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權利原理還是道德烏托邦?——論析盧梭契約論中的平等自由主義思想

論文類別:哲學論文 > 西方哲學論文
論文標簽:政治教育論文 思想教育論文 思想教育論文
論文作者: 談際尊
上傳時間:2010/11/26 16:32:00

  [論文關鍵詞]盧梭;社會契約;平等;自由;政治權利;道德烏托邦
  [論文摘要]盧梭契約論思想同時擁有破壞性與建設性雙重特性,這使得人們對盧梭產生了兩種迥然有別的評價。要客觀地評價盧梭就必須重新檢討其思想遺產,特別地審視其影響深遠的契約論中的平等自由主義思想,清理蘊涵其中的主旨和價值原理。我們發現,只有體味盧梭著述的初衷才能明白其理論的指向:盧梭契約論在於考察人類社會生成的過程,建立政治制度運作的社會機制,確立自由與平等的價值原理;其契約論的目的在於通過引入道德觀念建構政治權利原理,平等的自由主義應被看成是政治運作的法則而不是道德烏托邦。

  在西方思想史上,似乎很少有人會像盧梭那樣受到迥然有別的雙重評價。康德對盧梭推崇備至,以至於不惜將最華美的頌詞獻給這位思想上的啟示者:“我要反復閱讀盧梭的書,一直讀到他書中詞句的美不再攪動我的心靈為止。只有到這時候,我再讀他的書,才能從理性上領會他書中的意思。“康德承認,這個他稱之為“道德世界的牛頓”的人——盧梭對其影響是根本性的、奠基性的和方向性的,他使之明白了在純粹思維的追求之上還有人的尊嚴和人權。但在其同時代中的學者看來,盧梭並不配擁有如此崇高的地位,伏爾泰在閱讀了盧梭贈送的著作之後就回信挖苦道:“先生,我收到了你反對人類的新著,我感謝你。沒有人會動用如此心力來教唆人類返回動物狀態。讀尊著,使人渴慕四腳爬行。謝天謝地,我遺忘這種習慣已經六十多年了。對於熱衷於啟蒙運動的旗手來說,伏爾泰根本不屑於盧梭祀人憂天的言論,因為其時人類需要的是心智的啟蒙、清明的理性和強大的國家,而不是再度返回到混沌、愚昧和無組織的蒙昧狀態中去。那麽,同是一個盧梭,何以受到人們截然不同的評判呢?也許只有通過閱讀其著述,特別是重新解讀構築起盧梭主體觀念之基石的契約論學說,我們才能窺見之所以導致這樣兩種相反評判的緣由。
  一、盧梭的思想遺產:建構性的還是破壞性的?
  要對盧梭進行客觀的評價,就不得不認真檢查其思想遺產。一般認為,盧梭對後世產生重大影響學說主要是其契約論思想,其間關涉這麽幾個問題:科學、藝術與道德關系的命題、自然狀態的觀念、“道德理想國”的政治理念以及作為啟蒙運動異類的盧梭等。(1)盧梭在其平生第一篇論文《論科學與藝術》中提出了一個頗為驚世駭俗的觀點:科學與藝術的重建無助於社會道德的醇化,為此拉開了其契約論運思的帷幕。這一觀點在當時引起了軒然大波,不僅遭到了當時大多數學者的反對,據說連波蘭國王也加入到反對盧梭的行列之中,他們一致指責該論調是聳人聽聞的怪論。但現在人們倒是普遍將之看成少有的真知灼見,認為其至少提供了一種獨特的理解人類文明復雜進程的新思路,非常難能可貴。如今,這一命題經常在論證科學與倫理乃至物質增長與文明發展之間關系時加以發揮。(2)在盧梭聲名鵲起的時候,他又發表了第二篇論文《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礎》,進一步解答了之所以提出上述命題的原因。該文指出,人類從自然狀態向社會狀態的過渡導致了不平等的產生,而且人類迄今為止所經歷的一切階段不是減少而是越來越加深這種不平等,因而一切社會性的努力(當然包括科學與藝術)都不能使人類走出這一困境,人類只有在自然狀態下才能享有真正的自由和平等。這個觀點似乎能夠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人們對“科學與藝術”命題的誤解,但還是不可避免受到了一些社會主流思想家(如伏爾泰)的責難,畢竟返回到原始狀態的設想確實令人匪夷所思。然而,我們有理由推測到,盧梭同時代的人們可能誤會了他的意思,其實這位備受誤解的哲人所做的眾多答辯亦頗能影射出他對這些人蓄意歪曲其論題的無奈之情,畢竟人們對於他考察社會生活所采用的思維方式不是十分了解,怎麽能夠將理論假設當作事實來對待呢?(3)自然狀態雖好,但人類既然邁進了社會就無法回頭;重要的不是沈浸在對美好自然狀態的回憶之中,而是要勇於面對社會的現實來規劃人類的前景。“道德理想國”被認為是盧梭繼柏拉圖“理想國”之後的又一大創造,不幸的是,柏拉圖構想的理想國還沒有哪一位“哲學王”來得及踐履,而盧梭的道德理想國卻由雅各賓黨人迫切地付諸實施了。後人在檢討盧梭同法國大革命之間關系的時候,不僅發現其對不平等和現實專制制度的批判以及對自由平等社會的設想建基在純粹道德境界之上,而且驚人地找到了他極富道德意味的社會理想與革命者制造恐怖殺戮有著因緣關聯,盧梭對革命時期的恐怖事件難脫其咎。(4)鑒於盧梭極具原創性的理論,且必定與當時主流啟蒙思想家多有抵梧,人們遂將之視為啟蒙運動的叛逆者。在形形色色的後現代話語中,盧梭的這一形象都能夠得到普遍的接受,特別在批判“進步觀念”的時候,他的一些頗具感傷色彩的言辭還經常地被援引。盧梭的這種角色同其提出科學、藝術與道德關系的命題時的角色是一致的,只是顯得更為厚重一些。
  顯然,盧梭作為當時社會現實的批判者是破壞性的,即便是作為一個純粹知識分子的角色亦不為主流社會所容,致使其學說屢遭受貶損,最後難免落人邊緣化的命運。然而,在今天看來,盧梭又是不朽的,不受歡迎並不意味著其思想就沒有建設性的貢獻,來自各方面的批評、責難甚至低毀不但沒有清除盧梭的身影,反而使之影響更大了。根本原因就在於,作為偉大啟蒙運動的不和諧音符,雖然盧梭眼力所及之處皆呈現出腐朽的氣息,荒謬的社會制度處處維護著權貴和富人的利益,但他始終相信通過制度上的矯正和創新,一個良好的社會能夠得以建立起來,人人充分享受到自由和平等並非不可能。無論從《論科學和藝術》、《論人類社會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礎》、《社會契約論》到《愛彌爾》等一系列著作,還是從“科學、藝術與道德的背反”、“自然狀態”、“道德理想國”到“啟蒙運動的叛逆”等這些引起爭議的問題,盧梭都沒有失卻這份信心。因此,盧梭活在我們心中的形象,就不單單是一個與社會現實格格不入的叛逆者,也不僅僅是一個帶有濃厚浪漫主義氣質的道德學家,而是一個充滿了憂患意識的社會建設者。警惕其學說中的道德理想主義色彩,正視其提出的向題,提取其理論建設性中的積極因素,或許是我們今天對待盧梭思想遺產的應有態度。
  二、盧梭契約論自由理念的確證
  考察人類社會生成的過程,建立政治制度運作的社會機制,確立自由與平等的價值原理,構成了盧梭契約論的理論框架。正是在這裏,人們對盧梭所發出的批評之辭毫不吝音,這些批判言論幾乎涉及盧梭契約論的所有方面,從其預設前提到演繹出結論的方法、從自然狀態進人到社會狀態的求證過程、從對黑暗現實的揭露到社會理想的構築等等,無一不被反復進行過清算。然而,就像盧梭本人客觀地評價其理論先驅霍布斯指出的那樣,正因為霍布斯著作中充滿了真理,他才遭受了那麽多的批判;由盧梭引起的爭論與批評也只能作如是觀。實際上,經過細心的檢討,我們發現盧梭的契約論雖然帶有濃厚的理想色彩,但其理論勇氣以及對人類前景的幽思不但不是不痛不癢的道德說教,而是對人類社會秩序的天才構思;這是一種“知其不可而為之”的決心,也是一種“舍我其誰”的信心。雖然盧梭最終要達到“平等的自由”的社會理想過於樂觀了,但正是這種建基於現實批判基礎上的展望推動了人們的創造性活動,不然,所有對盧梭的肆意低毀和熱情洋溢的贊揚都無法得到理解。
  1.人類社會的生成論診釋
  契約論首先必須遭遇人類社會賴以建立的合法性基礎這一重大問題,盧梭是以批判精神進人該論域的:“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卻無往不在枷鎖之中。自以為是其他一切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隸。”‘這種社會秩序是如何得以合法地形成的?盧梭認為是約定,是人們之間相互約定的結果。也就是說,人們這種糟糕的不自由的生存處境並非自然地形成.任何人對於自己的同類都沒有天然的權威;也不是使用強力的結果,因為人們可以依靠強力剝奪他人的自由,他人也就同樣運用強力奪回屬於自己的自由,況且強力下的服從並不是出於自由意誌,不能構成義務,而缺乏義務感是無法形成社會秩序。可見,普遍的現實狀況肯定得到普遍的認同,只有某種形式的約定才能解釋這種現象,即只有從契約論的視角,社會的生成和發展才能獲得合理的解釋,人們享有不可剝奪的自由基本權利的道理才能夠得以澄清。
  不難發現,盧梭契約論主要地關涉人、自由、道德與社會等幾個關鍵同,它們之間被結合在一起:從自由界定人和人性,將自由等同於道德,進而視社會秩序為自由與道德之合力,社會秩序就是自由的道德的秩序。盧梭說:“放棄自己的自由,就是放棄自己做人的資格,甚至就是放棄自己的義務。對於一個放棄了一切的人,是無法加以任何補償的。這樣一種棄權是不合人性的;而且取消了自己意誌的一切自由,也就是取消了自己行為的一切道德性。只要是人,他就不會絲毫不在乎有無自由,人的特性決定了一個人不可能隨意地將自己的權利轉讓出去,哪怕是部分的讓渡也是違背了人之本性的行為,因為失去自由就失去了做人的資格;做一個人,就是專註於做維護一個人的自由的事情。然而,一個單獨的人也許不難實現自己的自由,但眾多的人或社會共同體要實現普遍的自由就不那麽容易了,必須有一個好的社會秩序才能確保追求自由的行為。專制主義發明了奴役權,它不但違背了人性,還從根本上人取消了人們追求自由的自然權利;戰爭只會進一步擴充這種奴役權,通過征服既剝奪了他人的自由,又實在無法增進征服者自身的自由,因為他們生活在擔憂被征服者時刻準備起來爭取失去的自由的恐懼之中。因此,自由的實質就體現在人性的深層裏,體現在社會秩序的構成上,體現在人與社會的活動之中。將自由界定為人的內在需求,確定為社會性的行為目標,進而從制度層面尋求白由實現的理想途徑,就成為盧梭極力呼喚的道德覺醒。這構成了其契約論的核心價值觀。
  2.自然自由、社會自由與道德自由
  在《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礎》一文中,盧梭闡述了如下命題:人是生而自由和平等的,人類社會的不平等、奴役和專制是人進人社會狀態後自己造成的結果。自然的自由僅僅存在於原始的自然狀態下,那時候沒有國家和其他的社會組織形式,更沒有私有觀念、統治、法律、道德和戰爭,人們依靠自愛心和憐憫心調節彼此之間的關系,同時享受著自由與平等這兩種自然權力。這是一種純粹的類似伊甸園的生活,但正如亞當和夏娃經受不了外在的誘惑一樣,人的要求自我發展和自我完善的天性催促其跨越了自然狀態走向社會狀態,於是自由不再,時光不再,由統治、戰爭和奴役制造的不平等就誕生了。可以說,不自由與不平等情況的出現是人類咎由自取的結果,這種“自找”但最終無法逃脫的厄運締造了人的社會生活:既然是人自身造成現在的一切,那所有的後果就應當由自己來承擔;同樣,既然不自由的結果是人天性所造成的,那麽人本然地應該對自由負責。雖然盧梭很清楚自然狀態下的自由平等僅僅是意想中的自由平等,但其儼然診釋了人的全部內涵,人的生活由此出發,最終又歸於這裏。從這個意義上說,邁向社會既是人之不幸又是人之萬幸,人失去了純然的無與倫比的自由生活,但卻由此獲得了追求生活的自由;追求自由的過程是坎坷不平的,但人卻從此洞悉了生活的意義,學會了承擔責任,開始了一種真正屬於人的生活,並能夠運用獨特的理性設計美好的社會景觀。
  因此,社會自由取代自然自由就具有不同尋常的意義,這意味著人類克制一任欲望泛濫的情況開始運用理性思考,轉變了關懷一己私利的行為傾向,道德的因素開始發揮作用,而正義的行為也逐漸取代了本能的沖動。且看盧梭對享受這種自由的人類的描述:“他的能力得到了鍛煉和發展,他的思想開闊了,他的感情高尚了,他的靈魂整個提高到這樣的地步……使他從一個愚昧的、局限動物一變而為一個有智慧的生物,一變而為一個人的那個幸福的時刻,他一定會是感恩不盡的。社會自由使人類改觀如此之大,以至於完全可以忽視被剝奪自然自由之後所失去的種種便利與好處,“失樂園”之後的“復樂園”工作絲毫沒有因為艱辛而搖擺起來,反而因之增添了質地。當然,盧梭不忘強調,人類要真正成為自己的主人,還必須追求道德的自由,因為只有這種樣式的自由才能幫助人類走出奴隸狀態,聽命於人們為自己所制訂的法律制度。道德自由要求人們服從社會契約裁定的規範準則,這既是聽從個體良心的內在要求,亦是遵循結合共同體外在規則的要求。無論出於哪一種考慮,追尋道德自由是人類走向社會生活的必由之路。這就涉及“被迫自由”的問題。
  3.歧義的“被迫自由”
  提起“被迫自由”,人們就會想起羅曼·羅蘭夫人充滿警世意味的感慨:“自由啊自由,多少人假汝之名行殺戮之事!”在架構其社會契約理論的時候,盧梭恐怕沒有意識到爭取自由的努力能夠轉向其反面,但他依托道德價值與抽象人性原則所設計的社會理想卻使這一問題留下了宗宗疑問。盧梭是在論述“主權者”時提出“被迫自由”這一觀念的。他認為,在承認社會公約的基礎上進人社會狀態之後,由於受到個別意誌的蠱惑,人類可能會出現拋棄義務、違背公共利益和藐視國家道德人格的現象,如果讓這種非正義的行為長此以往,非毀掉政治共同體不可。因此,為了使出自全體成員之公意的社會公約不至於成為一紙空文,全體有權對拒不服從公意的人實行強制,以將其約束在公約的框架之內。可以看出,“被迫自由”包含了這樣的道德考慮:如果放任一部分加人了社會公約但又遊離於公意之外的人的行為,他們必將失去自己祖國的庇護,從而難免陷入人身依附的牢籠,而失去人身白由就違背了訂立社會公約的初衷,社會規約便隨之失去了合法性。所以,只要人類走進社會狀態就必須訂立某種形式的規約,但經過公意認可的公約由於是在堅持人性尊嚴和道德價值基礎上得到普遍承認的,全體成員自覺自願遵守公約以實現其社會自由和道德自由就是題中應有之義,這就是自主的自由;而對於那些妄圖搭便車的人就只能通過外在力量達到這一結果,從而實現其被動的自由。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因此,所謂的“被迫自由”應該被看成是盧梭設定自主自由的前提,其本身不具備理論上的自足性,更不是一種實質性的自由。因而,在考察這一曾經引起普遍爭論的過程中,申明下面兩點是必要的。一方面,盧梭在闡明自由的意義和申明其絕對性的時候,選擇了一個有害於這一目標的論證手段:論證的目標是達到自主或沒有強迫的自由,但要達到自主自由就要借助於強力手段,結果是強力手段的使用削弱甚至完全抵消了自由目標的意義,致使目標被迷失在求證方式之中;另一方面,雖然盧梭契約理論根源於現實的批判,但由此形成的浸染了浪漫主義情懷的終極目標,最終以一種巨大的道德勇氣突破邏輯上的局限,因而其有關自由的論證更似乎接近道德哲學而非政治哲學的了,這一視角的轉換隱藏著潛在的危險。這樣,關於“被迫自由”的問題就使盧梭身處腹背受敵的尷尬處境中,前者經常被譴責為理論上缺乏徹底性,文字遊移搖擺,自相矛盾之處頗多;後者則被認為放棄了一個政治哲學家的基本立場,用道德設計取代了歷史考察,這一理論上的偏頗甚至被認為導致了後來法國大革命中的血腥事件,且應該對納粹主義負責。
  4.平等的自由:一種道德烏托邦?
  實際上,“被迫自由”問題同盧梭契約論追求的目標一一平等的自由-—密切地關聯在一起,通過對其審視不難找到上述屢屢被責難的原因。盧梭承繼了契約論的傳統,但他理論的焦點在於批判專制主義和破除人身依附關系,確立起建立民治政府的政治權利原理,因而作為其價值目標的自由就主要地被定義為擺脫強力以求自主的狀態:若人人都能夠達到該狀態就是實現了“平等的自由”。然而,自由說起來抽象但做起來又頗為具體,要實現平等的自由需要解決的問題非常之多,其中最為主要的是根據社會公約建立起嚴格遵從公意的政治實體,以確立良性的社會秩序,為之提供制度上的保障。

  實際上,盧梭對社會契約所要解決的問題闡述得很清楚:“要尋找出一種結合的形式,使它能以全部共同的力量來衛護和保障每個結合者的人身和財富,並且由於這一結合而使得每一個與全體相聯合的個人又只不過是在服從其本人,並且仍然像以往一樣地自由。社會契約的功能在於保護人身、財富和維護其自由,那麽,訂約者要做到這些事情必須具備什麽樣的條件呢?盧梭說道:“我們每個人都以其自身及其全部的力量共同置於公意的最高指導之下,並且我們在共同體中接納每一個成員作為全體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具備這些條件,社會就誕生了;通過這一結合行為所產生的是道德與集體的共同體,其自身具有不可侵犯的公共人格。然而,只有人人滿足了上述要求,普遍的自由才是可能的。仔細分析盧梭給出的條件,我們發現正是在這裏隱藏了供後人批判的靶心。所謂的“公意”具有下述特點:(1)公意是公正的,永遠平等地代表著公共利益;(2)公意不同於眾意,後者是個別意誌之和,其依然著眼於私人利益;(3)公意是穩固的、不變的和純粹的,但其充分表達依賴於黨派的缺失,即公意本身不會被消除而只會被取代或掩蓋。不難看出,以上幾點與其說是概括了公意的特點,還不如說是形象地刻畫出了公意的道德色彩,對私人利益的摒棄和對公正的維護使得其成為了一個類似上帝的純粹的神聖意誌,它洞悉一切又安排一切,並使一切按照善的標準運行。這裏我們也可以瞥見構成康德義務論的核心概念“善良意誌”和“絕對命令”的影子。顯然,盧梭的公意觀是義務論的,道德上的迂回最終將葬送其命運,因為任何一個追求私人利益的人都可以宣稱自己是在公意的指導下行事,而真正本著公意行義的人則有可能遭受到別有用心者的指責。不僅如此,代表了公意的共同體因追求其道德上的純正性和完滿性,全體就必須將“接納每一個成員作為全體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當作自己不可推卸的職責,特別應該對於那些被私利所引誘而迷失自我的人加以規制、約束乃至必要時進行強力限制,因為保證人人自由畢竟是每一個簽約者的初衷。這就再一次出現了以道德意願裁決現實復雜情狀的現象,“多數人暴政”的現象不可避免。同時,將“全體”當作裁決者就是沒有裁決主體,而主體的缺位即意味著根本上沒有做出評判。這樣,通往自由的道路就變成了“通往奴役之路”,個體在走進社會狀態之後就集體地消失了,社會公約對自由的承諾無法兌現。於是,道德烏托邦的理想就被精巧地潛伏在政治權利原理的設計當中,只要時機成熟,就必定出來大展宏圖了。
  三、政治權利原理與平等的自由主義
  拿“公意”觀念以及由此依托的道德義務感大做文章,的確是人們批評盧梭的焦點。然而,雖然上述批評不無道理,但卻並不妨害其契約思想的發揮。實際上,盧梭曾經有言在先:“我探討的是權利的道理,我不要爭論事實”,契約論的問題域在於探究政治權利原理,其在《社會契約論》一開始就申明了這一題旨:“我要探討在社會秩序之中,從人類的實際情況與法律的可能情況著眼,能不能有某種合法的而又確切的政權規則。這一申明極其清晰地表明了其契約論研究政治權利原理的路向,所謂的“政治規則”就是指將權利與利益結合起來並使正義與功利不致有所分歧的政治權利原則。
  那麽,從“人類的實際情況”與“法律的可能情況”兩個方面著手,盧梭能夠揭集怎樣的政治權利原理來?《社會契約論》的第一卷談論的是“人類自然狀態向政治狀態過渡”即“人類的實際情況”這一問題,第二卷探討是“立法”即“法律的可能情況”。就前一個方面而言,人類從自然狀態進人社會狀態就意味著理性取代了本能,人的行動被賦予了前所未有的道德性。道德性的獲得也許剝奪了先前的種種自然性權利,但人因此得到了巨大的收獲:能力發展了,思想開闊了,感情高尚了,靈魂提高了。極而言之,人之進人社會狀態以及人道德性的獲得,使得人成為了人而非停留在動物層次上;人通過社會契約所喪失的是先天的自由與無限的權利,而人通過社會契約所收獲的是社會自由,以及其作為道德之人所應當享有的對於一切東西的所有權。比較起來,被公意所約束的“社會自由”也許缺乏“自然自由”那樣毫無節制的酣暢與態肆,但因前者而生成的“道德自由”卻非後者能夠企求得到的。道德自由不僅成為盧梭闡發政治權利原理的第一要義,而且是其整個契約論學說的核心主題。當然,道德自由是人進人社會狀態所獲得權利表達方式,這種權利的表達需要法律上予以保障:只有法律上的平等取代了自然所造成的人與人之間的身體上的不平等,方能確保人人在共同的約定之下是平等的,由此,道德自由才不至於淪為一句空話。法律並非是任意為之的條文,而是公意的行為,因而也是政府的行為。為此,我們必須創制一個“健全有力的體制”,將一個政府所應該蘊藏的活力激發出來,確保每一個的自由。經由“人類的實際情況”與“法律的可能情況”兩方面的考察,盧梭將資產階級革命推崇的“自由、平等、博愛”中前兩個口號的價值原理揭示出來,並確立起日後西方民主政制的基準:道德自由乃是平等之人所應當享有的權利,而平等之人的造就則是一個好的政府必須勉勵為之之事。
  在許多地方,盧梭反復強調他研究契約論的這一主旨,怎樣才是一個盡可能好的政府以及什麽性質的政府才能培養出最有道德、最賢明和心胸最豁達的人民等這些問題始終縈繞在他的心中。為此,他強烈反對那種缺乏道德關懷的為研究而研究的學術方式,提醒人們註意必須具有一個良好的出發點:“必須通過人去研究社會,通過社會去研究人,企圖把政治和道德分開來研究的人·結果是這兩種東西一樣也弄不明白的。最終,通過將道德引人到政治研究中,盧梭辯明了一個道理:保障每個人的自由與安全是民主政治得以創立的兩個條件,而使這兩個條件同時得到實現的關鍵在於人人平等。這就是貫穿盧梭契約論始終的主導思想:平等的自由主義。
  將道德引人到政治研究中是盧梭契約論的獨特之處,這使得他的自由哲學思想充滿了瑰麗迷人的基調。正因為如此,康德給出了他所能給出的最高評價,他使康德明白:哲學不是關於既成事物的理論,不是對現成事物的描述,而是對危機的刻畫和對未來的展望。康德接過盧梭關於人類自由的話柄,展開了著名的“三大批判”的研究。然而,盧梭並不是一個時代的幸運兒,在給康德以充足養料的同時,他的作品卻屢屢引起非議和責難。究其原因,一是其遠遠走到了那個時代的前面,對理性吊詭的深刻洞察以及由此采用的道德情感主義的立場極大地冒犯了啟蒙精神,從而將自己孤立起來。二是對於現成事物的批判和關於平等自由理想的設想,總是習慣於被認為盧梭有用道德烏托邦取代社會現實關系的企圖,從而誤解了他契約論一再力求表明的宗旨。三是在盧梭契約論極力申明的地方,反而因為理論目標與論證手段的砒礪以及語義上的遊移變得十分模糊了;這是盧梭的悲劇,也是一個極具原創性的思想家頻頻遭遇到的處境。在這幾個方面之外,盧梭遭受口誅筆伐的最為重要的原因還是在於他針對君主專制制度提出了“主權在民”的思想,平等的自由主義作為支撐這一思想的核心價值觀念遠遠超出了當時人們的承受能力,因為除了盧梭,還沒有任何一個人說不讓國王掌握國家的主權,人人平等不就破壞了天經地義的等級關系了?這是不可思議的。
  歷史的發展依然在不斷地檢驗著盧梭的學說,雖然關於他的爭論不可能停頓下來,但有關平等的理想卻影響了一代又一代的學者,推動人們在建構合理的社會秩序和改善生活方面做出新的探索。正如有人指責當代自由主義者也是契約論者羅爾斯“公平的正義”有可能導致烏托邦,但卻無法否定思想的其影響並因此引起持續增長的景仰一樣,盧梭的理想依然是鼓舞人心的。聽聽盧梭是怎麽說的吧:“祖國沒有自由,祖國就不能繼續存在;有自由而無道德,自由就不能繼續保持;有道德而無公民,道德就將蕩然無存。因此,如果你把人們都培養成公民,那你就一切全都有了。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政治權利原理還是道德烏托邦?——論析盧梭契約論中的平等自由主義思想》其它版本

西方哲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