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人工智能看當代邏輯學的發展

論文類別:哲學論文 > 邏輯學論文
論文作者: 陳波
上傳時間:2003/3/27 14:27:00

[摘要] 本文認為,計算機科學和人工智能將是21世紀邏輯學发展的主要動力源泉,並且在很大程度上將決定21世紀邏輯學的面貌。至少在21世纪早期,邏輯學將重點關註下列論题:(1)如何在邏輯中處理常識推理的弗協調、非單調和容错性因素?(2)如何使機器人具有人的創造性智能,如從經驗證據中建立用於指導以後行動的可錯的歸納判斷?(3)如何進行知識表示和知识推理,特別是基於已有的知識庫以及各認知主體相互之間的知識而進行的推理?(4)如何結合各種語境因素进行自然語言理解和推理,使智能機器人能够用人的自然語言與人進行成功的交際?等等。

  [關鍵詞] 人工智能,常識推理,歸納邏輯,廣義內涵邏辑,認知邏輯,自然語言邏輯

  現代邏輯創始於19世紀末葉和20世紀早期,其发展動力主要來自於數學中的公理化運動。當時的數學家們試图即從少數公理根據明確給出的演繹規則推導出其他的數学定理,從而把整個數學構造成為一個嚴格的演绎大廈,然後用某種程序和方法一勞永逸地證明數學体系的可靠性。為此需要發明和鍛造嚴格、精確、適用的邏輯工具。这是現代邏輯誕生的主要動力。由此造成的後果就是20世紀邏辑研究的嚴重數學化,其表現在於:一是邏輯專註於在數学的形式化過程中提出的問题;二是邏輯采納了數學的方法論,从事邏輯研究就意味着象數學那樣用嚴格的形式證明去解決問題。由此發展出來的逻輯被恰當地稱為“數理邏輯”,它增強了邏輯研究的深度,使邏輯學的發展繼古希腊邏輯、歐洲中世紀邏輯之後进入第三個高峰期,並且對整個現代科學特別是數學、哲學語言學和计算機科學產生了非常重要的影響。

  本文所要探討的問題是:21世紀邏輯發展的主要動力将來自何處?大致說來將如何發展?我個人的看法是:計算機科學和人工智能將至少是21世紀早期逻輯學發展的主要動力源泉,並將由此決定21世紀邏輯學的另一幅面貌。由於人工智能要模擬人的智能,它的難點不在于人腦所進行的各種必然性推理(這一點在20世紀基本上已經做到了,如用計算机去進行高難度和高強度的數學證明,“深藍”通過高速、大量的計算去與世界冠军下棋),而是最能體现人的智能特征的能動性、創造性思維,這種思維活動中包括學習、抉擇、嘗試、修正、推理諸因素,例如选擇性地搜集相關的經驗证據,在不充分信息的基礎上作出嘗試性的判斷或抉擇,不斷根據環境反饋調整、修正自己的行為,……由此達到實踐的成功。於是,邏輯學將不得不比較全面地研究人的思維活動,並著重研究人的思維中最能體現其能動性特征的各種不確定性推理,由此發展出的邏輯理論也將具有更強的可應用性。

  實際上,在20世紀中後期,就已經开始了現代邏輯與人工智能(记為AI)之間的相互融合和渗透。例如,哲學邏輯所研究的許多課題在理論計算機和人工智能中具有重要的應用價值。AI從認知心理學社會科學以及決策科學中獲得了許多資源,但邏辑(包括哲學邏輯)在AI中发揮了特別突出的作用。某些原因促使哲學邏輯家去發展關於非數学推理

  的理论;基於幾乎同樣的理由,AI研究者也在進行類似的探索,這兩方面的研究正在相互接近、相互借鑒,甚至在逐漸融合在一起。例如,AI特別關心下述課題:

  ·效率和資源有限的推理;

  ·感知;

  ·做計劃和計劃再認;

  ·關於他人的知識和信念的推理;

  ·各認知主體之間相互的知識;

  ·自然語言理解;

  ·知識表示;

  ·常識的精確處理;

  ·對不確定性的處理,容錯推理;

  ·關於時間和因果性的推理;

  ·解釋或說明;

  ·对歸納概括以及概念的學習。[①]

  21世紀的邏輯學也应該關註這些問題,並對之進行研究。為了做到這一點,邏輯學家們有必要熟悉AI的要求及其相關進展,使其研究成果在AI中具有可應用性。

  我認為,至少是21世紀早期,邏輯學将會重點關註下述幾個領域,並且有可能在這些領域出現具有重大意義的成果:(1)如何在邏輯中處理常識推理中的弗協調、非單調和容错性因素?(2)如何使機器人具有人的創造性智能,如從經驗證據中建立用於指導以後行動的歸納判斷?(3)如何進行知識表示和知識推理,特別是基於已有的知识庫以及各認知主體相互之间的知識而進行的推理?(4)如何結合各种語境因素進行自然語言理解和推理,使智能機器人能夠用人的自然語言與人進行成功的交際?等等。



  1.常識推理中的某些弗協调、非單調和容錯性因素

  AI研究的一个目標就是用機器智能模擬人的智能,它選擇各種能反映人的智能特征的問題進行實踐,希望能做出各種具有智能特征的軟件系統。AI研究基於計算途徑,因此要建立具有可操作性的符號模型。一般而言,AI關於智能系統的符號模型可描述為:由一個知識載體(稱為知識庫KB)和一組加載在KB上的足以產生智能行為的過程(稱為問題求解器PS)構成。经過20世紀70年代包括专家系統的發展,AI研究者逐步取得共識,認識到知識在智能系統中力量,即一般的智能系統事實上是一種基於知識的系統,而知識包括專門性知識和常識性知识,前者亦可看做是某一领域內專家的常識。於是,常識問題就成為AI研究的一個核心問題,它包括兩个方面:常識表示和常識推理,即如何在人工智能中清晰地表示人類的常識,並運用這些常識去進行符合人類行為的推理。顯然,如此建立的常識知識庫可能包含矛盾,是不協調的,但这種矛盾或不協調應不至於影响到進行合理的推理行為;常識推理還是一種非單调推理,即人們基於不完全的信息推出某些結論,當人們得到更完全的信息後,可以改變甚至收回原來的結論;常識推理也是一種可能出錯的不精確的推理模式,是在容許有錯误知識的情況下進行的推理,简稱容錯推理。而經典逻輯拒斥任何矛盾,容許從矛盾推出一切命题;並且它是單調的,即承認如下的推理模式:如果p?r,則pùq?r;或者說,任一理論的定理屬於該理论之任一擴張的定理集。因此,在處理常識表示和常識推理时,經典邏輯應該受到限制和修正,並發展出某些非經典的逻輯,如次協調邏輯、非單調邏辑、容錯推理等。有人指出,常識推理的邏輯是次協調邏輯和非單調邏輯的某種結合物,而後者又可看做是對容錯推理的簡單且基本的情形的一種形式化。[②]轉贴於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次協調邏輯”(Paraconsistent Logic)是由普裏斯特、達·科斯塔等人在对悖論的研究中發展出來的,其基本想法是:當在一個理論中發現難以克服的矛盾或悖論時,與其徒勞地想盡各種辦法去排除或防范它們,不如幹脆讓它們留在理論體系內,但把它們“圈禁”起來,不讓它們任意擴散,以免使我們所創立或研究的理論成為“不足道”的。於是,在次協調邏輯中,能夠容納有意義、有價值的“真矛盾”,但这些矛盾並不能使系统推出一切,導致自毀。因此,這一新邏輯具有一種次於經典邏輯但又遠遠高於完全不協調系統的協調性。次協調邏輯家們認為,如果在一理論T中,一語句A及其否定?A都是定理,則T是不協調的;否則,稱T是協調的。如果T所使用的邏輯含有從互相否定的兩公式可推出一切公式的規則或推理,則不協調的T也是不足道的(trivial)。因此,通常以經典邏輯為基礎的理論,如果它是不協調的,那它一定也是不足道的。這一現象表明,經典邏辑雖可用於研究協調的理論,但不適用於研究不協調但又足道的理論。達·科斯塔在20世紀60年代構造了一系列次協調邏辑系統Cn(1≤n≤w),以用作不協調而又足道的理論的邏辑工具。對次協調邏輯系統Cn的特征性描述包括下述命題:(i)矛盾律?(Aù?A)不普遍有效;(ii)從兩個相互否定的公式A和?A推不出任意公式;即是說,矛盾不會在系統中任意擴散,矛盾不等於災難。(iii)應當容納與(i)和(ii)相容的大多數經典邏輯的推理模式和規則。这裏,(i)和(ii)表明了對矛盾的一种相對寬容的態度,(iii)則表明次協調逻輯對於經典邏輯仍有一定的继承性。

  在任一次協調邏辑系統Cn(1≤n≤w)中,下述經典邏輯的定理或推理模式都不成立:

  ?(Aù?A)

  Aù?A→B

  A→(?A→B)

  (A??A)→B

  (A??A)→?B

  A→??A

  (?Aù(AúB))→B

  (A→B)→(?B→?A)

  若以C0為經典邏輯,則系列C0, C1, C2,… Cn,… Cw使得對任正整數i有Ci弱於Ci-1,Cw是這系列中最弱的演算。已經为Cn設計出了合適的語义學,並已經證明Cn相對於此种語義是可靠的和完全的,並且次協调命題邏輯系統Cn還是可判定的。現在,已經有人把次協調邏輯擴展到模態邏輯、時態邏輯、道義邏輯、多值邏輯、集合論等領域的研究中,發展了這些領域內的次协調理論。顯然,次協調邏輯將会得到更進一步的發展。[③]

  非單調邏輯是關於非單調推理的邏輯,它的研究開始於20世紀80年代。1980年,D·麥克多莫特和J·多伊尔初步嘗試著系統發展一種關于非單調推理的邏輯。他們在經典謂詞演算中引入一個算子M,表示某種“一致性”斷言,並將其看做是模態概念,通過一定程序把模態邏輯系統T、S4和S5翻譯成非單調邏輯。B·摩爾的論文《非單調邏輯的語義思考》(1983)據認為在非單調逻輯方面作出了令人註目的貢獻。他在“缺省推理”和“自动認知推理”之間做了區分,並把前者看作是在沒有任何相反信息和缺少證據的條件下進行推理的過程,這種推理的特征是試探性的:根據新信息,它們很可能會被撤消。自動認知推理則不是這種類型,它是與人們自身的信念或知識相關的推理,可用它模拟一個理想的具有信念的有理性的代理人的推理。對於在計算機和人工智能中獲得成功的應用而言,非單調邏輯尚需進一步發展。



  2.歸納以及其他不確定性推理

  人類智能的本質特征和最高表現是創造。在人類創造的過程中,具有必然性的演繹推理固然起重要作用,但更為重要的是具有某種不確定性的归納、類比推理以及模糊推理等。因此,計算機要成功地模擬人的智能,真正體现出人的智能品質,就必須對各種具有不確定性的推理模式進行研究。

  首先是對歸納推理和歸纳邏輯的研究。這裏所說的“歸纳推理”是廣義的,指一切擴展性推理,它們的結论所斷定的超出了其前提所断定的範圍,因而前提的真無法保證結論的真,整個推理因此缺乏必然性。具體說來,这種意義的“歸納”包括下述內容:簡單枚举法;排除歸納法,指這樣一些操作:預先通過觀察或實驗列出被研究現象的可能的原因,然后有選擇地安排某些事例或实驗,根據某些標準排除不相幹假設,最後得到比較可靠的結論;統計概括:從關於有窮數目樣本的構成的知識到關於未知總體分布構成的結論的推理;類比論證和假說演繹法,等等。盡管休謨提出著名的“歸納問題”,對歸納推理的合理性和歸納邏輯的可能性提出了深刻的質疑,但我認為,(1)歸納是在茫茫宇宙中生存的人類必須采取也只能采取的認知策略,對於人類來說具有實踐的必然性。(2)人類有理由從經驗的重復中建立某種確實性和规律性,其依據就是確信宇宙中存在某種類似於自然齊一律和客觀因果律之類的東西。這一確信是合理的,而用純邏輯的理由去懷疑一個關於世界的事實性断言則是不合理的,除非這個斷言是邏輯矛盾。(3)人類有可能建立起局部合理的歸納邏輯和歸纳方法論。並且,歸纳邏輯的這種可能性正在計算機科學和人工智能的研究推動下慢慢地演變成現實。恩格斯早就指出,“社會一旦有技術上的需要,則這種需要比十所大学更能把科學推向前進。”[④] 有人通過指責現有的歸納邏輯不成熟,得出“歸納邏輯不可能”的結論,他们的推理本身與歸納推理一樣,不具有演繹的必然性。(4)人類實踐的成功在一定程度上證明了相應的經驗知識的真理性,也就在一定程度上證明了歸納邏輯和歸納方法論的力量。毋庸否認,歸納邏輯目前還很不成熟。有的学者指出,為了在機器的智能模擬中克服對歸納模拟的困難而有所突破,應該將歸納邏輯等有關的基礎理論研究與機器學習、不確定推理和神經網絡學習模型與歸納學習中已有的成果結合起来。只有這樣,才能在已有的归納學習成果上,在機器歸纳和機器發現上取得新的突破和進展。[⑤] 這是一個極有價值且極富挑戰性的課題,無疑在21世紀將得到重視並取得進展。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再談模糊邏輯。現實世界中充滿了模糊現象,這些現象反映到人的思維中形成了模糊概念和模糊命題,如“矮個子”、“美人”、“甲地在乙地附近”、“他很年輕”等。研究模糊概念、模糊命題和模糊推理的邏輯理論叫做“模糊邏輯”。對它的研究始於20世紀20年代,其代表性人物是L·A·查德和P·N·馬林諾斯。模糊邏輯為精確邏輯(二值邏輯)解決不了的問题提供了解決的可能,它目前在醫療診斷、故障檢測、气象預報、自動控制以及人工智能研究中獲得重要應用。顯然,它在21世紀將繼續得到更大的發展。



  3.廣義內涵逻輯

  經典邏輯只是對命题聯結詞、個體詞、谓詞、量詞和等詞進行了研究,但在自然語言中,除了這些語言成分之外,顯然還存在許多其他的語言成分,如各種各樣的副詞,包括模態詞“必然”、“可能”和“不可能”、時態詞“過去”、“現在”和“未來”、道義詞“应該”、“允許”、“禁止”等等,以及各種认知動詞,如“思考”、“希望”、“相信”、“判斷”、“猜測”、“考慮”、“懷疑”,這些認知動詞在邏輯和哲學文獻中被叫做“命題態度词”。對這些副詞以及命題態度詞的邏輯研究可以歸類為“廣義內涵逻輯”。

  大多數副詞以及幾乎所有命題態度詞都是內涵性的,造成內涵語境,後者與外延語境构成對照。外延語境又叫透明語境,是經典邏輯的組合性原則、等值置換規則、同一性替換規則在其中適用的語境;內涵語境又稱晦暗語境,是上述規則在其中不适用的語境。相應於外延語境和内涵語境的區別,一切語言表達式(包括自然語言的名詞、動詞、形容詞直至語句)都可以區分為外延性的和內涵性的,前者是提供外延語境的表達式,後者是提供内涵性語境的表達式。例如,殺死、見到、擁抱、吻、砍、踢、打、與…下棋等都是外延性表达式,而知道、相信、認識、必然、可能、允許、禁止、过去、現在、未來等都是內涵性表達式。

  在内涵語境中會出現一些復雜的情况。首先,對於個體詞項来說,關鍵性的東西是我們不僅必须考慮它們在現實世界中的外延,而且要考慮它們在其他可能世界中的外延。例如,由於“必然”是內涵性表達式,它提供內涵語境,因而下述推理是非有效的:

  晨星必然是晨星,

  晨星就是暮星,

  所以,晨星必然是暮星。

  这是因為:這個推理只考慮到“晨星”和“暮星”在現實世界中的外延,並沒有考慮到它们在每一個可能世界中的外延,我們完全可以設想一個可能世界,在其中“晨星”的外延不同於“暮星”的外延。因此,我們就不能利用同一性替換規則,由該推理的前提得出它的結論:“晨星必然是暮星”。其次,在內涵語境中,語言表達式不再以通常是它们的外延的東西作為外延,而以通常是它們的內涵的東西作為外延。以“達爾文相信人是從猿猴進化而來的”這個語句為例。這裏,達爾文所相信的是“人是從猿猴进化而來的”所表達的思想,而不是它所指稱的真值,於是在這種情況下,“人是從猿猴進化而來的”所表達的思想(命題)就構成它的外延。再次,在內涵語境中,雖然適用於外延的函項性原則不再成立,但並不是非要拋棄不可,可以把它改述為新的形式:一复合表達式的外延是它出現於外延語境中的部分表達式的外延加上出現於內涵語境中的部分表達式的內涵的函項。这個新的組合性或函項性原則在內涵邏輯中成立。

  一般而言,一個好的內涵邏輯至少應滿足兩個條件:(i)它必須能夠處理外延邏輯所能處理的問題;(ii)它還必須能夠處理外延邏辑所不能處理的難題。這就是說,它既不能與外延邏輯相矛盾,又要克服外延邏輯的局限。這樣的內涵邏輯目前正在發展中,並且已有初步輪廓。從術语上說,內涵邏輯除需要真、假、語句真值的同一和不同、集合或類、謂詞的同範圍或不同範圍等外延邏輯的術语之外,還需要同義、內涵的同一和差異、命題、屬性或概念這樣一些術语。廣而言之,可以把內涵邏輯看作是關於象“必然”、“可能”、“知道”、“相信”,“允许”、“禁止”等提供內涵语境的語句算子的一般邏輯。在这種廣義之下,模態邏輯、時態邏辑、道義邏輯、認知邏輯、問題逻輯等都是內涵邏輯。不過,還有一種狹義的內涵邏輯,它可以粗略定義如下:一個內涵邏輯是一個形式語言,其中包括(1)謂詞邏輯的算子、量詞和变元,這裏的謂詞邏輯不必局限於一阶謂詞邏輯,也可以是高階謂词邏輯;(2)合式的λ—表達式,例如(λx)A,這裏A是任一類型的表達式,x是任一類型的变元,(λx)A本身是一函項,它把變元x在其中取值的那種類型的对象映射到A所屬的那種類型上;(3)其他需要的模態的或内涵的算子,例如€,ù、ú。而一個內涵邏輯的解釋,則由下列要素組成:(1)一個可能世界的非空集W;(2)一个可能個體的非空集D;(3)一個賦值,它给系統內的表達式指派它們在每w∈W中的外延。對於任一的解釋Q和任一的世界w∈W,判定內涵邏輯系統中的任一表達式X相對於解釋Q在w∈W中的外延總是可能的。這樣的內涵邏輯系统有丘奇的LSD系統,R·蒙塔古的IL系統,以及E·N·紮爾塔的FIL系統等。[⑥] 免费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在各種內涵邏輯中,認識論邏輯(epistemic logic)具有重要意義。它有廣義和狭義之分。廣義的認識論邏輯研究與感知(perception)、知道、相信、斷定、理解、懷疑、問題和回答等相關的邏輯問題,包括問题邏輯、知道邏輯、相信邏輯、斷定邏輯等;狹義的認識論邏辑僅指知道和相信的邏輯,简稱“認知邏輯”。馮·賴特在1951年提出了對“認知模態”的邏輯分析,这對建立認知邏輯具有极大的啟發作用。J·麦金西首先給出了一個關於“知道”的模態邏輯。A·帕普於1957年建立了一個基於6條规則的相信邏輯系統。J·亨迪卡於60年代出版的《知識和信念》一書是認知逻輯史上的重要著作,其中提出了一些認知邏輯的系統,並為其建立了基於“模型集”的語義學,後者是可能世界語义學的先導之一。當今的认知邏輯紛繁復雜,既不成熟也面臨許多難題。由於認知邏輯涉及認識論、心理学、語言學、計算機科學和人工智能等諸多領域,並且認知邏辑的應用技術,又稱關於知識的推理技術,正在成為計算機科學和人工智能的重要分支之一,因此認知逻輯在20世紀中後期成為国際邏輯學界的一個熱门研究方向。這一狀況在21世紀将得到繼續並進一步强化,在這方面有可能出現突破性的重要结果。



  4.對自然語言的邏輯研究

  對自然語言的邏輯研究有來自幾個不同領域的推動力。首先是計算機和人工智能的研究,人機對話和通讯、計算機的自然語言理解、知識表示和知識推理等課題,都需要對自然語言進行精細的邏辑分析,並且這種分析不能僅停留在句法層面,而且要深入到語義層面。其次是哲學特別是語言哲學,在20世紀哲學家們對語言表達式的意義問題傾註了異乎尋常的精力,發展了各種各樣的意義理論,如觀念論、指稱論、使用論、言語行為理論、真值條件論等等,以致有人說,關註意义成了20世紀哲學家的職业病。再次是語言學自身發展的需要,例如在研究自然語言的意義問題時,不能僅僅停留在脫離語境的抽象研究上面,而要結合使用語言的特定環境去研究,這導致了語義學、語用學、新修辭學等等發展。各個方面發展的成果可以總稱為“自然語言邏輯”,它力圖綜合後期維特根斯坦提倡的使用論,J·L·奧斯汀、J·L·塞爾等人發展的言語行為理論,以及P·格賴斯所創立的會話含義學說等成果,透過自然語言的指謂性和交际性去研究自然語言中的推理。

  自然语言具有表達和交際兩種職能,其中交際職能是自然語言最重要的職能,是它的生命力之所在。而言語交際總是在一定的語言環境(簡稱語境)中進行的,語境有廣義和狹義之分。狹義的語境僅指一個語詞、一個句子出現的上下文。廣義的語境除了上下文之外,還包括該語词或語句出現的整個社會历史條件,如該語詞或語句出現的時間、地點、條件、講话的人(作者)、聽話的人(讀者)以及交際雙方所共同具有的背景知識,這裏的背景知識包括交際雙方共同的信念和心理習慣,以及共同的知識和假定等等。這些語境因素對于自然語言的表達式(語詞、語句)的意義有著極其重要的影響,這具體表現在:(i)語境具有消除自然語言語詞的多義性、歧義性和模糊性的能力,具有嚴格規定語言表達式意義的能力。(ii)自然语言的句子常常包含指示代詞、人稱代詞、時間副詞等,要弄清楚這些句子的意義和内容,就要弄清楚這句話是誰說的、對誰說的、什麽時候說的、什麽地點說的、針對什么說的,等等,這只有在一定的语境中才能進行。依賴语境的其他類型的語句還有:包含著象“有些”和“每一個”這類量化表達式的句子的意義取決於依語境而定的論域,包含著象“大的”、“冷的”這類形容詞的句子的意義取決於依語境而定的相比較的對象類;模態語句和條件語句的意義取決於因語境而變化的語義決定因素,如此等等。(iii)語言表达式的意義在語境中會出現一些重要的變化,以至偏離它通常所具有的意義(抽象意義),而產生一種新的意義即語用涵義。有人認為,一個語言表达式在它的具體語境中的意义,才是它的完全的真正的意義,一旦脫離開語境,它就只具有抽象的意義。語言的抽象意義和它的具體意义的關系,正象解剖了的死人肢體與活人肢體的關系一樣。邏輯應该去研究、理解、把握自然語言的具體意義,當然不是去研究某一個(或一組)特定的语句在某個特定語境中唯一無二的意義,而是專門研究確定自然語言具體意義的普遍原則。[⑦]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美國語言學家保羅·格賴斯把語言表達式在一定的交際語境中产生的一種不同於字面意義的特殊涵義,叫做“语用涵義”、“會話涵义”或“隱涵”(implicature),并於1975年提出了一組“交際合作原則”,包括一個總則和四組準則。總則的內容是:在你參與会話時,你要依據你所参與的談話交流的公認目的或方向,使你的會話貢献符合這種需要。仿照康德把範疇區分為量、質、關系和方式四類,格賴斯提出了如下四組准則:

  (1)數量準则:在交際過程中給出的信息量要適中。

  a.給出所要求的信息量;

  b.給出的信息量不要多於所要求的信息量。

  (2)質量準則:力求講真話。

  a.不說你認為假的東西,。

  b.不說你缺少適当證據的東西。

  (3)關聯準則:說話要與已定的交際目的相關聯。

  (4)方式準則:說話要意思明確,表达清晰。

  a.避免晦澀生僻的表達方式;

  b.避免有歧義的表達方式;

  c.说話要簡潔;

  d.說話要有順序性。[⑧]

  後來对這些原則提出了不少修正和補充,例如有人還提出了交際过程中所要遵守的“禮貌原则”。只要把交際雙方遵守交際合作原則之類的語用規则作為基本前提,這些原則就可以用來確定和把握自然語言的具體意義(語用涵義)。實際上,一個語句p的語用涵義,就是聽話人在具體語境中根據语用規則由p得到的那個或那些語句。更具體地說,从說話人S說的話語p推出語用涵義q的一般過程是:

  (i)S說了p;

  (ii)沒有理由認為S不遵守準則,或至少S會遵守總的合作原則;

  (iii)S說了p而又要遵守準則或總的合作原則,S必定想表達q;

  (iv)S必然知道,談話雙方都清楚:如果S是合作的,必須假設q;

  (v)S無法阻止聽話人H考慮q;

  (vi)因此,S意圖讓H考慮q,並在說p時意味著q。

  試舉二例:

  (1)a站在熄火的汽車旁,b向a走來。a說:“我沒有汽油了。”b说:“前面拐角處有一個修车鋪。”這裏a與b談话的目的是:a想得到汽油。根據关系準則,b說這句話是与a想得到汽油相關的,由此可知:b說這句話時隱涵著:“前面的修車鋪還在營業並且賣汽油。”

  (2)某教授寫信推薦他的學生任某項哲學方面的工作,信中寫到:“親愛的先生:我的學生c的英語很好,並且准時上我的課。”根據量的准則,應該提供所需要的信息量;作為教授,他對自己的學生的情況顯然十分熟悉,也可以提供所需要的信息量,但他有意違反量的準則,在信中只用一句話来介紹學生的情況,任用人一旦接到這封信,自然明白:教授認為c不宜从事這項哲學工作。

  並且,語用涵義還具有如下5個特點:(i)可取消性:在給原話語附加上某些話語之後,它原有的語用涵義可被取消。在例(1)中,若b在說“前面拐角處有一個修車鋪”之後又补上一句:“不過它這时已經關門了”,則原有的語用涵义“你可從那裏得到汽油”就被取消了。(ii)不可分離性:如果某話語在特定的語境中產生了語用涵義,則無論采用什么樣的同義結構,該含義始终存在,因為它所依附的是話語的內容,而不是話語的形式。(iii)可推導性,前面已說明這一點。(iv)非規約性:語用涵義不能单獨從話語本身推出來,除要考慮交际合作原則之類的語用規则之外,也需要假定通常的邏輯推理規則,並需要把上文語句、交際雙方所共有的背景知識作為附加前提考虑在內。(v)不確定性:同一句話語在不同的語境中可以產生不同的語用涵义。顯然,確定某個話語的語用涵義是一個極其復雜的過程,需要綜合和分析、歸纳和演繹的統一應用,因此具有一定的或然性。研究如何迅速有效地把握自然語言表达式在具體語境中的語用涵義,這正是自然語言邏辑所要完成的任務之一,它將在21世紀取得進展。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從人工智能看當代邏輯學的發展》其它版本

邏輯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