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學辭典與中國當代美學的學術進程

論文類別:哲學論文 > 美學論文
論文作者: 未知請聯系更改
上傳時間:2013/1/15 10:37:00

摘 要 美學辭典在當代中國經歷了從無到有、從簡到繁、從綜合到分類、從借鑒到原創的轉換歷程,由此也折射出中國當代美學近30年間的學術進程:對西方美學的認識逐漸深入,對中國古代美學資源進一步開掘,將馬克思主義美學向前推進。辭典編纂中所存在的問題,折射出美學自身的發展困境。在世界美學的大背景下,國人極力凸顯中國美學的獨特地位與豐富資源,此舉也反過來影響美學辭典的編纂風格,並在電子信息時代醞釀著更大發展。
  關鍵詞 美學辭典 中國當代美學
  
  從1981年譯介蘇聯學者奧夫相尼柯夫的《簡明美學辭典》,到2007年邱明正主編的《美學小辭典》(增訂版)出版,美學辭典在中國經歷了從無到有、從簡到繁、從綜合到分類、從借鑒到原創的轉換歷程。據筆者不完全統計,在這近30年的時間跨度中,各式各樣的美學辭典有將近20部之多。

中國當代美學的學術進程,也由此得到鮮明展現與不斷推進。
  
  一
  
  美學辭典在當代中國的發展歷程,可大致作以下概括:
  第一,從無到有。1981年,《簡明美學辭典》中譯本出版,這也是第一本中文版的美學辭典。五年後,由中國人自己編纂的《美學辭典》[1]才正式面世,並由此走向興盛繁榮之路。美學辭典的出版在1986—1995年間最盛,共出版了12部,而這也是當時的辭書熱在美學領域的反映。
  第二,從簡到繁。《簡明美學辭典》出版時,收詞只有235條,全書不到27萬字。十年後,《哲學大辭典•美學卷》出版,收詞增加到2200多條,字數近120萬。再過十多年,《中華美學大詞典》(第二版)的收詞達約3400條,全書字數近178萬。
  第三,從綜合到分類。早期美學辭典,多著眼於對基本美學理論的介紹與解釋,尚缺乏對具體部類的細致劃分。1987年《文藝美學辭典》出版,開始將重點放在文藝美學的基本理論上,試圖對研究領域及辭典的適用範圍作體系內的進一步限定。此後,遂有《詩歌美學辭典》《當代世界美學藝術學辭典》以及《當代西方美學新範疇辭典》等劃分更為細致、關註重點更為明確的專科辭典。
  第四,從借鑒到原創。美學辭典的編纂初期,多是依照西方學術理念來篩選範疇、闡釋概念。內容上雖然也中外並收,但中國美學所占比重與其在世界美學界的實際分量並不相稱,如《美學辭典》裏的中國美學術語只有36條,占全書的1/18強,所以這些辭典也就談不上有多少中國特色。直到《中國古典美學辭典》出版,才試圖將關註中心對準美學研究中的“中國經驗”,力圖發掘出中國古代的美學思想資源。該辭典“基本上涵蓋了中國古典美學的各個領域,也突出了中國古典美學的基本特點”[2]。這項工作也得到後來的逐步推進,如成復旺主編的《中國美學範疇辭典》主要以蔡鐘翔主編的中國美學範疇叢書為基礎,以精簡的形式更全面地反映中國美學的範疇體系,字數上超出《中國古典美學辭典》達9萬之多;而林同華主編的《中華美學大詞典》則著意“以宗白華先生倡導和奠基的中國審美文化和審美理論為特色,表達中華民族地大物博、山川俊美、思想豐富、歷史悠久的文化結構”[3],力求全面反映中國美學史。由此,把美學史看成審美文化史、審美理論史、技術美學史以及藝術審美史之四者綜合,從文化學的角度來研究中國美學,極力凸顯中華民族豐富的審美文化遺產以及當代的審美文化碩果。範圍之廣、篇幅之巨,均遠超前人。
  
  二
  
  當代中國的美學辭典,其編排體例一直註重信息檢索的速率以及信息利用率。這既表現在條目編排常按學科體系分為基本理論、中國美學、西方美學以及具體藝術門類等各個部分,也表現在同時設置部首索引和音序索引,兼顧專業研究者和普通的美學愛好者的使用需求。所不同者,是總體信息含量的大小以及辭典編纂背後所隱含的學術理念、學術觀點,而這直接影響到內容的篩選範圍以及對詞語、命題的解釋。可以說,美學辭典在當代中國的發展歷程,其實也濃縮了中國當代美學在這近30年間的學術進程。
  譯介第一部國外美學辭典時,中國美學處於十年內亂之後的復蘇期。那時候的美學研究、審美活動似也負有解放思想的重任,人們亟需一本像樣的美學辭典作為明辨美醜、探究美學問題的指南。但《簡明美學辭典》只收常用美學詞語235條,顯然篇幅過小且不能面對當時中國的現實問題,由此遂有《美學辭典》應運而生。後者只重點收錄有重要地位的美學家、流派、專著以及在某個藝術領域對美學有重大貢獻的人物,還有一些常用美學術語,而忽略在世的學者及其著作,所以全書只有673個詞條。
  此後十年,進入美學辭典編纂的高峰時期。所出辭典中,—部分是供中等以上文化水平的讀者和廣大美學愛好者參考查用的,另一部分則兼顧學術性與知識性,並積極吸收美學研究的最新成果。美學研究的學術進程,在此得到更加集中的展示。姑舉其中幾例:
  其一,對西方美學的認識逐步深入。《美學辭典》問世時,國內學者對西方美學的一些最新成果還了解不多,諸多條目(如“結構主義”、“信息論美學”、“接受美學”等)都屬較早引進的西方學說,且對這些概念的剖析也尚不深入。該辭典對於西方自古希臘至當代的所有美學思潮、藝術流派,僅以38個術語條目和151個人物條目作扼要介紹,對20世紀西方美學的闡釋尤顯薄弱,甚至對於當時西方美學界正在發生的從文學研究到文化批判的轉向,竟然只字未提。這些都與西方美學的實際情形不大相稱。
  蔣孔陽主編的《哲學大辭典•美學卷》中,與西方美學相關的條目有近700個,更別說在“美學原理”部分還有專門介紹。該辭典所涉範圍既有時代、思潮、流派,也有學說、術語、人物、著作,此外還有美學會議、研究機構以及相關學術刊物,視野已經大大拓展。
  出版於1996年的《當代西方美學新範疇辭典》,雖將篩選範圍框定在20世紀初到七八十年代,而且是當代西方美學領域中業已成熟的22個流派,但各類術語與命題達到480多條,總字數達64萬。對於這些學派常用術語的辨析多能厘清其來龍去脈,甚至勾勒其在特定語境中的特定用法及含義。這為學界同人研習當代西方美學提供了很好的參考。編纂者之所以能掌握這麽多材料,很大程度上是因為80年代以來美學界大膽引進、譯介了數以百計的當代西方美學名著,且有《美學譯文》《世界藝術與美學》等叢書或期刊相繼譯介了許多當代西方美學資料。
  其二,對中國古代美學資源進一步開掘。如前所述,國人撰寫的第一部美學辭典,對於中國古代美學資源並未予應有的重視,雖然也涉及一些中國美學術語,但無論是內容的篩選還是概念的辨析,都顯得視野狹窄或闡釋簡略,尤其是對《周易》中的美學思想未能充分開掘。《哲學大辭典•美學卷》則收錄與中國美學相關的名詞、學說條目將近440條,人物、著作、刊物條目300多條,對於“拙”、“自然”、“觀物取象”、“立象以盡意”、“才膽識力”等此前人們重視不夠的範疇或命題都有論及。
  至於《中國美學範疇辭典》,因為有中國美學範疇叢書作基礎,故能集眾家之長,對中國美學的諸多概念都能作出沿波討源的辨析,譬如其中的“妙悟”、“雄渾”、“自然”、“文質彬彬”等。但該書在編排上卻將範疇和命題混在一起,以致或多或少消解了範疇的普適性與命題的情境約定性之間的差異。
  其三,將馬克思主義美學向前推進。國人對馬克思主義美學一直非常重視。20世紀初期,馬克思主義美學思想就已介紹到中國。60年代,學界曾圍繞《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展開了廣泛而熱烈的討論。十年動亂期間,學術研究空寂,而80年代又恢復既往的討論,並且學術研究開始走向多元化、多樣化的發展道路。“有的繼續向‘反映’論深化,有的向‘藝術生產’發展,有的向‘主體論’拓展,有的向‘形式論’努力,有的向心理學逼近,有的向‘讀者反映和接受理論’靠攏,有的著意在‘批評方法’和‘術

語概念’上翻新。”[4]在眾多的討論中,學界對於“美的規律”、“尺度”等核心概念也提出了不少新的見解,這些情形在美學辭典中也有反映。例如,《美學辭典》僅對馬克思、恩格斯、列寧等人的思想作扼要介紹,但對其中的“尺度”、“物化”等核心概念並沒涉及;《哲學大辭典•美學卷》則不僅介紹了馬克思主義美學的主要人物及經典著作,而且對其中的“尺度”、“物化”、“美的規律”等詞不光有詞源學上的考證,還著重介紹了國內學者在這方面的研究成果。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三
  
  20世紀90年代中後期以來,美學界普遍感到美學研究已經進入高原狀態,很難再有多少實質上的推進。中國文論的“失語癥”以及古代文論的現代轉化,成了學界普遍擔憂與熱議的話題,雖然問題的提出常從“文論”著眼,但誰也不能否認同樣的問題也存在於美學領域。
  在此大背景下,美學辭典編纂熱也逐漸降溫,十年間的出版數量只及前一個十年的一半,並且其中對於西方美學部分,除了更多的知識性介紹以外,在學理上的推進並不讓人樂觀。對中國美學資源的進一步開掘,則是這段時間的突出成果,而這當以《中華美學大詞典》的編寫為主要標誌。
  該詞典初版於2000年,兩年後再版。不僅在篇幅上遠超此前任何一部美學辭典,而且在內容的選擇上也有不少新的舉措,其中尤其引人註目的是對民族資源的重視以及對審美文化之邊界的拓展。以往的美學辭典,不論是中西合璧的還是專論中國的,一直都著眼於正統的、主流性的作品、概念和思潮,而對民間的和少數民族審美文化中所呈現的積極因素重視不夠,《美學辭典》雖然也涉及民間藝術,但僅有幾個詞條。90年代中後期關於“失語癥”的那場廣泛而熱烈的爭議,使美學界深刻認識到華夏美學資源的寶貴之處。唯有最大限度地開掘出本民族的美學資源並對它們加以現代的整理與闡釋,才能使中國美學具有自己鮮明的族群色彩。這既是剖解中國文論“失語癥”這一難題的上佳途徑,也可將古代文論、古代美學的現代轉化落到實處。出於以上考慮,編者在美學辭典中大力搜羅中國古代與現代、廟堂與民間、人文與自然、漢族與少數民族等等各類美學資源,並賦予美學研究以文化研究的品性以致走向“審美泛化”的做法,也就顯得很自然了。該辭典的美中不足之處,在於對美學人物的選擇略嫌寬泛。
  
  四
  
  美學辭典在中國,可以說曾經經歷了一段饒有意味的歷程。編纂初期,以譯介起家;此後的繁榮,多停留於知識性與學術性的復雜糾葛之中;再後的降溫,也是美學研究由熱到冷的真實顯現。以美學辭典的編纂為切入點,來展示甚或回顧中國當代美學的學術進程,這既非最佳視角,也非筆者能力所及。因為中國當代美學的實際進程,要遠比前面所說的復雜。
  單就改革開放之後的近三十年來說,這是新中國建立以來中國美學研究成就最為卓著的時期。這突出表現在以下幾點:“在美學思想的立足點上,加強了對馬克思《巴黎手稿》的美學問題的研究和討論;在學科的問題空間上,除了引入五六十年代美學大討論中懸而未決的問題外,進一步擴大到審美心理、審美教育、審美範疇、審美文化等問題;在研究範圍上,除積極推進美學原理的建設外,大大拓展了西方美學史研究的廣度和深度,開辟了中國美學史研究的新領域,同時,文藝美學、心理學美學、接受美學、當代人類學美學等新學科也逐步得到健全和發展,建築美學、服裝美學、企業美學、醫學美學、影視美學、都市美學、生態美學、計算機美學等新課題也越來越引起廣泛的關註和深入的探索;在學術層次上,近年來開始延伸到對‘實踐美學’的反思乃至於對學科合法性等問題的思考,顯示出元美學的某種理論氣質,展現了百家爭鳴、多元發展的學術格局。”[5]在新世紀,更有“日常生活的審美化”、“環境美學”以及美學的邊界問題等層出不窮的新論爭。如此異彩紛呈的學術進程,不一定每次變換都能在美學辭典中留下印記。所以,以美學辭典的編纂為視角來展示或回顧,註定會遺漏一些重要信息。
  至於美學辭典編纂中的是非成敗,也很難有一定的標準來加以衡量。是追求大而全,還是追求小而精?是追根溯源雜列眾說,還是舉其大要點到即止?這中間的“度”實難把握。此外,對於美學術語與範疇的每次解釋都是一種新的闡釋,這中間也沒有標準答案或最佳操作範式。其魅力在此,其教訓也恐在此。
  但不管怎麽說,美學辭典曾在中國美學的當代進程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這不僅表現在普及美學知識,使對於審美活動的思考深入到大眾當中,也表現在促使學界對整個學科的基本問題、學科體系都進行一番深入追問。這中間既有經驗也有缺憾,有時候是因為編者所處時代資訊不夠通達而導致,有時候則是美學辭典作為工具書囿於自身的學術品性而不能隨意追趕熱點問題而造成。但更多的是因為辭典編纂背後的理論支撐出現了這樣或者那樣的問題。美學辭典編纂中所存在的問題,其實只是美學自身的發展困境之縮影而已。
  不過從另一個角度說,審美對象的繁復性以及審美意識的不確定性與美學辭典的科學性、明晰性之間,向來有著不大容易協調的難題。尤其是在當今,隨著信息傳遞的日益便捷與媒介多樣化,審美風尚時時更新,審美觀點與審美趣味也日新月異。審美活動雖然在日常生活中向更廣闊、更深入的範圍滲透,但美學研究已經成為越來越少的堅守者所願意思考的問題。在此背景下,再去編寫一部知識介紹性的美學辭典,似乎意義已經不像二十多年前那樣重要。今後的美學辭典,似乎應在學術的深刻性上以及更深入地開掘中國民族與民間的美學資源方面下力氣,而網絡化時代也為新型的美學辭典之編纂提供了不少便利。相信不久的將來,就會有各式各樣的美學資源數據庫,其信息含量之豐富、檢索方式之便捷都超越於以往時代,那應該是一種嶄新意義上的“美學辭典”。
  
  附 註
  [1]?本文所說的《美學辭典》,均指王世德主編的《美學辭典》(知識出版社1986年出版),並非A.A.別利亞耶夫等的《美學辭典》(東方出版社1993年出版)。
  [2]?周來祥,王傑.一件很有意義的工作:評《中國古典美學辭典》.學術論壇,1992(3).
  [3]?林同華主編.中華美學大詞典.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2002.
  [4]?馬馳.艱難的革命: 馬克思主義美學在中國.北京:首都師範大學出版社,2006.
  [5]?鄭元者.上海美學研究發展報告(1978-1998)∥鄭元者.美學心韻.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美學辭典與中國當代美學的學術進程》其它版本

美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