邏輯與邏各斯和思想

論文類別:哲學論文 > 邏輯學論文
論文標簽:思想教育論文 思想教育論文
論文作者: 張賢根
上傳時間:2005/11/16 17:38:00

——海德格尔邏輯思想研究

  摘 要:基於對存在的追問,海德格爾回溯到古希臘,探討逻各斯的各種含義及其在後來的流變。進而,揭示了在這一变化中,邏各斯最始源的意義已迷失。邏各斯成為了邏輯,思想被邏輯所遮蔽。因此,只有在克服邏輯的基礎上,思想才能成為存在之思。

  關鍵詞:邏各斯;邏輯;遮蔽;思想;克服;存在

  Abstract: Based on questioning Being, tracing back to Greek , Heidegger inquired many meanings in logos and their changings. Moreover, he revealed that logos’ original significance was lost in this variation, logos became logic, thought was covered by logic.Therefore, only on the basis of overcoming logic, thought can become thought of Being.

  Key Words: Logos; Logic; Cover; Thought; Overcome; Being


邏各斯如何成為了邏輯,邏輯對思想产生了什麽樣的影響,以及在存在被遗忘的情況下,如何克服逻輯,思想的任務又是什麽。這一系列問題,一直是海德格爾邏輯思想的根本方面。傳統的形而上學、哲學和科学已不能思,甚至更有損於思。从早期開始,海德格尔以追問存在為宗旨,對存在的追問乃是思存在。海德格爾極为關註從邏各斯到邏輯的歷史性變化,這種變化也是一個思想不斷地與存在相分離的過程,此分离表明,哲學與形而上學興旺起來後,思想卻步入了衰落之歷程。真正的思不是對象性的,而是期待性的。海德格爾一直致力於讓思想回到自身,回到存在,這正是思想自身的任務。

  一、邏各斯本源含義和規定

  對邏輯與邏各斯和思想的關系的探討,一直是海德格爾對存在的追問的重要方面。在早期,他的這一努力,基於基礎存在論。在中晚期,尤其是晚期,海德格爾雖然不再使用“基礎存在論”一詞,但並未脱離存在論基礎。走向存在之思是海德格爾最終的思想目標,这種存在之思不是專橫與獨斷的,更與思想之強暴無關。這種存在之思,不是剛發見到的,而是失去後之期盼,即失而復歸。真正的思是人之為人的一種最本性的生存方式,它表明了人與存在的真切關聯。在思之開端,那思是純粹的,並不象後來那樣錯綜复雜。海德格爾通過對前蘇格拉底思想的回溯,去尋求思之源頭,以弄清楚後来的思緣何和如何發生了流變。這就要遠離思想的現成狀況,而追溯到希臘思想的源頭。其實,這種遠離是為了更好地穿透,以切近思想的本性。

  這不得不回到希臘語Logos(邏各斯),該詞源於希臘语Legein,意為“說”。後来“邏各斯”有了“理性”、“理念”、“談話”、“判斷”、“概念”、“定義”、“根據”、“關系”和“詞”等多種含義。由於含義豐富,難以把握,时常陷入混亂之中。對此海德格爾說:“在柏拉圖和亞里士多德那裏,λονοξ  這个概念具有多重含義。而且,在每種方式中,這些含義相互抗爭,沒有一個基本含義在積极地主導它們。事實上,這只是假象。只要我們的阐釋不能就其本來內涵適當把握λονοξ 的基本含義,這種假象就會持續下去。”[1]眾多含義似乎表明,它們都同樣程度地與邏各斯相關。這种假象遮蔽了邏各斯最本源的含義。

  邏各斯在後世的流變之意,如柏拉圖的“理念”、笛卡兒的“我思”、斯賓諾莎的“實體”、黑格爾的“絕對精神”與胡塞爾的“先驗自我”等等。邏各斯有無基本含義?它又是如何演變成如此眾多的含義?這種含義的衍生在思想上又意味著什麽呢?海德格爾在邏各斯意義上討論思,把思與邏各斯聯系起来。後世的形而上學正是從源出於逻各斯而後又與其分离的邏輯來規定思想的。邏各斯的基本含義相關于言談,“λογοξ 是让人看某種東西,讓人看話語所谈及的東西,而這個看既是對言談者(中間人)來說的,也是對相互交談的人們而言的。” [2] 邏各斯是聚集,是人與万物的規定。

  展示出來讓人看,也即“使……公開”,邏各斯具有αποφανσιξ(展示)的結構。正是話語把所涉的东西通過言談公開出來,使人通達所涉之東西,语言的本性向希臘人开顯為邏各斯。“這裏‘邏各斯’意為‘言談’,尤其是在陈述的意義上,作為謂語。” [3]話語讓人看具體化為說,即以詞語方式付諸聲音。邏各斯把某種東西展示給人看,因此,具有某種綜合的結構形式。當然,這種綜合既無關于表象的聯結,也不涉心理方面,更不存在內在的東西與外在的東西相符合的問題。如果说真理相關於無蔽,讓人看的逻各斯作為讓人看之一種確定樣式,并非真理的始源處所。尽管邏各斯是思想的早期形態,但古希臘意义上的真理卻比邏各斯更源始。逻各斯樸素地讓人看某種東西,讓人覺知存在者。真與覺知相關,純粹認識是最純粹、最原始意義上的真。

  二、邏各斯何以成為邏輯

  但這種變化發生在,讓人觉知存在者,這關聯到在著眼於存在談及存在者時,作為根據擺在那裏的東西,這種根據相關于ratio即理性。同時,在這種談及存在者的過程中,又涉及到了相關性。因而,邏各斯又具有了關系與相關之含義。在這裏,海德格爾展示了邏各斯的本來含義及其各种演歷。哲學也是如此,“現代哲學在本性上是歷史地定位的,這不僅針對許多哲學家只探求哲學史而言,而是特别指康德或亞裏士多德為哲學探索提供了方向。” [4] 這种歷史性變化發生在思想的一切領域,而形而上學的歷史就是其重要方面。把邏各斯的意義理解為命題,但命题又被翻譯、領會為判斷,這判斷卻與邏各斯的本意相差甚遠。在現代邏輯中,命題是充任推理成分的判斷,判斷則是對對象有所斷定的思維形式。

  任何判斷都具有兩個明顯的特征,即既對事物有所斷定,又有真假之別。也就是說,判斷是與對象即存在者的一種“聯結”,其真假的鑒別却有賴於符合。後世的邏輯自然是從逻各斯演變而來的,當然,逻輯概念的涵義也各有不同。一般指思想、概念、理性與規律性等,在斯多亞學派那裏,邏輯指命運與世界理性;新柏拉圖主义的邏輯用以指上帝、造物主、精神實體;而邏輯在黑格爾那裏指概念、理性和絕對精神等。海德格爾對邏輯與思想的关系作了獨到的辯析,他說:“邏輯是思想的科學,是關於思想的規律和所思的形式的學說。” [5] 這表明,邏輯(学)作為一種學說,一門學科具有的特質,其研究對象為思想。

  與其它科學一樣,邏輯(學)也著力探求規律,但有别於其它科學的地方在於,邏輯(學)探求的是關於思想的形式的規律。但總的說來,邏輯(學)成為了科學。同時,應科學之需要,邏輯學成為科學的工具,也隨科學一道向著數學化、形式化與符號化方向發展。科學關註作為認知對象的存在者,技術用座架去設定存在者,哲學則關聯存在者之为存在者的本性揭示。邏輯(学)還是哲學框架內的學科,它與世界觀的東西沒有什麽關聯。不僅如此,而且“現象學哲學與世界觀是相互對立的。” [6] 邏輯(學)在一般人看來,乃是保證確定性的學問,其所涉內容總是同一內容。问題在於,這種邏輯學正在替代思想。

  這表現在,“邏輯為我們消除了要費事去追问思想之本性的一切努力。” [7] 從而,对思想的追求被規範化與固定化了的邏輯學科的按部就班的工作所代替,邏輯的運作就是思想的探求。邏輯決定了語言的文法和人們的語言觀,这一點是邏輯作為思想的又一弊端。進而,逻輯還規定了思想,一種對確定性的追求成為近代以來决定性的思維方式。對此,海德格爾認為:“邏輯在今天也還統治著我們的思想和說話,而且從早期开始,邏輯就從根本上附帶規定着語言的語法結構以及西方人對一般語言的基本態度。” [8] 這種影響並非始於近代,其實,早在柏拉圖和亞裏士多德那裏就开始了。海德格爾把邏輯的成因歸結为學院派教師的發明,而非哲學家的创造。

  三、邏輯及其对思想的遮蔽

  思想在拉丁文裏叫做intelligere,由此思想變成了理智的事情。理智也稱為悟性或知性,它指對感性材料进行分析、抽象和推論,它赋予了思維以嚴密性和確定性。理智主義則是形而上學對思想的建構的产物。同時,“這些關於思想的形式和類型的人類學的和心理學的问題肯定不是哲學的問題。” [9] 海德格爾否定了心理學能为邏輯價值提供保證的觀點。[10] 在這一點上,他維護了胡塞爾反心理主義的立場。邏輯对思想的影響是深遠的,“現在我們看到,傳統邏輯是命題的科學,是思想的科學,其主要目的是為思想和陈述確定法則。” [11] 萊布尼茲、康德和黑格尔等人在克服傳統邏輯方面作出了極大的努力。

  萊布尼兹用數學方法改造傳統邏輯,為後來的數理邏輯奠定了基礎。康德把認識論引入邏輯,認為邏輯知識的圓滿性建立在主客體的一致的基礎之上,即在普遍有效的規律之上,力求克服心理因素的影響。在康德那裏,關於範畴的知識,作為對存在者的存在的规定,即所謂形而上学,“在根本意義上,就是關於λονοξ(邏各斯)即‘邏輯’的知識。” [12] 而在黑格爾那裏,“形而上學就包含著‘邏輯’這個名稱。” [13] 形而上學是本體論、邏輯學与神學的合一。問題在於,“憑借於形而上學自身表达為本體-神學-邏辑學,已經發生了思想與存在的分離。” [14]因為黑格尔看到了亞裏士多德以來的形式邏輯存在的許多缺陷。同一律、矛盾律、排中律以及充足理由律都是不科學的、片面的。同時他也認為,即使萊布尼茲的邏輯也陷入了數學化与形式化。

  似乎只有,辯證邏輯之于普通邏輯才是高級的。“對黑格爾來說,思想的事情就是:思想作為思想。” [15]在黑格爾那裏,思想是觀念,思想是理性的,它規定自身,思想觀念發展到絕對理念,而只有絕對理念才存在的。在黑格爾那裏,思想與存在的同一,表明的是存在從屬於思想,存在受理念規定,而這裏的思想則表達為主體哲學。而且,正是絕對理念統一了存在與思想、主體與客體。在海德格爾看来,“精確的思想決不是最严格的思想。” [16] 真正的思想的嚴格性決不能被束縛和理解為一種邏輯上的精確性。“而這種思想的真理是任何‘邏輯’都不能把握的。” [17] 逻輯和理性不僅無關於思想之本性,而且還有害於思想自身。

  邏輯的符號化也不能解決邏輯對思想的遮蔽,反而強化了這種遮蔽。“然而,表示道说的同一詞語邏各斯,同時也是表示存在即在場者之在場的词語。道說與存在,词與物,以一種隱藏的、幾乎未曾被思考的、並且終究不可思議的方式相互歸屬。” [18].與形而上学不同,海德格爾把根據放到存在層面,他說:“我們試圖把根據律當作從存在到思想的道說。該律說:存在與根據是同一的。” [19]哲學在不斷地終結自身,哲學自身一直在宣告或實現它自己的終結,不論它把那終結理解为是絕對知識的完成,是與它的实際實現相聯系的理論的壓制,以及所有的價值被卷入的虛無主義的運動。還是最終通過形而上学的終結,以及還沒有一個名稱的另一種可能性。與這些終結相关的重要思想家有黑格爾、尼采和海德格爾。當然,他們終結的方式顯然又是不同的。形而上學借助於邏輯,把哲學和思想規定在理性之中。看來,形而上學已是西方哲學不可避免的最終宿命。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四、邏輯的克服與思想的任務

  理智與思想的偏差,必須通过回歸始源的思想來克服。克服邏輯是要消解邏輯與思想的偏差,保持思想的純正。進而,為思想确立自身的任務。在海德格爾那裏,思想的事情是同一的事情,這表明一切思想在本性上是思存在。這與形式邏輯的同一律是不一樣的,西方形而上學把同一性看成是一種等同性,即思維與其指涉的對象的同一,遮蔽了事物自身的同一。海德格爾認為同一的本性是讓共属,即思想與存在的共屬一體。但這卻並不意味著單調,“思同一事情,思其同一性之豐富。” [20] 思想與存在的關系,不再是追問,而是傾聽。何謂同一性呢?“我們必須把同一性理解為共屬一體。” [21] 同时,海德格爾把同一與相同作了區分,“但同一(das Selbe)並不是相同(das Gleiche)。在相同的東西中,區分消失了。

  而在同一的東西中,區分顯現出來。一種思想越是明確地以同一方式被同一事情所关涉,區分則越是驅逼地顯現出來。” [22] 有區分的同一才是真正的同一,思想的同一。海德格爾把思想與哲學區別開來,哲學就存在者的存在,去探索存在者是什么。哲學行進在通向存在者的存在的途中,也即關聯於存在而通達存在者。哲學往往與理性關聯,“另一方面,哲學不僅是某种理性的東西,而且是理性的真正守護人。” [23] 而思想則是思存在,關切存在自身。當然,兩者也會发生轉化,就存在者存在而言,當追問存在者是什麽時,思想成為哲學。問題是,“我們從未走向思,思走向我们。” [24] 思向我們逼來,迫使我們去思。思想与哲學的區分的重要意義在於,“一旦我們熟識了思之本源,我們可能冒險將腳步從哲學中退出,邁進存在之思。” [25] 無疑,這是思想的冒險。

  在近代,理性成為思想的規定,語言也被技術化和逻輯化。同時,海德格爾認為哲學由於不再思存在必然終結,這乃是由於思想被座架所支配。回到思想的事情自身,就是摆脫受語法和邏輯規定的因果律,把存在自身作為思想的根據。“從‘思想的事情的規定’出發,博德尔看到了智慧和哲學的思想結构的明顯不同:前者是‘规定——事情——思想’,後者是‘規定——思想——事情’。由此可以看出,哲學中的思想比智慧中的思想在思想結構中起着更為重要的作用,因为智慧中事情優先於思想,而哲學中則是思想優先於事情。而這種差異在於:智慧是關於人的規定,亦即关於人的居住的話語;但是哲學是关於理性的規定,是思想的邏輯。” [26]思想的事情是同一的事情,“思就是使你凝神於專一的思想。” [27] 真正的哲學作為愛智慧,是對智慧的纯粹之思的不斷的切近。

  對存在和意識的不同強調,是海德格爾與胡塞爾思想的一個重要差異。在海德格爾那裏,走向事情自身,就是走向存在自身,也就是走向語言自身。由邏輯返回邏各斯,思想乃思存在,思想在存在的規定下成其自身。思想的事情也各有不同,海德格爾的思想及其獨特表達本身,就是一種從哲學走向智慧的一種卓有成效的努力。“克服流傳下來的邏輯并不是說要廢棄思想而讓感情統治一切,而是說要進行更加始源、更加严格的與存在相歸屬的思。” [28] 在海德格爾后期思想之中,語言具有規定性的作用,但這卻不同於一般地建立根據。“在海德格爾的思想中很早就開始了的對原因或根據的探討,在後來的著作中最终也被拋棄,或者說被當作一種形而上學的遺產被否定和克服了。” [29]語言是最為本源意义上的無。退出哲學之範圍,而返回到存在之思中,“因此思想就失去了它作為一種自發性活動的性質,思想只是接受和聆聽存在的聲音。” [30] 這是海德格爾克服形而上學的努力,也正是思想的根本任務。


參考文獻
[1]、[2] Martin. Heidegger. Sein und Zeit [M]. Frankfurt am Main: Vittorio Klostermann Verlag, 1977, 43.43.
[3]、[9]、[11] Martin. Heidegger. The Metaphysical Foundations of Logic[M]. Bloomington: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1984,1.19.217-218.
[4]、[6] Martin. Heidegger.Towards the Definition of Philosophy[M]. London: The Athlone Press, 2000,14.187.
[5]、[7]、[8]、[28] Martin. Heidegger.Einfuhrung in die Metaphysik[M].Frankfurt am Main: Vittorio Klostermann Verlag,1983, 128.128.129.131.
[10]靳希平. 海德格爾早期思想研究[M].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5,85.
[12]、[13]、[16]、[17] Martin. Heidegger. Wegmarken[M]. Frankfurt am Main: Vittorio Klostermann Verlag,1976,      
  253.253.308.309.
[14] 彭富春. 無之無化——論海德格爾思想道路的核心問题[M]. 上海:三聯書店,2000,69
[15]、[22] Martin. Heidegger. Identität und Differenz[M]. Pfullingen: Neske Verlag,1990, 31.35.
[18] .Martin. Heidegger. Unterwegs zur Sprache [M]. Stuttgart: Neske Verlag, 1993, 237.
[19] Martin. Heidegger.Der Satz vom Grund,[M].Frankfurt am Main: Vittorio Klostermann Verlag, 1997,156.
[20] Martin. Heidegger. Aus der Erfahrung des Denkens, Frankfurt am Main: Vittorio Klostermann Verlag, 1983, 223.
[21] Martin. Heidegger. Seminare[M],Frankfurt am Main: Vittorio Klostermann Verlag, 1986, 23.
[23] Martin. Heidegger. What is Philosophy?[M]. New Haven: College & University Press,1958,23.
[24]、[25]、[27] Martin. Heidegger. Poetry, Language, Thought[M].New York: Harper & Row Publishers, 1971, 6.10.4.
[26] 彭富春.走出後現代話語[J],哲學研究,1999,(1).
[29] [德]比梅爾.海德格爾[M],北京:商務印書館,1996,139.
[30] [美]赫伯特·施皮格伯格.現象学運動[M],北京:商務印書館,1995,524.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邏輯與邏各斯和思想》其它版本

邏輯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