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析《導言》的理論內涵

論文類別:哲學論文 > 西方哲學論文
論文作者: 宋朝龍
上傳時間:2010/11/10 13:12:00

  論文關鍵詞:理論內涵;落後國家;社會主義道路
  論文摘要:傳統看法認為《<黑格爾法哲學批判>導言》的理論內涵在於:第一,表述了無產階級作為舊制度的破壞者和新制度的創造者的歷史使命的思想;第二,闡述了先進理論的革命作用。本文認為這兩個方面不足以揭示《導言》的理論內涵。《導言》的真實內涵在於,馬克思在這裏第一次探討了落後國家的社會主義道路。除了上述兩個方面之外,《導言》還從革命對象的特殊性、資產階級的特殊性等角度深入分析了落後國家走社會主義道路的實際可能性。

  《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一卷卷首說明從兩個方面概括了《<黑格爾法哲學批判>導言》(以下簡稱《導言》)的理論內涵。第一“馬克思力求指出人類從各種形式的壓迫下獲得徹底解放的途徑並論證共產主義革命的必然性。他指出,無產階級是能實現這種變革的社會力量,無產階級把自己從壓迫下解放出來,也就必然推翻剝削制度的一切基礎,從而解放人類。這樣他就第一次表述了無產階級作為舊制度的破壞者和新制度的創造者的歷史使命的思想。”第二,《導言》闡述了先進理論的革命作用。強調無產階級的革命性,強調理論的意義,這確實是《導言》的重要內容,但《導言》不是在一般意義上探討無產階級的革命性和先進理論的能動性,而是在對落後國家社會主義道路的探索中來揭示這兩個方面的重大意義的。《導言》的真實內涵是,馬克思在這裏第一次探討了落後國家的社會主義道路。馬克思當時有兩個出發點,第一個是理論的出發點,第二個是當時德國現狀的出發點。首先讓我們分別分析一下這兩個出發點。
  在理論上,《導言》繼承並引申了對宗教的批判。費爾巴哈認為宗教是人的本質的外化,是人把自己的類本質、把人類的優點集合起來,使之對象化為一個獨立的主體,這就是上帝;因而上帝的本質實際上就是人的本質,人因為理性的迷誤,反過來把自己的本質看成是上帝的本質。因而對宗教的批判就歸結為把人的本質歸還給人。但費爾巴哈所謂人的本質,就是人的抽象的、類的統一性。這種把人的本質歸結於抽象類本質的觀點,並沒有觸及宗教的根源,即世俗世界的矛盾和分裂。在《導言》中,馬克思把人的本質歸結於現實的社會關系。馬克思說:“人並不是抽象的蟄居於世界之外的存在物。人就是人的世界,就是國家,社會。這個國家、這個社會產生了宗教,一種顛倒的世界意識,因為它們就是顛倒的世界。宗教的本質找到了,反宗教鬥爭的意義也就深化了。馬克思認為,反對宗教不是為了拯救迷誤了的理性,而是為了反對“以宗教為精神撫慰的那個世界”,“廢除作為人民虛幻幸福的宗教,就是要求人民的現實幸福。要求拋棄關於人民處境的幻覺,就是要求拋棄那需要幻覺的處境。於是,對天國的批判就變成對塵世的批判,對宗教的批判就變成了對法的批判,對神學的批判就變成了對政治的批判。這些批判應該“使人能夠作為不抱幻想而具有理智的人來思想,來行動,來建立自己的現實性;使他能夠圍繞著自身和自己的現實的太陽旋轉。”在馬克思看來,對宗教的批判最終歸結為人是人的最高本質這樣一個學說,從而也歸結為這樣一條革命結論:必須推翻那些使人成為受屈辱、被奴役、被遺棄和被蔑視的東西的一切關系。這即是所謂實現“人的解放”的任務。
  那麽,當時德國的現狀是什麽樣的呢?在歐洲,德國一直是個較為落後的國家。內部四分五裂,邦國林立,諸侯間戰爭不斷,對外則是列強的逐鹿場所。直到18世紀末,德國還基本上是一個農業國,只有一些生產方法陳舊落後的小手工業。沒有統一的國內市場,又遠離世界貿易的通道。容克地主在政治上實行蠻橫的半家長式的封建統治,市民社會只能在封建生產關系的縫隙中求生。到了”世紀30年代,在法國大革命和英法工業革命的刺激下,德國資本主義經濟開始有所進步。但封建生產關系還嚴重地阻礙著資本主義的發展。德國還處在資產階級民主革命的前夜。用馬克思的話來說,在法國和英國行將完成的事在德國才剛剛開始;這些國家在理論上反對的,而且依舊當做鎖鏈來忍受的陳舊的腐朽制度,在德國卻被當作美好未來的初升朝霞而受到歡迎;那裏,正在解決問題,這裏,矛盾才被提出;在法國,只要有點什麽,就能占有一切;在德國,只有一無所有,才不致失掉一切。
  可見,馬克思當時的這兩個出發點之間出現了重大的矛盾。在理論上,當時已經提出了“人的解放”的任務,而在德國的現實生活中,連資本主義都還是尚待爭取的任務。馬克思明確地意識到了這兩個出發點之間的差距。他說,理論的實現程度,決定於理論滿足需要的程度。徹底的革命只能是徹底需要的革命,而這些徹底需要的產生,看來既沒有任何前提,也沒有必要的基礎。他進一步指出,光是思想竭力體現為現實是不夠的,現實本身應當力求趨向於思想。但是德國在理論上已經超越的階梯,它在實踐上卻還沒有達到。它怎麽能夠一個筋鬥就不僅越過封建主義的障礙,而且越過它首先應該作為目標來爭取的資本主義的障礙呢?馬克思自問道:“德國能不能實現有原則高度的實踐,即實現一個不但能把德國提高到現代各國的正式水平,而且提高到這些國家最近的將來要達到的人的高度的革命呢?”這個問題的實質就是:德國的革命能不能跨越資本主義而轉人社會主義革命。《導言》的論述正是針對著這個問題展開的。馬克思從以下幾個方面回答了這個問題:

  第一,理論的能動作用。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質的力量只能用物質的力量來摧毀;但是理論一經掌握群眾,也會變成物質力量。哲學把無產階級當作物質武器,無產階級把哲學當作精神武器。二者的結合將使德國革命達到人的革命的高度。德國在歷史上就是一個理論革命比較徹底的國家,這個優勢還會繼續發揮作用。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第二,革命對象即德國各邦政府把現代國家的文明缺陷和舊制度的野蠻缺陷結合起來了,因而革命的水平就應該提高到一個更高的水平上。馬克思說,“德國只是用抽象的思維活動伴隨著現代各國的發展,而沒有積極參加這種發展的實際鬥爭,那麽從另一方面看,它分擔了這一發展的痛苦,而沒有分享這一發展的歡樂和局部的滿足。有朝一日,德國會在還沒有處於歐洲解放的水平以前就處於歐洲瓦解的水平。這裏所謂“歐洲解放的水平”實際上指的就是資產階級革命,而歐洲瓦解的水平也就是資產階級社會的瓦解。馬克思的意思是說,德國在面臨資產階級革命所要解決的那些問題以前,就要面對解決由資本主義的發展所導致的問題。用現在的話說,就是在資產階級革命還沒有完成的時候,社會主義革命就會提上日程。那麽為什麽會這樣呢?馬克思指出,在德意誌民族的神聖羅馬帝國可以看到一切國家形式的罪孽。這個空前未有的折中主義又得到國王的保證,這個國王扮演著一切角色—封建的和官僚的、專制的和立憲的、獨裁的和民主的。也就是說,德國政府不僅是封建主義的舊障礙,而且因為吸收了資本主義的因素而把新的障礙也綜合到自己身上了,因而這種障礙就不再是一種特殊的障礙,而變成了一般的障礙。因而如果不摧毀當代政治的一般障礙,就不可能摧毀德國的特殊障礙。在德國,不消滅一切奴役制,任何一種奴役制都不可能消滅;德國不從根本上開始進行徹底的革命,就不可能完成革命。馬克思據此認為,德國惟一實際的革命就是社會主義革命,用當時的話來說就是,德國惟一實際可能的解放是從宣布人本身是人的最高本質這個理論出發的解放。
  第三,資產階級已經不能領導革命。馬克思當時把資產階級革命叫做純政治革命,而把社會主義革命稱作徹底的革命或者普遍的解放。在馬克思看來,資產階級要想取得革命的領導權,需要有兩個條件。首先,資產階級和市民社會其他階層的利益對立還沒有充分發展起來,因而它還能作為整個市民社會的總代表。其次,資產階級必須是處在革命的上升期。它必須在一瞬間激起自己和群眾的熱情。在這瞬間,這個階級和整個社會親同手足,打成一片,不分彼此,它被看作和被認為是社會的普遍代表。在這瞬間,這個階級本身的要求和權利真正成了社會本身的權利和要求,它真正是社會理性和社會的心臟。但是,德國的資產階級不處在這樣的地位。首先,在德國,資產階級還沒有發展起來的時候,它與無產階級之間的對立已經發展起來了;它剛剛卷人同貴族的鬥爭就卷人了同無產者的鬥爭;資產階級還不敢按照自己的觀點來表述解放思想,而社會情況的發展以及政治理論的進步已經說明這種觀點是陳舊的了。其次,德國資產階級非常軟弱。德國資產階級缺乏那些徹底、勇敢、尖銳、無情,缺乏和人民心胸相同的開闊的胸懷,缺乏鼓舞物質力量實行政治暴力的感悟,缺乏革命的大無畏精神。因而,德國資產階級已經不能成為革命的領導者了。
  第四,無產階級革命地位的加強。德國革命的實際可能性就在於形成了一個特殊階級即無產階級。這是一個被徹底的鎖鏈束縛住的階級,一個表明一切等級解體的階級;它不是同德國國家制度的後果發生片面矛盾,而是同它的前提發生全面矛盾;它本身表現了人的全面喪失,並因而只有通過人的全面恢復才能恢復自己;它若不從其他一切社會領域解放出來並同時解放其他一切社會領域,就不能解放自己。無產階級的這種社會地位決定了它必然會在未來的革命中處於領導地位。
  馬克思由此得出結論:德國革命不可能是法國革命那樣的部分的、純政治的革命,而只能是徹底的、全人類的革命。在法國,部分解放是普遍解放的基礎,在德國,普遍解放是任何部分解放的必要條件;在法國,全部解放應該由逐步解放的現實過程產生,在德國,卻應該由這種逐步過程的不可能性產生。在德國,不消滅一切奴役制,就不可能消滅任何一種奴役制,不從根本上開始進行革命,就不可能完成革命。
  綜上所述,《導言》的意義在於馬克思第一次探討了落後國家和社會主義的關系,雖然有些問題還是在抽象的概念之下來表述的。聯系後來的社會主義運動來看《導言》,其理論意義就顯得更為突出。馬克思關於理論的作用,是後來列寧的灌輸論以及毛澤東從思想上建黨的理論先驅。馬克思認為德國把現代世界的文明缺陷和舊制度的野蠻的缺陷結合起來了,這和斯大林對沙皇俄國的論述何其相似。馬克思認為德國資產階級因為自己的軟弱、因為自身和無產階級的對立已經不能擔負革命使命的思想不僅為1848年革命所證明,更為後來的俄國革命和中國革命所證明。人們通常把對落後國家社會主義道路的探索追溯到《共產黨宣言》中的“德國的資產階級革命只能是無產階級革命的直接序幕”,但實際上,《導言》對這個問題已經作了相當豐富的論述。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論析《導言》的理論內涵》其它版本

西方哲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