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劇藝術傳統與現代的美學品格

論文類別:哲學論文 > 美學論文
論文標簽:豫劇論文
論文作者: 未知請聯系更改
上傳時間:2013/1/12 9:48:00

  任何一個劇種都有自己的基本特色,這些特色使它和其他劇種有了區別,使它具有了任何劇種無法取代的審美價值。根植中原沃土的豫劇,凝集著中原地域特有的風土人情,散發著濃重的泥土芳香。豫劇沿著歷史的長河而流動,伴隨著時代的變遷而演進,逐漸質樸、渾厚、奔放的藝術品格和自然、率直、簡約的美學特性。在豫劇藝術發展歷程中,無論是傳統戲還是現代戲皆顯示出其共性的風貌又有著各自豐姿。
  豫劇是從中原農村發展起來的,在長期的勞動實踐和審美活動中,豫劇的表演藝術雖然幾經變化,但始終保持紮根於生活,從生活出發的優良傳統。

它的表演是以重再現的表現手法,把寫實和寫意結合在一起,求得形似的同時著力於意味的傳遞,而那些含有寫實性因素,往往給人留下印象深刻的中原鄉土氣息。縱觀豫劇的發展史,除了繼傳統中四功五法的程式表演和古老劇種在武戲方面的特技表演,還廣泛吸收了河南民間曲藝、民間舞蹈雜技和技巧,並創造性的加以運用,呈現出歌舞化、虛擬性、節奏性、技藝性等戲曲表演的基本特征外,其粗放質樸的表演程式,自然真切的虛擬動作,誇張變形的人物行動等則是豫劇獨有的品格。傳統豫劇的表演動作來自三個方面:一是生活,二是民間舞蹈,武術,雜技。三是,學習繼承一些古老劇種的表演程式。豫劇的表演動作發展比較緩慢,只能采取比較簡單的形式。作必可少交代情節的表現,生活動作在整個表演中占據了主導地位。豫劇到了四五十年代,大量引進了京劇的武打、舞蹈身段,各種表演程式,以及川劇、蒲劇、秦腔的扇子功、甩發功、手帕功、水袖功、帽翅功等技巧,大大豐富了自身的表演形式和表現能力。
  程式化是戲曲形式的總體特征,它體現於戲曲的文學、音樂、表演、舞臺美術等各個部門。經過千百年的歷史發展衍變,戲曲藝術的各個門類已經形成了一整套完整的程式系統,即音樂有板式、曲牌、鑼鼓經;表演有唱、做、念、打,上下場和各類舞臺調度等等;舞臺美術有化妝的臉譜,服裝的穿戴規制,道具的配套,景物裝置的組合等等。傳統豫劇的程式美曾達到相當的高度。傳統豫劇的表演程式無論是程式套路、程式特技還是程式情感,其粗放、質樸的表現特征始終占據主流。程式情感要通過程式化了的喜、怒、哀、樂的形式加以體現,而這種體現又必須是因戲而異、因人而異、因劇而異。程式情感的表現有一個重要特點,即在特殊規定情境之內,人物情感激變時,往往需要借助一些特技來展示情感的跌宕,其表現手法的粗放的,而所表達之意卻是細膩入微的。
  傳統豫劇的虛擬化表演有著特有的美學特性。它的虛擬化運用,比如京、昆等程式化的高度成熟,它一方面註重動作的真切感,強調準確、鮮明的動作感覺;一方面講究動作的自然、流暢,無造作之嫌。也就是說傳統豫劇的虛擬動作比較接近於生活原型,讓觀眾通過真切自然地動作的感覺中,看到劇中人物的行動,看到情感變化的脈絡。如豫劇名家王素君的《小二姐做夢》,她在這出獨角戲中,一人要模仿十幾個不同身份的人物,其中包括了花旦、青衣、老旦、彩旦、文生、小醜等多種行當。表演全靠虛擬,邊舞邊唱,且說且做,要在眾多人物中時而跳過來,時而跳過去。情感過度不僅要求具有表演真實和感覺真切的舞臺動作,而且要求流暢自如。如當夢見花轎落到家門口時,小二姐轉手絹,耍辮子滿臺飄灑,這邊學新女婿騎高頭大馬,那邊學她大哥、二哥躬身作揖三讓客,這邊學嫂子“飄飄下拜”接娶客婆,那邊學娶客婆。
  傳統豫劇還特別重視誇張變形的人物動作,其構成主要依靠誇張的手法,巧妙的結構,詼諧的語言以及對喜劇性格的刻畫。尤其是醜角戲,潑辣犀利,率直歡快。在整個藝術手法上大膽誇張,乃至荒誕,變形。因而,人物的行動必須要誇張,要變形才能與之相適應。如豫劇《花打朝》中的“打朝”,行動就比較出格:唐王偏聽偏信,一意孤行,定斬羅通,程七奶奶大鬧金鑾殿,她脫掉自己的繡花鞋追打皇上,且以八個幕條為八個龍柱,與唐王在幕條中鉆來鉆去,最後唐王嚇得鉆到龍案底下,而程七奶奶卻躍身翹腿在龍案。去法場中,她一動手,眾人亂倒,她一喊叫,眾人驚逃。她的這些舉動是何等的荒誕,卻又何等的令人快意。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上世紀五十年代初,戲曲現代戲在河南地方戲中盛行以來,二度創作所采用的傳統戲曲的表現形式與現代戲所反映的現實內容產生了強烈的抵觸。就傳統戲曲來說,其內容和表現形式與觀眾的審美是一種遠距離的;而現代戲內容是現實生活,表現形式若照搬傳統,必然造成極大地不和諧。戲劇是行動的藝術,戲劇中的人物形象是通過人物的舞臺動作加以體現的。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個性色彩,生活中的人物千姿百態,所以人物的性格化是文藝作品的靈魂。傳統豫劇舞臺上的人物形象個性化也是戲曲舞臺藝術動人情懷的關鍵之處。
  豫劇現代戲的表現形式很大程度上是借助了話劇寫實的表現手法,以再緊貼現實,反映生活。如《朝陽溝》《劉胡蘭》《李雙雙》《小白鞋說媒》《金雞引鳳》《人歡馬叫》《石頭夢》《倒黴大叔的婚事》等無不是從生活出發,創造典型的生活場景和生動的生活情趣,其中滲透著中原人民敦厚、真誠、平和、幽默的性格特征,突出反映了中原人民的美學觀點。
  豫劇現代戲最善於組織生活化、鄉土化的典型場面,典型動作。如《朝陽溝》“歡迎銀環”的一段戲,場面安排的熱鬧家常,動作表現得真實自然。聽說銀環要來了,失急慌忙的巧真和不知所措的栓寶爹竟撞個滿懷,老頭老婆高興得直磨圈,又是擦桌子、凳

子,又是擦茶壺、茶碗,還抱出一罐子雞蛋。當銀環走上場時,栓寶娘高興得合不攏嘴,栓寶爹緊張的不敢動不敢看。此外如《李雙雙》中的“選記工員”“開群眾會”的場面,《杏花營》中的“逃荒”“排戲”的行動,都給人一種近在咫尺的逼真感。這種生活化的表演是把生活中的人的行動和戲曲的表現方法融為一體,在豫劇音樂唱腔的特殊節奏制約中,形成了獨特的表現方式和審美意味。盡管較之程式化的表演,舞蹈性顯得不足,但它仍具有表現性的品格。歷史在發展,時代在前進,那些以往生成的諸多審美形態在變動不居的時代精神和審美觀念的嚴峻審視下,也在接受著一次次的嚴格選擇。在現代社會生活、現代人的心態和審美情趣的面前,原有的程式顯得陳舊,或者單調,或者顯現繁瑣,或者出現蒼白,或者顯得欠缺。所以豫劇現代戲在借鑒話劇表演的寫實性時,還註重於對傳統表演程式的吸收和借鑒,融進強烈的現實感。真實感,以生活化來化程式,給現代觀眾帶來一種新的審美滿足。以生活化來化程式其實就是將戲曲程式向生活作適度的靠近。具體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其一是將生活情感韻律化。生活中的情感流露往往是不規則的,片斷的,無節奏的,而現代戲《倒黴大叔的婚事》中的魏淑蘭,其“生活化”的抑制情感表現具有一種獨特的韻律之美。人物在喜、怒、哀、樂之中,一個手臂的揮動。一段道白的輕吟,一聲忍俊不禁卻又立刻警惕收住的笑等等,這一系列真切自然地情感抒發,處處蘊含著線性的韻律之感,起伏有序,強弱有致,傳神地刻畫出了一位謹慎小心,冷僻冷漠的寡婦形象。其二是將生活動作節奏化。劇中的人物絕不等同於生活中人物的動作,它應該是對自然生活形態的一種提煉和概括,具有節奏鮮明有格律,有規範的特征。所以,將現代生活中的動作賦予節奏化的規範才能使其自然化轉向藝術美。其三是以真實感沖淡程式感。豫劇現代戲會將各種程式註入濃郁的生活真實感,使唱念做舞化為人物行動的必然。
  如今,豫劇藝術在中西文化碰壁交融的文化背景下,豫劇藝術的傳統與現代也在逐漸的交融互滲。我清醒的認識到豫劇現代性不是一種標簽,而是一種生命活力,傳統也不是戲曲發展的包袱,而是它內在的靈魂。若一場演出既保持著自己劇種的傳統個性,又恰到好處、非常流暢地融入多元的現代藝術元素,使觀眾既感到新鮮而美好,又能夠為之動容、為之動情,這才是真正意義上走向現代的傳統藝術。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豫劇藝術傳統與現代的美學品格》其它版本

美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