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與邏輯學家分析

論文類別:哲學論文 > 邏輯學論文
論文作者: 未知
上傳時間:2008/9/6 9:28:00

摘要: C.S.Peirce是美國傑出的科學家和邏輯學家。他以科學家作为職業,卻常常又聲稱科學研究是為了邏輯目的,喜歡把自己塑造為逻輯學家。另一方面,他把邏輯学視為科學,豐富的科學經历刺激了他在邏輯學領域的諸多創造性貢獻。實際上,考察他的研究道路為我们從事推理工作的科學家和從事推理研究的邏輯學家都提出了有意義的啟示。
關鍵詞: Peirce;科學家;邏輯學家;科學;指號學;化學概念

Charles Sanders Peirce(1839-1914),其一生曾作為“一個美國人的悲劇”〔1〕,現在已經越來越多地被認為是他那個時代、也是美國至今產生的最有創造性、最具多才多藝的偉大思想家。他廣博的研究涉及非常不同的知識領域:天文學、物理學、度量衡學、測地學、數學、邏輯学、哲學、科學理論和科學史、指號學、語言學、經濟計量学和實驗心理學等等。而且這裏的許多領域,Peirce在不同程度上被视為倡導者、先驅甚至是“鼻祖”。Russell早就做出評價:“毫無疑問,他是十九世紀末葉最有創見的偉人之一,當然是美國前所未有的最偉大的思想家。”〔2〕而當代在世哲學家H.Putnam稱他為“所有美国哲學家中高聳的巨人”〔3〕。

雖然Peirce的思想具有极為廣闊的視野,但當今學者所公认、Peirce本人也承認的他的兩個主要研究領域卻是科學和邏輯學。科學和邏輯學是Peirce畢生付出精力最多的兩個領域,也是他在大學畢業後決定他一生將做什麽時曾猶豫不決的兩種選擇。但在其學術興趣上它們是他的孿生子,二者在理論聯系上常常是融為一體,成為Peirce最倾心關註的焦點。而且,作為科學家和邏輯學家的經驗是Peirce整個哲学系統構建的基礎與出發點,是貫穿他一生思想發展變化的重要影響因素。實際上,科學和逻輯學的共同追求正是Peirce為自己所界定的生活目標。把握他的這一顯著特征,我們可考察作為科學家的Peirce與作為邏輯學家的Peirce之間的某些聯系。

1 科學家職業、邏輯學家誌向

從實际從事職業來看,Peirce是位科學家,包括化學家、大地測量員、物理學家、天文學家、工程師、發明家、實驗心理學家等等;同時這也是他謀生的門路,是他最早獲得學术名聲的領域。

成為一名科學家,Peirce具有非常優越的條件;同時這也是他的親戚朋友尤其是父親所期望的。Peirce出生於具有良好科學氛围的家庭,特別是其父親Benjamin Peirce是哈佛大學天文學和數学Perkins教授,也是当時美國最有影響的數學家。Peirce從小由其父親教授數學、物理學和天文學等學科;其聰穎智慧深得父親欣賞。而Peirce本人也深受父親影響,尤其是在父親1880年去世之後,他極想遵照父親遺愿而繼承父親的事業,從此專註於科學研究。

在Peirce十几歲時,他已經在家中建立了私人化学實驗室,並寫出了《化學史》;其叔叔去世後,他又繼承了他叔叔的化學和醫學圖書館。1859年從哈佛大學畢業後,他父亲安排他在美國海岸測量局(後來改名為海岸和地質测量局)野地考察隊作為臨時助手学習鍛煉了一年;而同時他私下跟隨哈佛動物學家Louis Agassiz學習分類學方法。1862年進入哈佛的Lawrence科學研究所,並於1863年畢業獲得化学理學士。其間於1861年他再次进入海岸測量局,但這次是作為長期助手;1884年10月至1885年2月主管度量衡辦公室;1867年父親成為海岸地質測量局的第三任主管,Peirce于同年7月1日由助手(Aide)提為副手(Assistant),職位僅次於主管;他的這一职位上一直持續到1891年12月31日,時間達24年半之久。從1872年11月開始,他又負責鐘擺實驗;在1873—1886年間他在歐洲、美国以及其他地方的站點進行鐘擺實驗。晚年(1896年直到1902年)主要為聖勞倫斯能量公司做顧問化學工程師。

同时,Peirce在1867年被安排在氣象臺從事觀測工作,並於1869年被任命為副手。他曾是一次日環食和兩次日全食現象的觀测者,還負責使用氣象臺新獲得的天体光度計。1871年其父親獲得国會授權進行橫跨大陸的地質測量,Peirce由此又成了職業的大地測量員和度量衡學家。

Peirce 生前雖只出版過一本科學方面的書(《光測研究》(1878)),為《the Nation》杂誌撰寫的短評、書評現多收集在由Ketner和Cook編輯出版的《Contributions to the Nation》中;但他在海岸地測局和哈佛氣象臺的諸多贡獻已經為他(也為这兩機構)在很年輕時就贏得了國際(特別是在欧洲)聲譽(Peirce1870年、1875年、1877年、1880年和1883年先後五次接受測量局任務到歐洲考察,同歐洲的许多科學家建立了聯系,並極力主張擴大科學界的國際聯系)。Peirce於1867年成為美國文理學院的常駐會員,1877被選為國家科學院的成員,1880年被選為倫敦數學學會成員,1881年被選進入美國科學進步協会。而且值得一提的是,現在Peirce已被認為是采用光波長來测定米制長的先驅。

然而,盡管他原本可以很好地專職于科學職業,並有廣闊的前景;並且事實上,他也是由化學進入了各種各樣的科學部门,並投入了極大的興趣和精力,成為美國當時傑出的科學家。但与邏輯學相比,它們只是他生命的第二焦點。

從理想誌向來看,Peirce視邏輯學為其天職。早年在父親指導下學習《純粹理性批判》時就認為康德的失敗主要在於其“平庸的邏輯”,要超越康德體系,必須發展一種崭新的邏輯。他聲稱在12歲時已經除了邏輯別無其他追求;甚至在生活潦倒、疾病纏身的困境中他依然坚持這一工作。他建有自己的私人邏輯史圖書館,他是近代以來少有的精通古代和中世紀邏輯的一位邏輯学家。他自己說,他是自中世紀以來唯一全身心貢獻於邏輯學的人,並聲称他是終生的邏輯推理學习者。1906年他在美國《WHO’S WHO》中把自己命名為一名邏輯學家,這在當時是絕無僅有的現象。晚年在Milford的Arisbe,他形容自己為田園邏輯學家、邏輯學隐士。與具有美好前程的科學職业相比,Peirce之所以熱中於當時不可能成為謀生手段的邏輯學,更多的是出於對自己既定學術目標的追求:要發展一種有前途的邏輯。他對於邏輯的執著和熱情,使得他在邏輯學上的貢獻並不亞於科學。

年仅二十幾歲時,Peirce就開始在哈佛和Lowell學院作关於邏輯學的演講;從1879年直到1884年,在保持海岸地質測量局職位的同時,他作為Johns Hopkins大學(美國歷史上第一所研究生學院)的兼職邏辑學講師(這是他一生唯一一次獲得的大学職位),並在這期間出版了他第二本書(也是最後一本)《邏輯研究》(1883年,Pei
rce主編)。這本書在当時的美國乃至整個歐洲都有較大影響。在1901年,他為Baldwin的《哲學心理學辭典》撰寫了大部分的邏輯學詞條。

雖然Peirce只有短暫的學院生活來傳播他的邏輯理论,但在他那個時代,Peirce已經是一位國際性人物。在五次訪問歐洲期間,雖然他是作為科學家去考察,但不僅碰到了許多著名科學家,也會見了當時知名的數學家與逻輯學家,包括De Morgan、McColl、Jevons、Clifford、Spencer等,還與Cantor、 Kempe、Jourdain、Victoria夫人等保持着通信關系。1877年英國數學家和哲學家W. K. Clifford評價“Charles Peirce. . .是最偉大的在世逻輯學家,是自Aristotle以來已經為這一學科增加實質內容的第二個人,那另一个是George Boole,《思維规律》的作者。”〔4〕

而在今天,Peirce學者不断發掘出的Peirce的逻輯尤其是現代邏輯贡獻更是值得重視。一般認為,他早期主要是作為一名布爾主義者(Boolean)從事代數邏輯方面的研究,而晚年他的贡獻主要集中於圖表邏輯方面,主要包括存在圖表系統和價分析法。1870年Peirce的“描述一種關系邏輯记法,源於對Boole邏輯演算的擴充”是現代邏輯史上最重要的著作之一,因為它第一次試圖把Boole邏輯代数擴充到關系邏輯,並在歷史上第一次引入(比Frege的 Begriffschrift 早兩年)多元關系邏輯的句法。在1883年之前他已经發展了量化邏輯的完全的句法,與直到1910年才出現的標準的Russell-Whitehed句法僅僅在特殊符號上有點不同。

在對於數理邏輯貢獻的廣泛性和獨創性方面,Peirce 幾乎是無與倫比。與邏輯主義學派的Frege相比,Peirce的特殊貢獻不在定理证明方面上,而更多的是在新颖的邏輯句法系統和基本逻輯概念的精制化發展上。他创造了十多個包括二維句法系統在內的不同邏輯句法系統。把實質條件句算子(在他那里的形式為“—<”)引入了邏輯學,比Shaffer早40年发展了Shaffer豎並僅仅基於這一算子發展了一完全的逻輯系統。還獨立地系統采用了真值表方法和歸謬赋值法,過早地意識到Skolem前束範式的技術。在Johns Hopkins 大學教書期間,Peirce開始研究四色圖猜想並發展了邏輯和拓撲學特別是拓撲圖論之間的廣泛联系。

我們看到,Peirce不僅是有着突出貢獻的科學家,同時也是著名的邏輯學家。然而在二者關系上,首要的一點是:他承認自己熱愛科學,但坦言對於科學的研究只是為了他的邏輯;因為邏輯的研究需要從各種特殊科學(還有數學)的實際推理方法中概括出一般的邏輯推理方法,而決不是僅僅從邏輯書籍或讲課中背誦、記憶和解题;多樣化的科學研究正是為了邏輯之全面概括,由它們獲得的材料形成了邏輯學的基礎和工具。實際上,這種前後的“從屬關系”最突出地表現在他晚年常常是以作為科學家的收入來維持从事邏輯學研究的時間。


免費论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2 邏輯學作為科學

雖然上文表明邏輯学家Peirce與科学家Peirce之間有近乎目的與手段間的主從关系,但事實上並非如此簡單,它們還有更為深刻的一層關系,那就是:邏輯学也是科學。很顯然,这是Peirce長期的實驗室經歷已經使得他以科學的方法處理所有問題(他有時的確稱自己為“實验室哲學家”)包括邏輯學了。

我們首先看,科学在Peirce那裏意味著什麽?Peirce看到大多數人包括科學界之外的人都習慣於把科学視為特殊種類的(主要是指系统化的)知識,而他更願意像古希臘人那樣把科学作為認知的方法,但他強調這種方法一定要是科學探究(inquiry)的方法。知識開始於懷疑,為了尋求確定的信念我們必須要解決(settle)懷疑,一般解決懷疑的方法主要有情感方法(求助於自己的感覺傾向)、信忠團體的方法(選擇那些最適合其社會團體的那一信念)和尊重的方法(求助於自己對於某特別個人或机構的尊重之感情)等;但這些方法本質上都是自我中心的非客觀的方法,它們往往只通過懷疑者自己的行為、意願來選擇信念,缺乏足夠的證據。而真正客觀的方法只有科學探究的方法,在这種方法指引之下,探究者從經驗出發基於科學共同體(community)的合作去尋求真理(TRUTH)或實在(Reality),這也正是科学活動;最終的真理性認識可能並不是由某一實際的探究者所發現,但只要是遵循這種方法、运用先前的結果,最後都必定會一致達到真理的。這正是Peirce在《通俗科学月刊》上發表的兩篇經典性论文《信念的確定》和《如何使我們的觀念清楚明白》中所闡述的實用主義(與後來James版本的實用主義有很大不同)方法相一致的,事實上如Peirce所指出的,实用主義不是什麽世界觀,本質上是一種方法,一種科學探究的方法。而与此同時,我們看到,Peirce把邏輯學視為設計研究方法的藝術,是方法之方法,它告訴我們如何進行才能形成一個實驗計劃;邏輯就是对於解決懷疑的客觀方法的研究,是對於達到真理之方式的研究,其目的就是要幫助我们成為“科學人”。現代科學之優于古代之處也正在於一個好的邏輯,健全的邏輯理論在實踐上能縮短我們獲知真理的等待時间,使得預定結果加速到來。

但是我們發現,他在思想更為成熟的階段是把邏輯学的科學屬性放置於指號學(Semiotics或更多的是Semieotics)的語境中來考察的,雖然這種处理與以上把邏輯學視為科學方法之研究存在著根本上的一致性。

Peirce不止一次指出,在最廣泛的意義上的邏輯學就是指號學或關於指號的理論,僅僅是指號學的另一個名字。〔5〕它包括三個部門:批判邏輯學( Critical Logic),或狹義上的邏輯學,是指号指稱其對象的一般條件的理論,也即我們一般所謂邏輯學;理論語法(Speculative Grammar),是指號具有有意義特征的一般條件的學說;理論修辭(Speculative Rhetoric),又叫方法论(methodeutic),是指號指稱其解釋项的一般條件的學說。〔6〕這種劃分可能受中世紀大學三学科:語法、辯證法(或逻輯學)和修辭的課程設置的影響,指號學在某種程度上可視為對於中世紀後期所理解的邏輯的現代化版本。而我們在此需要強調的是,Peirce把指號學視為經驗科學、觀察科學。推理就是對於指號的操作,觀察在其中發揮著重要作用;指號學同其它经驗科學的不同在於它們實驗操作對象不一樣,在於其它科學的目的僅僅是發現“實際上是什么”而邏輯科學要探明“必定是什麽”。但既然是經驗科學,根据經驗學習的科學人進行邏輯推理所得到的結論就是可錯的即準必然的(事實上,任何邏輯必然都只是相对於特定
推理前提而產生必然的特定结論)。

更進一步,Peirce把狹義上的邏輯學(logic exact)分成假设邏輯(abductive logic)、演繹邏輯和歸纳邏輯三部分。顯然这比傳統邏輯上演繹(必然的)、归納(可能的)二分的做法多出了内容。Peirce得出這樣的結論是對於Aristotle三段論基本格研究的結果,他認為Barbara集中表現了演繹推理的本質,而作為特殊的演绎三段論Baroco(把Barbara中結論的否定作前提、小前提的否定作結論)和Bocardo(把Barbara中的結論的否定作前提、大前提的否定作結論),如果把它們的結論考慮為或然性的,則分別相应於假設推理(abductive reasoning)和歸納推理。但更重要的是,Peirce在此顯示出了邏輯學與科學的最合理的緊密聯系。在他看來,演繹邏輯也即數學的邏輯,而假設邏輯和歸納邏輯主要就是科學的邏輯。在演繹邏輯已經得到普遍承認的情況下,他終生的願望就是要把歸納和假設(Abduction)同演繹一起堅固地和永久地確立在邏輯概念之中。在科學探究過程中,假設、演繹和歸納先後组成了三個不同階段的科學方法,它們的共同作用使得科學探究能自我修正。

Peirce把假設放在首位,作為科學探究程序的第一步,目的在於發現和形成假說。假设是為解釋違反規律(或習慣)的意外事實而產生假說的過程,它能產生新信息,Peirce把它視為所有科學研究甚至是所有普通人的活動的中心。但這種假設并沒有提供安全可靠的結論,假說必須要經過檢驗。於是,還需要演繹來解釋(explicate)和演示(demonstrate)假說即得出預言;再後由歸納回归到經驗,旨在通過觀察被演繹出的結果是否成立來證实或否證那些假說,即決定假說的可信賴度。在這連續的三種推理形式中,假設是從意外事實(surprising facts)推到對事实的可能性解釋,演繹是从假說前提推到相應結論,歸納則是從實例到一般化概括。經過这樣的科學探究,我們在科學共同体中將能不斷接近真理。

3 邏辑學中的化學概念移植

为更具體地論述Peirce的科学研究與邏輯學研究之間的緊密聯系,我們在此可谈到Peirce對科學中的許多概念向邏輯學研究的成功應用,這突出表现在化學上。因為化學是Peirce的大學专業,也是他進入整個經验科學的入口。

邏輯學作為一門特殊的學科領域,事实上從近代以來,就从數學(包括代數和幾何)理論那裏找到了非常有力的發展動力和理論技術。我們在此談到的化學概念應用作為整個自然科學概念推廣中的一例其實也是Peirce为發展邏輯學而提出的。

首先,Peirce晚年極為傾心的存在圖表邏輯構想正是基於化學圖表原理(可能還有拓扑學方法的啟發)。存在圖表是Peirce在其指号學背景下對Euler圖和Venn圖的重大發展,具有極強的表現力。其在自然、直觀、易操作上要遠勝於代數方法(包括标準的Peano-Russell記法),因為我們心靈的思想過程被同構地展现在推理者面前,對於圖表的操作代替了在化學(和物理)實驗中對於實物的操作。化學家把這樣的實驗描述為向自然(Nature)的質疑,而現在邏輯學家对於圖表的實驗就是向所關涉邏輯關系之本性(Nature)的置疑。〔7〕

第二個例子,現代邏輯(可能從《數學原理》開始)中的一對基本概念:命题和命題函項(或有时稱為閉語句和開語句)原本就是來自化學中的“飽和”(Saturation或Gesättigkeit)和“未飽和”概念。Peirce用黑點或短線來代替语句中的“指示代詞”(即邏輯中的自變元),得到形如“——大於——”、“A大於——”這樣的形式,它們分別被称為關系述位(relative rhema)(区別於像系詞一樣的關系詞項)和非關系述位,也即他那裏的謂詞(謂詞是幾元的取決於我们到底如何選擇去分析命題)。他指出,述位不是命題,並坦言“述位在某種程度上与帶有未飽和鍵(unsaturated bonds)的化學原子或化學基極為相似。”〔8〕然而不無意外,我們發現同時期歐洲大陸的Frege也正在獨立地從化學概念得到邏輯研究的靈感。他把諸如“……的父親”的函項記號称為“未飽和的”或“不完全的”表達式,以與專有名詞相區別。〔9〕

另外一個例子是Peirce提出的價分析(Valency Analysis)法。正如名字所顯示出的,它同化學中的化合價概念密切相關,Peirce所使用的词語Valency直接源於化學中的術語Valence即化合价。價分析是Peirce在圖表化邏輯思想指引下於存在圖表(Existential Graphs)之外創設的另一種二維表現法。其中,顯然他是把思想中概念的組合與“化學離子”的組合相比擬,如他采用類似“●——”這樣的結構表示帶有“开放端(loose end)”(即黑點後面的橫线)的實體,即謂詞;這就是化学中離子結構的簡單變形。由于它們的開放端導致的“不穩定”(正像離子本身不稳定一樣),開放端之間就可能連接起來形成共同“鍵”(bond)。如 “●—— ”同“ ——●”可形成“●——●”樣式的新结構〔10〕。正是利用這樣的離子組鍵技術,Peirce成功證明了其著名的化归論題,即對於三元以上關系都可化歸到三元和三元以下的關系,但一元、二元和三元關系卻不能化歸。這一論題是他哲學思想體系中所坚持的三分法原則的逻輯證明。

綜觀Peirce的科學家經歷和邏輯学家誌向,Peirce把逻輯學視為對於各種科學推理方法的概括,同時又把邏輯學理論指导、應用於科學研究過程。二者紧密相連,互為作用。而更為突出的,他的邏輯貢獻大都可追溯到其多样化的科學研究,他的逻輯獨創往往也是其科學研究經驗的啟發性建議。筆者以為,研究Peirce的這些方面,我們至少可得出以下启示:邏輯學應從數學和科學推理實踐中概括推理的一般本質;邏輯學家應盡可能學习、掌握科學(傳統邏輯就因為沒有這樣做而失敗,科學家非邏輯學家或邏輯學家非科學家都不能勝任於對科學推理的分析工作),因為拓寬自己的科學研究領域必將能加強逻輯學家對於邏輯科學的贡獻能力;同時科學家要想更為一般地把握住推理方法也應了解邏輯學,但是前者在當前學術界值得特别註意。當前處於被冷落地位的逻輯學要想擺脫這種局面,必須加快發展自己;而經驗科學(不再僅僅是數學)必能使得邏輯學發展獲得新的生命力,這已經是被现代邏輯的發展史(特別是初創時期)所證實的。


參考文獻



〔1〕庫克. 現代數學史〔M〕.呼和浩特:內蒙古人民出版社,1982年. 61.

〔2〕羅素. 西方的智慧〔M〕.北京:商務印書館,1999年. 276.

〔3〕Hilary Putnam. Peirce the Logician〔J〕.Historia Mathematica , 9(1982). 292.

〔4〕Max Fisch. The Decisive Year and Its Early Consequences〔M〕. Writings of Charles S. Peirce: a Chronological Edition(Vol.2). Bloomington, Indiana.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1984. Introduction.

〔5〕〔6〕〔7〕〔8〕Charles Sanders Peirce. Collected Papers of C. S. Peirce (Vol.1-8)〔C〕.Cambridge, Massachusett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31-58. 2.227,2.93,4.530,3.421.(按照Peirce文獻的通常標註法,這裏如“2.227”的記法,小圓點前面的數字為卷數,后面的數字為節數)

〔9〕威廉·涅爾,瑪莎·涅爾. 邏輯學的發展〔M〕.北京:商務印書馆,1985年.624.

〔10〕Robert Burch. Valental Aspects of Peircean Algebraic Logic〔J〕, Computers Math. Applic, Vol.23, No.6-9, 1992. 665-677.

Peirce:The Scientist and Logician

Abstract: C.S.Peirce is an outstanding American scientist and logician. He worked as a scientist. However he claimed that his research into various sciences is for the purpose of logic, and he would like to describe himself as a logician. On the other way, he thought of logic as science, and the long-period scientific experiments stimulate most of his original contributions in logic. Actually, the consideration of Peirce’s approaches in research provided a good suggestion for both the scientists who used extensively the reasoning methods and logicians who investigate specially the reasoning.

Key Words: Peirce; scientist; logician; science; semiotics; chemical conception 免費論文下载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科學家與邏輯學家分析》其它版本

邏輯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