅為2%,到二○○五年該比例已經上升到7%,而到二○○七年底該比例則達到14%(其中利率衍生品由96%降至84%,權益衍生品則一直保持在20%的比例)。所以信用衍生品近年來被華爾街稱之為“二十一世紀最具吸引力的金融風險管理創新工具”。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在次貸危機中起主導作用的信用衍生品創新過程中出現了以下幾个值得關註的特點:
  一、信用風險的轉移和杠桿作用
  在未實施证券化之前,與次級抵押貸款相關的信用風險完全由貸款供應商(商業銀行或专業貸款公司)承擔。一旦實施了抵押貸款證券化,則與該部分抵押贷款債權相關的信用風險及其收益,就從貸款供應商的資产負債表中,轉移到持有抵押贷款支持證券(MBS或CDO)的機構投資者的資產負債表中。在這樣一個信用风險轉移的過程中,原本屬於银行的信用違約風險被轉換成了銀行間市場中的固定收益市場的風險、進而又不断演化為資本市場等其他金融市場,從而將本來属於某一個局部或個體市場的風險轉移到了本來没有風險轉移通道的不同的市場。
  與此同時,在次貸危機發展過程中通过衍生產品技術,將美元市場的信用風險演化成歐元等其他幣種市場的風險,从而將美國一國範圍内的某一個(房地產金融)市場上的問題和風險,迅速擴大至全球金融市場,造成了美國一家生病、全球市場吃藥的結果。
  在這個過程中,信用衍生品創新的高杠桿化在美國次貸危機中還起到助推放大器的作用。
  第一个杠桿來自以CDO为標的的抵押授信交易,對冲基金通常用這種產品向銀行進行抵押,取得數倍於抵押資產的信用額度。第二個杠桿來自建立在CDO基礎上的衍生交易工具,通過保證金交易使CDO的風險迅速擴大。
  没有衍生品的狀態下,如果发生違約銀行將承擔全部的損失,範圍控制在銀行系统內部。但是在發行了信用衍生品之後,損失被轉嫁到對冲基金、投資銀行、養老保險等机構,甚至包括國外的市場。美聯儲上調利率的話,投資者償還貸款的成本增加,如果發生違約,由于銀行已經將資產打包出售,並不受到影響,投資者將承擔全部風險,而且是被杠桿擴大的風險,風險繼續波及全球範圍內,這就帶來一個恶性循環的過程。
  二、信用风險的自我相關和反馈作用
  更加詭異的是,在整個次貸危機的利益鏈條中,最終的市場(機構)投資者,也就是信用衍生品不斷創新过程的盡頭持有這些產品的那些人,居然比例最大的是最初提供這些衍生產品的基礎資產的商业銀行和最初創建次級房地產抵押贷款證券化的投資銀行。一開始以轉移風險為初衷打包出售次級抵押貸款的商業銀行和投資銀行,都被高額回報所誘惑,爭先恐后地加入了CDS和ABX等衍生品的買方陣營。这樣原本應該轉移出去的風險在這閉合的利益鏈條中積聚了更大的風险後,反過來又重新回到金融系統的重要主體中。
  當一種金融衍生產品的利益鏈條出現了闭合,就像次貸危機中的情況那樣,金融體系就產生了基因突變。在不斷放大的杠桿作用和貨幣乘数作用下,一旦出現整個金融体系的基因突變,市場壓力將使得基礎資產價值損失造成證券化資產價值大幅下跌,商业銀行就會遭受雙重沖击。一方面自身持有的優先級別產品面臨損失,另一方面對沖基金用於申請貸款的抵押品發生更大程度的縮水。為避免損失,商業銀行的理性選擇就是賣出次貸證券化资產,並向對沖基金追加保證金。而對沖基金也會持續不斷地出售次貸證券化資產。當个體行為演變為群體行為時,共振效应使一個擾動項演變成系统性劇震。
  在這種利益鏈條闭合的系統中,正反饋會加大市場泡沫、負反饋就會產生市場滅绝(市場危機)現象。
  三、監管機構無法對其進行有效監管。
  隨著創新鏈條的不斷延伸,信用衍生品市场的發展速度和復雜程度遠遠超出了監管機構的預期,并且由於信用衍生品在場外機構市場間進行交易,信息透明度極低,導致監管機構無法對之進行有效监管。
  
  上述幾個特點使次貸危機的風險具有廣泛的擴散性,即:原本屬於銀行的信用違約風險通過產品创新和杠桿化不斷演化為資本市場等其他金融市場的風險;原本屬於美元市場的信用風险通過持有者的全球分布演化成歐元等其他幣種市場的風險,並迅速扩大為全球金融市場的风險。
  次贷危機的爆發同時也说明了,正是格林斯潘和美聯储二○○一年來的降息措施,鼓動起了美國的房地產泡沫。在延續了十六年的房地產泡沫即將爆破面前,美聯儲的放任自流和無所作為,並非偶然。那是為了幫助实現布什所說的“(住房)所有權社会”(ownership society)。美聯儲和布什政府都要優先促進所謂的“金融创新”。
  政績和社會信用,政府信用和制度信用……這其實就是次貸危機給全世界各國政府和各層級的政治家所攤開的终極選擇。
  正因為如此,我們應该認識到,對市場的任何創新都應該立足於戰略高度來规劃,僅僅滿足於技術性的、工程性層面的創新必然會忽视社會性的整體風險。對市場的幹预,無論是資本主義國家还是社會主義國家,都會在市場危机即將或已經衍生出社會信用危機時,被政府果断地采用。尤其是在金融市場、資本市場和證券市場中,市場的非正常漲跌,肯定與社會信心和预期有關,就必須要跳出技術性的、工程性的思維,以維護政府信用、挽救社會信用和恢復市場信用的角度來考慮問題。尤其是當预支了政府的政治信用和社會信用、累計多年而造成市場不良預期積重難返時,任何技术性的、工程性的、局部的修補都是於事無補的。
  美國政府對“兩房”和AIG的接管,以及動用政府信用直接幹預市場走勢,就是最好的证明。美國政府這是在挽救資本信用危機對整個資本主義制度的傷害。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關於美國政府“改寫資本主義”是為了什麽?》其它版本

資本主義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