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與理性——托馬斯·阿奎那的哲學與宗教

論文類別:哲學論文 > 西方哲學論文
論文作者: 趙文叢
上傳時間:2010/11/4 13:03:00

  論文關鍵詞:托馬斯 亞裏士多德 神學體系
  論文摘要:托馬斯·阿奎那所處的時代,正值亞裏士多德著作全面引入西方。亞氏哲學的嚴謹邏輯和科學精神令西方學界視野開放,而托馬斯以其卓異的睿思,在理論上對新哲學做出具有深刻遠見的反應,即對教義和哲學做出新的大綜合,構建了全新的神學體系。
  在托馬斯·阿奎那的思想中,神學思想的核心--潔仰與哲學的思想核心—理性不可避免的會發生碰撞,產生火花。他很少被迫屈從來自教會權威方面的反哲學的傾向。作為一個基督徒,他直接采用哲學,因為當時哲學己是所有神學學者必須具備的知識.雖然托馬斯·阿奎那把亞裏士多德哲學奉為自然真理的最完善表達,並把它看作是最符合基督教真理的哲學,但通過在內容和精神上對這一哲學加以改造,托馬斯·阿奎那才足以能使它與基督教的信仰協調起來。。以下將據托馬斯·阿奎那的具體思想來分析其體系中的信仰與理性
  一、本體論
  傳統本體論的主題是存在本身,或作為存在的存在,托馬斯·阿奎那對於存在的分析具有哲學與神學的多層含義。
  托馬斯·阿奎那采納了亞裏士多德的潛能與實現,質料與形式,四因論等原理,卻獨立地發展出一套存在與本質的學說。世界是實體的綜合,一起實體處於生滅變化之中。質料是潛能,形式是實現,變化是潛能的實現。萬物不能自存,亦不能自行變化,變化來自外力。一個實體收到正在實現中的其他實體的作用,本身潛能才能實現為新的實體,即變化。本質與存在的關系猶如潛能與實現。本質是一實體所以為該實體的本性,包括質料和形式。從而任何實體的存在與本質皆為可分,其本質中不包括存在;存在是實現,而不是一種狀態,是一切所作的實現。就是說存在的實現是一切現實性食物按其本性充分地實現了它的潛能。存在既不是狀態,也不是性質或屬性:存在的這種性質,決定了邏輯意義上存在先於本質。在神學上,他的這個命題深化了《聖經》中上帝的名。將本質與存在的可分性絕對化。而且以一種新的形而上學之普遍性理論來深化基督教信仰的理解。《聖經》中上帝的名是“存在”。
  二、自由意誌
  根據奧古斯丁《懺悔錄》中的回憶,早期他曾崇拜西塞羅,悉心研究柏拉圖和亞裏士多德的哲學,陷入懷疑主義而難以自拔,終於在386年板依了基督教.。在奧古斯丁的思想轉變過程中,惡的問題是一個關鍵問題,他為了解釋上帝與惡的關系,引入了自由意誌論:惡是人的自由意誌的選擇.
  而托馬斯.阿奎那也對自由意誌進行了闡述.他認為意誌是“理性的欲望”,意向是理性運作的行為。如果內在的原理不僅是自然運動,而且是有目的之運動,則必須對該目的有一定。認識。意向性行為以理性知識為前提,人類對目的物有獨立的認識,並將目的與手段聯系起來加以完整理解,此為理性動物所特有。主體的自我意誌在人類中屬於第一原理。而上帝是世界包括人類意誌的終極原理。上帝推動人類意誌的方式是,創造人類及其意誌,創造和提供感官欲望的對象物,導致人類體內的變化乃至推動人類意誌本身。。並且認為理性永遠先於意誌。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三、自然法
  托馬斯·阿奎那主義是《聖經》的信仰與亞裏士多德的哲學之間的綜合,而托馬斯·阿奎那的自然法學說則是這種綜合在道理和政治方面的最好範例。作為一種自然法則,自然法享有理性,而不完全歸結為上帝的意誌。它作為一種法,顯然也以上帝的意誌為依據,因為·它的動力來自於上帝的意誌。宇宙的主宰是上帝,其治理便是神法或永恒法,萬物參與永恒法,按各自的本性,超目的方向運作.人類是理性動物,以其理性參與自然法,永恒法使人類具有朝向終極目的而發展其潛能的天然傾向,理性對此自省而頒布的道理律令,即自然法。

  自然法構成了兩個方面之間的中間型態,一個方面是非宗教的哲學傳統的自然正義學說,另一方面是非哲學的宗教傳統的唯意誌註意。歸根到底表現為《聖經》的創世說與哲學關於世界永恒的學說之間的對立。托馬斯·阿奎那試圖克服兩個立場之間的對立,其方式不是把神創世界的概念歸之於異教哲學家,而是極力主張亞裏士多德為論證世界的永恒性所提出的理由至多只是偶然的.他認為創世說的最終的實質意義,不在於世界在過去某一時刻的產生,而在於一切事物的存在從根本上都依賴於上帝。。人類的終極幸福不是一般的快,而是通過理性認識上帝。
  四、理學
  托馬斯·阿奎那是在奧古斯丁和亞裏士多德之間進行綜合,而創造一種精微的幸福論的基督教倫理學。奧古斯丁心中人類處境是既經墮落的罪人。理性與意誌己經蒙垢,只能在罪中抉擇。人雖然追求幸福,但卻不知道永福。而亞裏士多德分析的是自然人即人類行為的目的是為了得到幸福。托馬斯·阿奎那則在幸福論的構架上,建立一種新型的基督教倫理.
  在《反異教大全》中,托馬斯·阿奎那詳盡地解釋了人類必然以永福直觀為終極目的.首先,一切受造物,作為動因,皆朝一定目的運作。其次,一切動因的運動皆為達到一定的善或益。對於欲望,目的是滿足。對於生命,目的是保存和延續生命。趨善和避惡,性質相同。凡運動者之運動,皆是由潛能至實現,是完成,故是善。因此萬物皆以善為目的.上帝是最高的善,所以上帝是一切善的因.而善又是萬物的目的,所以萬物以上帝為最終目的。。
  五、結語
  對於生活在信仰時代的虔敬之士,存在即信仰,上帝即理性,本來沒有矛盾.盡管在中世紀的各個時期都有神學的論戰,而論戰的一方大抵更錢掉以理性和邏輯為依據,然而卻不曾有人沈重地感到理性壓抑存在,仿佛非搗毀理性便不能聲張生命.在信仰的時代,理性與存在統一於人性與生命本身。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信仰與理性——托馬斯·阿奎那的哲學與宗教》其它版本

西方哲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