豈能用邏輯悖論矛盾“修正”唯物辯證法的辯證矛盾

論文類別:哲學論文 > 邏輯學論文
論文作者: 馬佩
上傳時間:2013/3/7 11:45:00

  錢廣榮教授《邏輯悖論矛盾的誤用與缺位》一文(以下簡稱為“錢文”),把《韓非子·難一》中所說“不可陷之盾與無不陷之矛”的有關形式邏輯矛盾律的論述(或者說是有關形式邏輯“自相矛盾”的論述)曲解為邏輯悖論的自相矛盾,又把邏輯悖論的自相矛盾誇大為與形式邏輯矛盾、唯物辯證法矛盾並存的“與人類行為直接相關的普遍的客觀存在”,並且以此為理論根據,進而提出要以邏輯悖論矛盾去“補位”(實際為“修正”)唯物辯證法,甚至認為,貫徹科學發展觀和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不是需要運用唯物辯證法的矛盾分析方法,而是需要運用邏輯悖論的矛盾分析方法。我們不同意“錢文”的觀點。由於事關如何保持唯物辯證法的純潔性以及如何深入貫徹科學發展觀和構建我國特色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重大原則問題,特撰此文以與錢廣榮教授商榷,並就正於國內學術界諸同仁。
  
  一、《韓非子·難一》所論矛盾之說是有關形式邏輯
  矛盾律的論述,而非有關邏輯悖論的論述
  
  《韓非子·難一》所論“不可陷之盾與無不陷之矛”的矛盾之說如下:“楚人有鬻盾與矛者,譽之曰:‘吾盾之堅,物莫能陷也。’又譽其矛曰:‘吾矛之利,於物無不陷也。’或曰:‘以子之矛,陷於之盾,何如?’其人弗能應也。夫不可陷之盾,與無不陷之矛。不可同世而立。”對於韓非的這一矛盾之說究竟應該如何看法,在我國邏輯界早有定論。試看溫公頤教授主編的高等學校邏輯教材(中國邏輯史教程》中的如下內容:“從‘吾盾之堅,物莫能陷’,能推出:‘吾矛不能陷吾盾’。而從‘吾矛之利,於物無不陷’,則能推出:‘吾矛能陷吾盾’。顯然。‘吾矛不能陷吾盾’與‘吾矛能陷吾盾’,便構成了矛盾關系的命題……由上所述,我們清楚看到,韓非明確指出:,不可陷之盾’與‘無不陷之矛’這兩個互相對立的不命題是不能同真的。這就準確地揭示了矛盾律的基本內容。形式邏輯矛盾律的基本內容就是說:在同一思維過程中,兩個互相反對或互相矛盾的思想能同時都是真的。韓非的‘矛盾之說’所揭示本文由論文聯盟http://www.LWlM.cOM收集整理的矛盾律基本思想,與亞裏士多德表述的有關矛盾律的基本思想是基本一致的。”
  再看中國邏輯史著名專家孫中原教授《中國邏輯史》(先秦)一書中的如下內容:“在楚人稱譽盾與矛的言辭中,包含著邏輯矛盾,把這個矛盾展開,即如下:(1)我的矛能刺破我的盾(從譽矛之說引出)。(2)我的矛不能刺破我的盾(從譽盾之說引出)。(3)我的盾能抵擋我的矛(從譽盾之說引出)。(4)我的盾不能抵擋我的矛(從譽矛之說引出)。這裏(1)與(2)矛盾,(3)與(4)矛盾。韓非所謂‘不可陷之盾與無不陷之矛,不可同世而立’,意味著一個人既說自己的盾為‘不可陷’,又說自己的矛為‘無不陷’,這兩種說法不能同時為真……韓非在這裏用一個典型的事例揭示了形式邏輯矛盾律的基本內容。”
  “錢文”完全無視我國邏輯學界的上述看法(“錢文”對我國邏輯學界的上述看法未置一詞),卻斷然肯定韓非的矛盾之說既不是形式邏輯的矛盾,也不是辯證邏輯(或唯物辯證法)的矛盾,而是邏輯悖論的矛盾。什麽是邏輯悖論的矛盾?“錢文”說:“張建軍認為,嚴格意義上的邏輯悖論應具備三個結構要素:在‘公認正確的背景知識’的引導下,‘經過嚴密的邏輯推導’而建立起來的‘矛盾等價式’(即A:非A和非A:A)。《韓非子,難一》的‘自相矛盾’大體上是符合這三個結構要素的悖論的:‘公認正確的背景知識’即‘矛可攻盾,盾可擋矛’;“經過嚴密的邏輯推導’,即‘以子(‘物無不陷’)之矛陷子之盾’和‘以子(‘銳無不擋’)之盾擋子之矛’,均因不可能而‘弗能應也’卻又處在同一種敘述結構之中,於是‘物無不陷’與‘銳無不擋’同時成立,建立起了一種‘矛盾等價式’。”我們知道,我國的邏輯悖論問題專家張建軍教授曾經提出過邏輯悖論的如下定義:“邏輯悖論指謂這樣一種理論事實或狀況,在某些公認正確的背景知識之下,可以合乎邏輯地建立兩個矛盾語句相互推出的矛盾等價式。”⑦他又說:“‘公認正確的背景知識’、‘嚴密無誤的邏輯推導’、‘可以建立矛盾等價式’,是構成嚴格意義的邏輯悖論必不可少的三要素。”田我們認為,從普通思維①的角度看(或者說從形式邏輯的角度看),張建軍關於邏輯悖論的觀點是正確的,但是“錢文”把韓非的矛盾之說曲解為邏輯悖論的矛盾。卻是完全誤解或歪曲了張建軍的觀點。第一,在韓非矛盾之說中作為前提的乃是“吾盾之堅,物莫能陷也”和“吾矛之利,於物無不陷也”,而不是“錢文”所謂的“矛可攻盾,盾可擋矛”。“矛可攻盾,盾可擋矛”固然是公認正確的知識,但從這一命題出發是無法邏輯推導出“矛盾等價式”的。而實際上作為矛盾之說的前提的“吾盾之堅,物莫能陷也”和“吾矛之利,於物無不陷也”又決不是什麽公認正確的背景知識(凡是具有一定的邏輯思維的人都會認為它們是自相矛盾的)。第二,以“吾盾之堅,物莫能陷也”和“吾矛之利,於物無不陷也”為前提。經過嚴密的邏輯推導,所得出的結論只能是“吾矛不能陷吾盾”和“吾矛能陷吾盾”,而不是什麽“物無不陷”與“銳無不擋”的同時成立。“物無不陷”、“銳無不擋”無非是“吾矛之利,於物無不陷也”、“吾盾之堅,物莫能陷也”的“縮略語句”,它們乃是矛盾之說的前提,而不是它的邏輯推導的結論。第三,矛盾之說的結論“吾矛不能陷吾盾”和“吾矛能陷吾盾”乃是兩個互相矛盾的命題,而不是什麽“矛盾等價式”。互相矛盾的命題是不能同真的,因此也是不可能互推的,而“矛盾等價式”則是同真同假的,它們是可以互推的。第四,所謂矛盾等價式,應該是兩個矛盾命題的相互蘊涵形式,它的準確的公式應該是P<)司P,而不是A:非A和非A:A。
  
  二、邏輯悖論矛盾究竟是一種什麽性質的矛盾
  
  “錢文”說:“形式邏輯的矛盾作為一種‘思想錯誤’或‘表達錯誤’,可以通過調整和改造思維加以糾正;辯證邏輯的矛盾是我們認識和把握世界的客觀依據;而作為悖論邏輯的矛盾則既不是‘思想錯誤’或‘表達錯誤’(如果說是錯誤那也是‘正確的錯誤’一一因為‘做對了’,所以‘做錯了’,反之亦是),也不是獨立於人之外的客觀存在,而是主觀見之於客觀的‘實踐理性’的產物。”我們認為,如果從普通思維來看,邏輯悖論的矛盾其實就是一種特殊的邏輯矛盾。如上所說,構成悖論必須具備三個要素:“公認正確的背景知識”、“合乎邏輯地推出”和“兩個矛盾命題的等價式”。而這三個要素中,最關鍵的當是“兩個矛盾命題的等價式”。因為,“公認正確的背景知識”、“合邏輯地推出”並非是區別邏輯悖論和非邏輯悖論的根本因素,非悖論的推理通常也是從公認正確的背景知識和合乎邏輯地推出的。只有在從公認正確的背景知識合乎邏輯地推出“兩個矛盾命題的等價式”時,它才成為悖論。因此,長期以來,在一些權威著作中就把邏輯悖論視為兩個矛盾命題的等價式。如我國《辭海》中的悖論定義:“一命題B,如果承認B,可推得一T B(非B),反之,如果承認一T B,又可推得B,稱命題B為一悖論。”④再如,馮契先生主編的《哲學大辭典》中的悖論定義:“邏輯上自相矛盾的恒假命題。它的標準形式是P廾下P。”①我在《關於悖論的幾個問題》一文中,曾經指出:“悖論是邏輯矛盾。第一,P<一>一T P蘊涵P八一T P,亦即悖論都蘊涵邏輯矛盾。蘊涵邏輯矛盾也就意味著包含有邏輯矛盾。第二,對於命題來說,真或假乃是它的一種規定性。悖論P<一>弋P斷定一個命題的真和該命題的假等值,就是否定了該命題的規定性,因此,它本身也就是一種邏輯矛盾。第三,一個命題真,相應於某事物存在,一個命題假,相應於某事物不存在。一個命題真與該命題假等值,相應於某物存在等於它不存在,這是對事物質的規定性的最嚴重的否定,因而也是一種最嚴重的邏輯矛盾。”(n)
  有人會說,既然邏輯悖論是一種邏輯矛盾,如上文所說,韓非矛盾之說也是一種邏輯矛盾,是否也可以像“錢文”所說韓非矛盾之說也就是邏輯悖論矛盾呢?不能。邏輯悖論是邏輯矛盾,但它是一種特殊形式的邏輯矛盾,它的特殊之點就在於它是以人們公認為正確的知識為前提,合邏輯地推出的邏輯矛盾。而一般的邏輯矛盾並非是從人們公認正確的前提推出的(上述的韓非矛盾之說就是如此)。應該說,邏輯矛盾和邏輯悖論矛盾乃是一般與個別的關系一一任何邏輯悖論矛盾都是邏輯矛盾,但並非任何邏輯矛盾都是邏輯悖論矛盾。
  “錢文”說,邏輯悖論矛盾並不是“思想錯誤”或“表達錯誤”造成的,甚至說什麽“如果說是錯誤那也是‘正確的錯誤’一一因為‘做對了’,所以,做錯了’,反之亦是”。究竟什麽是“正確的錯誤”?何以“做對了”竟能推出“做錯了”?真叫人們百思不得其解!事實上邏輯悖論矛盾和其他邏輯矛盾一樣,都是由於人們認識上的錯誤造成的。如所周知,就演繹推理來說,如果前提是真的,推理形式是合邏輯的,那麽結論必然是真實的;反之,如果推理是合邏輯的,而結論卻是假的,則前提一定有錯誤。邏輯悖論的推理是合邏輯的,而結論卻是兩個矛盾命題的等值式的恒假命題,由此可以斷定,在邏輯悖論的前提中一定包含有錯誤。人們會問,悖論的前提不是公認正確的知識嗎?不錯,但公認正確的知識雖然往往是真實的,卻未必就是真實的。實際上有些在一定歷史條件下被人們公認為正確的知識,卻並非是真實的,或者並非是完全真實的(如某些科學理論系統中包含有錯誤的成份、因素),只是由於人們限於當時的認識水平,未能認識到其中的錯誤而己。QD正因為如此,我在《再論悖論的幾個問題》中,把悖論的定義表述為:“悖論就是從人們認為正確的前提或背景知識(實際上其中包含有人們尚未發現的謬誤),通過有效的邏輯推導,得出兩個互相矛盾命題的等值式。”四
  “錢文”為了論證邏輯悖論矛盾既不屬於邏輯矛盾,也不屬於辯證矛盾,而是一種所謂的“主觀見之於客觀的‘實踐理性’的產物”的矛盾(馬按:究竟什麽是“主觀見之於客觀的‘實踐理性’的產物”,“錢文”並未說清楚)。“錢文”引用了茅於軾《中國人的道德前景》一書中如下的話:“電視上經常出現這樣的報導:一位學雷鋒的好心人義務為附近群眾修理鍋碗瓢盆,於是在他的面前排起了幾十個人的長隊,每個人手裏拿著一個破損待修的器皿……這幾十個人完全不是來學雷鋒做好事的,恰恰相反。他們是來揀便宜的。用這種方式來教育大家為別人做好事,每培養出一名做好事的人,必然同時培養出幾十名揀便宜的人。”然後作出結論說:“我們可以根據‘助人為樂’這個公認正確的倫理觀念和價值標準。合乎邏輯地推導出那位學雷鋒的好心人,在做善事的同時也做了惡事,他的行為就是一種特殊的矛盾一一邏輯悖論的矛盾。”咀我們認為,一個學雷鋒的好心人為群眾服務,並不必然在他面前排起幾十人的長隊,即使在他面前排起了幾十人的長隊,這幾十人也不必然就是愛揀便宜的人;即使這幾十人是愛揀便宜的,也不必然是每培養出一名做好事的人,必然培養出幾十名愛揀便宜的人。因此,從一個學雷鋒的好心人為群眾服務,決不能邏輯必然地推出他既做了善事,又做了惡事。更不能一般地說:根據“助人為樂”這個公認正確的倫理觀念和價值標準,可以邏輯地推導出一個人在做善事的同時也做了惡事。“錢文”的說法,其實是“善”、“惡”不分,“好人”和“壞人”莫辨的詭辯。
  我們認為,像學雷鋒做善事的人有時也可以引出惡的結果的事,完全可以按唯物辯證法的矛盾加以分析如下:“善”和“惡”乃是事物的既對立又統一的兩個方面。善、惡是相互對立的,我們毋需多說。這裏只說善、惡又具有統一性:善惡兩者是相互依存的,如果社會上根本無所謂惡,也就無所謂善,反之,如果無所謂善,也就無所謂惡;善和惡的差別也不是絕對的,而是有條件的;有時善事也可能引起惡的結果,惡事也可能引起善的結果,並且在一定歷史條件下是善事的(在武松的時代,殺死老虎是善事),在另一歷史條件下則可以是惡事(在現時代殺死老虎則成了惡事)。但是,根據唯物辯證法,矛盾雙方的轉化總是有條件的,不是無條件的,因此,在一定條件下,善畢竟是善,惡畢竟是惡。相應地,“助人為樂”畢竟是善事而不是惡事,“學雷鋒的好心人”畢竟是好人而不是惡人。試問,這樣的分析難道不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嗎?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三、唯有唯物辯證法才能更加深刻地認識
  邏輯悖論的本質
  
  如上所說,長期以來中外邏輯界把悖論的定義歸結為以公認正確的知識為前提,合邏輯地推出兩個矛盾命題的等值式,其公式則為P()、P。由於PO、P乃是邏輯上自相矛盾的恒假命題,因此,也就認為邏輯悖論的矛盾屬於形式邏輯矛盾。應該說。這種看法是有一定道理的,我也是予以肯定的。但是,這種看法並不是完備的,也可以說它僅僅是普通思維(或形式邏輯)的看法。因為,這種看法僅僅認識到了悖論的一個方面,亦即人們“主觀上認為的悖論”的方面。實際上悖論也還存在有另一方面,如上所說,悖論實際上都是從包含有錯誤的前提邏輯地推出兩個矛盾命題的等值式的。因此,對於悖論,我們既要看到它是從人們認為正確的前提出發的,又要看到它事實上是從包含有錯誤的前提出發的。只有這樣,才是對悖淪本質的全面的認識。正因為如此,我在《悖論的辯證邏輯公式及其他》一文中,根據唯物辯證法,提出了如下邏輯悖論的辯證邏輯定義及其公式:悖論是如下兩個矛盾方面的對立統一體:一方面是人們主觀上認為的悖論;從正確的命題、理論系統及其相關背景知識出發,合邏輯地推出兩個矛盾命題的等值式或兩個矛盾命題的合取;另一方面是實際上的悖論:從其中包含有人們尚未發現其謬誤的命題、理論系統及其相關背景知識出發,合邏輯地推出兩個矛盾命題的等值式或兩個矛盾命題的合取。(蔔A尋((P+-~l P)V(P八一\P)))0(。A當((P~-+3 P)V(P八一1 P)))(“A”代表某一命題或某一理論系統及其背景知識;“蔔A”代表人們認為A真,“司”代表合邏輯地推出,“P()一T P”代表兩個矛盾命題的等值式,“P八一T P”代表兩個矛盾命題的合取,“V”代表析取,“0”代表對立統一關系,“一A”代表“A”包含有謬誤)。凹
  在這一邏輯悖論的辯證邏輯定義及其公式的基礎上,我又提出了“探索謬誤的悖論法”、“消除謬誤的悖論法”和“悖論創新法”蛆。這樣以來,兩千年來長期困擾人類認識的邏輯悖論問題,由於運用唯物辯證法(也就是運用辯證思維)加以分析、認識,就轉化為促進人類創新認識的科學方法了。四、唯物辯證法需要發展,但決不能用邏輯悖論的
  矛盾去“修/E',唯物辯證法對立統一的矛盾
  “錢文”說:“唯物辯證法是關於自然、社會和人類思維的普遍規律的科學,本性開放,主張用發展和變化的觀點看世界,因此它自身也應當是開放的,發展的……將邏輯悖論的‘自相矛盾’補位到唯物辯證法的範疇體系,是唯物辯證法當代發展的一個重要課題。”我們認為,說唯物辯證法本性是開放的,是應當發展的,這是正確的。但是,要用邏輯悖論的矛盾去補位到唯物辯證法中,則是不正確的。因為,如果這樣做,決不會是豐富和發展唯物辯證法,而只能是歪曲、“修正”唯物辯證法。
  如上所說,所謂邏輯悖論的“自相矛盾“(從普通思維來看)都屬於邏輯矛盾,而這種邏輯矛盾歸根結底是由於人們認識上的錯誤(把包含有錯誤的命題、理論系統及其背景知識誤認為是正確無誤的)造成的。而唯物辯證法乃是關於自然、社會和人類思維的普遍規律的科學,其基本規律對立統一律、質量互變律、否定之否定律乃是客觀世界普遍存在的辯證規律的正確反映和總結。唯物辯證法所謂的辯證矛盾。乃是客觀存在於一切事物中的既對立又統一的兩方面。列寧說過,辯證法“認為發展是對立面的統一(統一物之分為兩個互相排斥的對立面以及它們之間的互相關聯)”凹。毛澤東指出:“事物發展的根本原因,不是在事物的外部而是在事物的內部,在於事物內部的矛盾性。任何事物內部都有這種矛盾性,因此引起了事物的運動和發展。事物內部的這種矛盾性是事物發展的根本原因。”因此,邏輯悖論的“矛盾”和唯物辯證法的“矛盾”是根本不同的兩個概念,如果把邏輯悖論的“矛盾”引入唯物辯證法的範疇系統中來,勢必造成概念的混亂從而導致歪曲、“修正”唯物辯證法科學系統的惡果。
  人們會說,上文不也說,用辯證思維看邏輯悖論,也可視之為“人們主觀上認識的悖論”與“實際上的悖論”的對立統一體嗎?這樣豈不是又和唯物辯證法一致了嗎?我們認為,第一,“錢文”所說的邏輯悖論的矛盾就是人們通常認為的普通思維所理解的邏輯悖論的矛盾,這由它引用張建軍所講的構成邏輯悖論的三要素可以證明。第二,我們說從辯證思維看邏輯悖論,可以把它視為“人們主觀上認識的悖論”與“實際上的悖論”的對立統一體,只是證明唯有以唯物辯證法作為指導,才能加深對邏輯悖論的研究,才能真正解決這個兩千多年來特別是“羅素悖論”發現以來的一百多年來眾多哲學、邏輯學者要想解決而未能真正解決的邏輯哲學問題。但決不能證明必須把邏輯悖論的矛盾引入到唯物辯證法的科學系統中來。根據唯物辯證法。一切命題、理論都含有辯證法(列寧就說過:“伊凡是人,哈巴狗是狗等等。在這裏…一就已經有辯證法:個別就是一般”Q9),都可以看作是矛盾的對立統一體,它們的矛盾也就是辯證法“對立統一”的“矛盾”。這就是說,唯物辯證法的範疇體系早已概括、包容了它們,根本就不存在再把它們引入到唯物辯證法的範疇體系中來的問題。邏輯悖論中所具有的對立統一的辯證矛盾當然也是如此。
  “錢文”說:“當代中國社會出現的許多矛盾其實是以悖論方式存在的‘白相矛盾’,這就是社會選擇所產生的‘悖論現象’。認識、闡明和把握這類‘矛盾’,僅依靠‘對立統一’的矛盾學說是不能解決問題的,必須運用‘自相矛盾一一邏輯悖論矛盾’的方法,分清利弊得失並分析其成因,采取揚長避短的發展策略,才能在‘解悖’中逐步走出‘奇異的循環’,贏得新的發展。”對於“錢文”所說的當代中國社會出現的許多以悖論方式存在的‘自相矛盾’,“錢文”並未具體解釋。而是僅舉一例如下:“改革開放30年來,我們在改革開放贏得豐碩成果的同時,又感受著它帶來的種種弊端,使得許多人的思維和心理處於‘端起碗來吃肉,放下筷子罵娘’的不和諧狀態。這種令人‘困惑’的問題一言以蔽之:正是客觀存在的‘自相矛盾’……”對於這一所謂的“客觀存在的‘自相矛盾”’何以是邏輯悖論矛盾,“錢文”亦未作任何解釋(看來“錢文”也根本無法比照構成邏輯悖論的三要素對之進行具體的解釋)。我們倒是認為,這樣的矛盾恰恰唯有運用唯物辯證法“對立統一”的矛盾學說才能對之解釋清楚。試看下文:根據唯物辯證法,我國的改革開放也具有對立統一的兩個矛盾方面:一方面是能贏得豐碩的成果(可簡稱為“好的方面”),一方面則是能帶來一定的弊端(可簡稱“壞的方面”)。而這兩方面中,“好的方面”是矛盾的主導方面,“壞的方面”則是矛盾的次要方面。在<六個“為什麽”一一對幾個重大問題的回答》一書中說:“事實雄辯的證明,改革開放是決定當代中國命運的關鍵抉擇,是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由之路;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只有改革開放才能發展中國,發展社會主義、發展馬克思主義。”凹根據唯物辯證法,矛盾的主要方面決定事物的性質。因此,改革開放乃是一項上好的國策。我們必須堅定不移地把改革開放的偉大事業繼續推進下去。至於要解決某些人“端起碗來吃肉,放下筷子罵娘”的問題,最好的辦法莫過於讓這些人好好學習唯物辯證法(決不是讓他們學習什麽邏輯悖論的矛盾)。一旦他們能夠運用辯證思維來分析矛盾,解決矛盾,這種情況也就自然而然地逐步減少乃至消失了。
  “錢文”又說:“深入貫徹科學發展觀和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是需要運用邏輯悖論的矛盾分析方法,包括道德悖論的分析方法來認識我們所面臨的問題。”為什麽?“錢文”也未作解釋。胡錦濤同誌在《在中國科學院第十二次院士大會、中國工程院第七次院士大會上的講話》中說:“我們提出樹立和落實科學發展觀,就是要實現人的全面發展為目標,讓發展的成果惠及全體人民,就是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實現經濟發展和社會全面進步;就是要統籌城鄉發展、統籌區域發展,統籌經濟社會發展、統籌人與社會和諧發展、統籌國內發展和對外開放,推進生產力和生產關系、經擠基礎和上層建築相協調;就是要促進人與自然的和諧,走生產發展、生活富裕、生態良好的文明發展道路。”凹很顯然,科學發展觀正是唯物辯證法要全面看問題。要從發展上看問題,要善於處理事物矛盾的對立統一關系的運用的光輝範例。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也同樣是在運用唯物辯證法對我國社會各方面的矛盾的對立統一關系。進行正確地分析的基礎上提出的。必須看到,社會主義和諧社會本身就是一個對立統一的矛盾統一體,沒有矛盾也就無所謂和諧,把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理解為無差別無矛盾的社會乃是錯誤的。陳金明、莊錫福在《對社會和諧的辯證思考)一文中說的好:“事物發展的和諧狀態並不是事物內部矛盾的消失,而是矛盾雙方對立統一的結果,是矛盾差異面互相均衡、互相中和的產物。”錨可以說,科學發展觀和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就是關於馬克思主義唯物辯證法的最新發展。那麽,要實現這樣的理論,為什麽不是要運用唯物辯證法的方法,倒是需要運用什麽邏輯悖論矛盾的方法呢?
  “錢文”又說:邏輯悖論的“‘自相矛盾’被研發為唯物辯證法的特定範疇後,唯物辯證法原有的矛盾範疇的內涵就發展和擴充為兩層意思,一是‘對立統一’,二是‘自相矛盾’,前者是指導科學認識的方法論,後者是指導科學實踐的方法論”,根據馬克思主義的基本觀點,指導認識的方法論和指導實踐的方法論是統一的,唯物辯證法既是指導認識的方法論,又是指導實踐的方法論。而按照“錢文”的說法,唯物辯證法就只是指導認識的方法論,而所謂邏輯悖論矛盾的方法倒成了指導實踐的方法論了。這難道不是對馬克思主義的一種基本觀點的“修正”和“歪曲”嗎?中國共產黨是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行動的黨,也即是以唯物辯證法為指導實踐的黨,而按“錢文”的觀點,中國共產黨的實踐卻要由什麽邏輯悖論矛盾的方法來指導,這樣我國特色社會主義社會的建設和發展該會是一個什麽樣子,實在是不堪設想的了!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豈能用邏輯悖論矛盾“修正”唯物辯證法的辯證矛盾》其它版本

邏輯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