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剝削悖論——論析馬克思主義“剝削”觀新要義

論文類別:哲學論文 > 西方哲學論文
論文作者: 杜奮根
上傳時間:2010/12/15 9:13:00

  [論文關鍵詞]馬克思主義;剝削;勞動價值論
  [論文摘要]建立在勞動價值理論基礎上的馬克思主義剝削觀,是對我國是否存在剝削問題進行解釋的基礎;在社會主義條件下,勞動、資本、技術和管理等生產要素按貢獻參與分配得到相應份額就不存在剝削;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確存在剝削的事實,但不能承認剝削合法,消滅剝削是社會主義的價值目標。


  馬克思、恩格斯雖然沒有對剝削做明確的定義,但不可否認,剝削是馬克思主義理論體系中的一個核心問題。正確認識和對待剝削問題的重要性不言自明。然而,隨著我國經濟體制改革的不斷深人,人們面對這個貌似簡單且被熟知的問題,在馬克思身後進行理論解釋時存在太多的誤區。近年來,在眾多學者的“你有你的觀點,我有我的看法”面前,我國社會對剝削問題的理解,正在失去一個基本的價值判斷。在馬克思的剝削觀的基礎上,順應時代的發展變化,重新認識和準確把握剝削的內涵和真諦,是我們理論工作者義不容辭的職責。
  一、百家爭鳴:近期馬克思主義剝削理論研究簡述
  關於剝削問題的研究,目前學術界主要圍繞著對剝削的涵義、判別剝削的標準、中國現階段是否存在剝削現象以及如何評價等問題展開。
  關於剝削的內涵,中國人民大學衛興華教授認為,現實中的剝削存在兩種形式:合法剝削與非合法剝削。合法的剝削,是指在公有制形式為主體,多種所有制形式並存的條件下,生產資料的所有者憑借其對生產資料的占有權而獲得的資本收益。在我國不僅為法律所允許,而且在當前條件下還要加以鼓勵和發展;而非法的剝削,指的是社會中存在的貪汙腐敗、偷稅漏稅等為法律所不容的經濟行為。北京師範大學白暴力教授認為,從表象上看剝削問題似乎是按要素貢獻分配是否具有合理性的問題,但實際上按生產要素的貢獻進行分配必須解決分配主體的落實,即分配的主體必須由生產要素的所有者承擔。因此,剝削問題事實上是生產要素所有權的關系問題,從而剝削就是人與人之間對要素所有權的關系問題。北京大學晏智傑教授認為,剝削應指對社會或別的生產要素的生產成果的無償占有,而被剝削是指某個要素沒有或沒有完全得到自己應得的成果。將剝削限定在無償占有其它要素生產貢獻的意義上,同時指出社會財富的創造有賴於包括一般普通勞動在內的各種要素的努力,而不只是勞動。在這個意義上,剝削收人也就是一種不合理甚至非法的收人,而非法收人與掠奪和盜竊無異。
  關於剝削判斷的標準,中國人民大學李玉峰博士認為,判斷一種行為是不是剝削,不應以合法與否為標準。認為凡合法的行為,收人再多也不是剝削,凡不合法的行為,收人再少也是剝削的觀點,事實上是利用了政治上層建築的標準來衡量剝削存在與否,而剝削範疇本身是一個經濟範疇,只能用經濟意義的標準進行衡量;中國社會科學院嶽福斌教授認為,判斷一種行為是不是剝削,應當用“三個有利於”為判斷標準。他認為,雖然地租、利潤和利息在馬克思的論述中都被看作是剝削收人,但現實中這些收人並不都是剝削。清華大學蔡繼明教授以要素報酬為標準,認為市場經濟條件下,經濟資源即生產要素的貢獻就是邊際產品收益。在勞動與資本相交換時,如果勞動的報酬(工資)低於勞動的邊際產品收益,就意味著勞動受到了資本的剝削。廈門大學胡培兆教授則堅持等價交換標準,或稱勞動力價值標準,認為活勞動創造的價值不能全由勞動者所得,應和其他參與的要素分享。這種分享在各得其所的合理範圍內,就不是剝削。勞動力要素參與分配,只要其工資相當於勞動力價值,就不能說受剝削。投資者取得平均利潤就不能說是剝削。逢錦聚教授堅持以原始資本的性質為標準,認為如果私有企業主的原始資本和由原始資本投人所得的剩余價值是通過誠實勞動、合法經營所取得的,那麽這種剩余價值,不論量的多少,也不能算是剝削。反之,如果私有企業的原始資本是由類似於資本主義原始積累的途徑得來,如靠侵吞國家、企業和個人的財產等非法途徑所形成,又以這種資本從事經營等牟利活動,那麽個人和私有企業主的行為就是剝削行為,與勞動者之間的關系就體現為剝削關系。
  關於剝削問題的理論依據,近幾年,理論界“關於收人分配制度改革的理論依據研究”、“關於按勞分配的理論依據研究”以及“按勞分配和按生產要素分配相結合的理論依據研究”等並未達成一致,或者說仍存在較大分歧。有學者認為價值分配要以生產要素價值論為依據,而通過擴大勞動概念的辦法是沒有出路的;生產資料私有制並不一定是剝削的根源,只有對它的壟斷和濫用才會帶來剝削。有的學者認為價值創造和價值分配沒有關系,生產資料所有權才是價值分配的首要決定因素。有的認為生產要素所有權是法律依據,各種生產要素在價值創造中所作的貢獻是基礎等。至於按勞分配與按生產要素分配的比例以及量化生產要素貢獻大小的尺度和方法,就更有待於理論界的進一步研究和探討。
  關於剝削的評價,有人認為剝削的存在具有合理性。李玉峰認為,剝削本身是不合理的,但是剝削的存在在目前社會條件下具有其合理性。他認為剝削存在與否是由當時的社會生產力發展水平所決定的。在目前社會生產力發展水平的限制下,剝削的存在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因而在理論上應當承認它,在政策上應當引導它、限制它。錢津認為,承認剝削存在,同時又允許剝削存在,並不是要利用資本收益來保護生產資料所有者個人,而是要從整體上保護社會的生存發展。還有觀點認為,剝削應堅決取締。晏智傑、蔡繼明教授認為,既然確定剝削是對他人生產要素貢獻的無償占有,就應堅決予以取締。衛興華、周新城教授則認為,剝削現象是一種自然歷史過程,它的產生是生產力發展到一定程度的產物,剝削的存在又是生產力發展不夠的結果,不能抽象地評判剝削與非剝削的是非好壞,剝削方式有先進落後之分,要從某種剝削形式是促進還是束縛生產力發展的角度來評判它的功過,而不能帶著思想感情色彩僅僅以道德觀念作為評判標準。
  二、理論溯源:馬克思主義剝削觀的科學解讀
  究竟什麽是剝削?馬克思、恩格斯雖然沒有對它進行明確的定義,對它的研究也沒有列為一個專門的專題,但不能否認剝削是馬克思主義經濟學體系中最重要的經濟學範疇之一。不朽之作《資本論》就是一部研究和揭露資本主義剝削的巨著。要認識馬克思主義的剝削觀,必須首先從馬克思的勞動二重性學說開始。1867年,當馬克思在《資本論》第一卷中公開他所發現的勞動二重性原理時宣稱:“商品中包含的勞動的這種二重性,是首先由我批判地證明了的。這一點是理解政治經濟學的樞紐。勞動二重性原理在構建科學勞動價值體系·剩余價值理論中起著至關重要的基礎性作用。“一切勞動,從一方面看,是人類勞動力在生理學意義上的耗費;作為相同的或抽象的人類勞動,它形成商品價值。一切勞動,從另一方面看,是人類勞動力在特殊的有一定目的的形式上的耗費;作為具體的有用勞動,它生產使用價值。在價值源泉和使用價值源泉的問題上,馬克思繼承了古典學者的看法。1867年欣然采納了威廉·配第關於“勞動是財富之父,土地是財富之母”的觀點。1875年在看到《哥達綱領》中出現了“勞動是一切財富和一切文化的源泉”這種拉薩爾辭句時,立即痛斥:“勞動不是一切財富的源泉。自然界和勞動一樣也是使用價值的源泉。在《資本論》第一卷第三篇,馬克思運用勞動二重性原理,在討論新價值創造的同時考察了舊價值的轉移問題,提出了(C+V+M)的問題。可見,馬克思在闡述勞動是創造價值的唯一源泉的同時,同樣關註具體勞動以及使用價值或者說是物質財富的生產。根據馬克思在《資本論》中從抽象規定到具體規定的分析方法,我們看到的是,分析勞動價值論處在抽象上升到具體的最初的階段,闡述的是勞動價值論最本質的、最簡單的規定。而在研究和闡述剩余價值理論時,使用價值(物質財富)的創造過程沒有進行具體的展開,或者說是被撇開;價值的創造過程卻在抽象上升到具體中得到展開,並越來越接近事物的表象。這與馬克思旗幟鮮明的階級立場直接相關。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確立之初,在血腥的原始積累過程中,生產資料被暴力剝奪殆盡的原小生產者淪為赤貧如洗的無產者,過著屈辱的生活;產業革命後,工人階級的悲慘生活令人顫栗和悲憤。鑒於工人階級嚴重受剝削壓榨的這種悲慘世界,馬克思奮起為工人階級去抗爭、求解放。因此,在闡述建立在勞動價值理論基礎上的剩余價值理論時,雖然分析了資本主義生產過程是勞動過程與價值增殖過程的統一,但強調生產使用價值並不是資本家的目的。資本家之所以要生產使用價值,是因為使用價值是價值和剩余價值的物質承擔者。在分析價值形成和價值增殖過程時,以勞動力為界限,提出了剩余價值剝削理論,旨在揭露資本主義剝削的實質。
  在商品價值(C+V+M)中,C是生產資料轉移的價值,V是勞動力的價值,V+M是勞動者新創造的價值,M是勞動者在剩余勞動時間內創造的被資本家無償占有的剩余價值。在這裏,新價值的創造是勞動者的事,與非勞動的資本等生產要素無關;資本家的勞動被看成是與勞動者對立的唯利是圖的不良行徑而排除在“勞動”概念之外;在商品經濟等價交換原則的掩護下,資本家占有了勞動者創造的超過勞動力價值的那部分剩余價值。“盡管資本家用它總是不付等價物而占有的別人的已經物化的勞動的一部分,來不斷再換取更大量的別人的活勞動。”但是,“不論資本主義占有方式好像同最初的商品生產規律如何矛盾,但這種占有方式的產生決不是由於這些規律遭到違反,相反地,是由於這些規律得到應用。也就是說,資本主義剝削是建立在一個符合商品交換和市場經濟規範的剝削行為和剝削過程。這種規範的要義是,勞動者是完全的自由人,資本雇傭勞動的過程遵循商品等價交換的原則。在這個表面平等的規範下,以占有不同生產要素為依據,資本家剝削工人的剩余勞動。這就是馬克思經典作家建立在勞動價值理論基礎上的剝削觀的基本要義。關於這一內容,就連美國的經濟學家薩謬爾森也認識到:“剝削的概念出自卡爾·馬克思的著作,來源於他的勞動價值論,著述於邊際生產率理論被發現以前的時代,馬克思把剝削定義為一個勞動者對產出量的貢獻和他的工資之間的差額。因為馬克思的觀點,勞動創造一切,全部利潤、利息、地租都單純是對勞動者的剝削。”由於所站立場不同,薩繆爾森當然不會贊同馬克思的剝削觀。
  國內學者根據馬克思、恩格斯的剝削觀概括出了一些剝削的定義,《辭海》對“剝削”一詞的解釋為:“憑借私有財產無償地攫取他人的勞動成果的行為”許滌新主編《政治經濟學辭典》的解釋:“剝削是社會上一部分人或集團憑借他們對生產資料的壟斷,無償地占有另一部分人或集團的剩余勞動,甚至一部分必要勞動,《中國大百科全書》把剝削看成是“一些人或集團憑借他們對生產資料的占有或壟斷,無償地占有那些沒有或者缺乏生產資料的人或集團的剩余勞動和剩余產品。從以上的定義可以看出,國內學者這時對剝削內涵的把握是基本一致的。筆者也表示認同,並認為這種剝削觀是我們學習、研究和聯系實際診釋剝削問題的共同基礎。但問題是,在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以來,我國眾多學者對剝削問題的理解卻變得五花八門了。為什麽在我國私營經濟得到快速發展並取得“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的地位時,人們對剝削問題的理解卻變得更加模糊?緣由何在?總起來看,一是因為有的學者在用生產要素價值論取代勞動價值論的思維下,丟掉了馬克思主義的剝削觀,完全否定了剝削存在的事實;一是因為有的學者對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的剝削觀的教條化的理解,簡單地把“剝削”與我國的私有經濟進行“嫁接”,使剝削穿上了“合法化”的外衣。因此,對我國現實存在的剝削問題作出合乎邏輯的馬克思主義解釋,必須聯系馬克思的科學勞動價值論。把馬克思的勞動價值論作為社會主義社會占統治地位的階級的一個意識形態,一個科學理論來弘揚,是我們研究剝削問題的基本立場。這就需要站在無產者的立場上看待勞動價值論和剝削問題。“勞動價值論作為勞動者的經濟觀,是在資本主義經濟矛盾的演進中,逐步形成和發展的,不僅為資本主義社會的勞動者提供了批判資本主義制度,爭取自身利益和解放的理論依據,也是社會主義社會的勞動者要求並鞏固其在社會中的主體地位,進而發揮主導作用,不斷提高自身素質技能的思想指導。只要站在無產者的立場上,就不可能承認剝削的合法化,提出“歡迎剝削”、“有剝削比沒剝削好”等耐人尋味的觀點。也不可能將勞動價值論讓位於資本價值論、生產要素價值論,否認現實中剝削的存在。
  三、與時俱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視域中的馬克思主義剝削觀新要義
  當然,勞動價值理論不是一成不變的,它應該是本質規定性與過程性的統一。勞動處於不斷發展之中,勞動者處於不斷發展之中,勞動價值論也處在不斷發展的過程當中。今天,我們不應該把我國存在的“私營經濟”等同於“資本主義經濟”、把“私營企業主”等同於“資本家”。十六大報告指出:“在社會變革中出現的民營科技企業的創業人員、受聘於外資企業的管理技術人員、個體戶、私營企業主、中介組織的從業人員、自由職業人員等社會階層,都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建設者。既然私營企業主是建設者,那麽,對商品價值(C+V+M)的構成,可以作出新的解讀:C是生產資料轉移的價值,V是勞動者和私營企業主勞動力的價值,V+M是勞動者和私營企業主共同創造的新價值,M是勞動者與私營企業主共同創造的超過他們勞動力價值的價值。在這裏,新價值的創造是勞動者與私營企業主的事,與非勞動的資本等生產要素無關,也就是說,我們堅持馬克思勞動價值的一元論,否定非勞動的其他生產要素創造價值的生產要素價值論。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接下來就是價值分配的問題。價值創造與價值分配的關系如何認識?到目前為止,理論界對它的認識並不一致。有人認為:價值創造與價值分配有關系,但價值分配在“深化和擴大”勞動價值論上做文章是沒有出路的,應當從勞動價值論轉向包括勞動在內的各種生產要素價值論或財富論。也有人認為:價值創造和價值分配沒有關系,決定某種分配制度的依據,首先或決定性的因素是生產資料所有權。在此,對以上觀點暫不作議論。我們的觀點是:價值創造決定價值分配,價值創造的多少制約著價值分配的多少,一定的價值生產理論實際上內在地包含了價值分配的內容。建立在勞動價值理論基礎上的剩余價值理論,既是資本主義的價值生產理論又是價值分配理論,二者內在統一。並強調勞動在價值創造中的作用以及勞動者在價值分配中的主體性。因此,在商品價值(C+V+M)中,對M的分配可分割成兩大塊(撇開各種稅負)。從質的方面看,一塊為勞動者和私營企業主勞動所得。勞動者之間、勞動者與私營企業主之間貫徹“按勞分配”的原則。“按勞分配”不等於“按勞動力價值分配”,“按勞動力價值分配”意味著剝削;另一塊為生產要素所有者“按生產要素的貢獻分配”所得。“按生產要索分配”不能涵蓋“按勞分配”。從量的方面看,這兩塊就是勞動者和私營企業主的勞動所得與憑生產要素所得的比例。在我國現階段,如果勞動者之間、勞動者與私營企業主之間真正貫徹和落實了“按勞分配”的原則,如果勞動、資本、技術和管理等生產要素能夠按照“貢獻”的大小參與分配,那就不存在剝削。否則,剝削就是存在的。關於商品價值構成中M的分配,在此還必須對兩個間題作進一步的說明,一個是生產要素所有者“按生產要素貢獻分配”的理論依據是什麽?一個是“按勞分配”與“按生產要素分配”的比例如何決定?

  “按生產要素分配”的理論依據是發展中的馬克思的勞動價值論。如前所述,馬克思在闡述勞動是創造價值的唯一源泉的同時,沒有不重視具體勞動以及使用價值或者說是物質財富的生產。馬克思也認為財富或使用價值是勞動與生產資料相結合的產物。他不僅完全肯定了英國古典政治經濟學創始人威廉·配第說過的觀點:“土地為財富之母,而勞動則為財富之父和能動的要素”,而且在批判拉薩爾派“勞動是一切財富和一切文化的源泉”這一觀點時進一步強調:“勞動不是一切財富的源泉。自然界和勞動一樣,也是使用價值(而物質財富本來就是由使用價值構成的!)的源泉,勞動本身不過是一種自然力的表現,即人的勞動力的表現。
  在社會主義條件下,堅持和發展馬克思勞動價值理論的一個重要任務,就是在堅持勞動價值一元論的基礎上,加強勞動、資本、技術和管理等生產要素在使用價值〔物質財富)生產中的作用的研究。馬克思主義者把社會主義商品生產過程看作是使用價值生產的勞動過程和價值增殖過程統一的生產過程,不僅要重視勞動要素的根本作用,還要重視勞動之外的其他要素的重要作用。馬克思在其主要著作《資本論》中,對商品生產過程的價值增殖過程進行了詳盡的論證和說明,現在,我們應該在此基礎上,對商品生產過程的使用價值(物質財富)的生產過程進行詳盡的論證和說明。因為價值的創造與使用價值的生產本來就是同一個生產過程的兩個方面。勞動是創造價值的唯一源泉,勞動之外的其他生產要素雖然不創造價值,但它們卻是創造價值和價值的物質內容即使用價值的不可或缺的必要條件。因此應該允許這些生產要素參與價值分配。這裏必須明確,非勞動的生產:要素參與分配、獲取收人之前,(C十V十M)中的M已經存在。也就是說,(C十V十M)中的M先於非勞動生產要素貢獻收人的存在。我們允許生產要素參與價值分配,是以勞動價值論為基礎的,與薩伊生產要素分配理論完全不同。薩伊“三位一體”公式,是用生產要素貢獻獲取收人的“依據”問題取代了(C十V十M)中M的源泉問題。我們認為,價值創造解決的是價值源泉問題,價值分配解決的是價值歸屬問題,因此價值創造與價值分配之間並不是、也不必是一一對等的關系。這就是說,價值的創造者並不必然地得到他所創造的全部價值,而不創造價值的生產要素也並不必然地被排除在價值分配之外。價值的創造者得不到他所創造的全部價值量,並不意味著他受到了剝削,而憑借生產要素的貢獻參與價值分配所有者也並不必然就是剝削者。價值分配中是否存在著剝削,要看勞動者、私營企業主、非勞動生產要素的所有者(主要是私營企業主)他們獲得的收人是否與他們的勞動貢獻、生產要素貢獻相一致,所得份額比例是否恰當。
  為了能夠更清晰地敘述我國私營企業是否存在剝削這個問題,我們試舉例對“剝削”的涵義進行界定。假定一家私營企業在一個生產周期內生產的產品價值是:80C+〔15V’+15V’ ’ +20M二120,其中80C是生產資料轉移的價值;;5V’是私營企業主勞動力的價值;巧V”企業工人勞動力的價值;20M是企業利潤。再假定在生產中,勞動貢獻率為1/2,其他要素的貢獻率為1/2;企業工人和私營企業主的勞動貢獻與他們的工資成正比。那麽,對20M的分配情況是:私營企業主憑80C得到10個單位的M;私營企業主憑自己的勞動貢獻得到l0M中的1/4,即2. 5個單位的M(私營企業主勞動力價值SV;是勞動力價值之和20V的1/4);企業工人得到l0M中的3/4,即7. 5個單位的M。這說明在這個企業中,只要企業工人得到了(巧V十7. 5M) -22. 5個單位的總收入,就不存在剝削。如果這個企業的工人得到的總收人在巧單位(相當於勞動力價值)和22. 5單位之間,則意味著這個企業存在經濟剝削;如果這個企業的工人得到的總收人小於巧單位,則意味著這個企業存在超經濟剝削。很顯然,以上這個界定在馬克思經典作家的剝削觀基礎之上加進了兩個新“元素”:一是承認私營企業主的勞動及其勞動創造價值,二是非勞動的生產要素按“貢獻”參與價值的分配。這是順應時代發展要求的馬克思主義剝削觀的新要義。它不同於“生產要素價值論”者對剝削存在的事實的否認;不同於“剝削合理論”者對社會主義存在的剝削的認可;不同於“按勞動力價值分配論”者強調的,只要勞動者按勞動力價值獲得了報酬就沒有剝削的觀點;也不同於有的人不顧社會主義的客觀實際提出的,勞動者得到了企業的全部利潤才不存在剝削的觀點。
  按照以上對剝削的界定,對照我國分配中的現實,必須承認對勞動者侵權的剝削現象是存在的,在一些私營企業中這種現象有時還相當嚴重。主要表現在:生產資料所有者為追求高額的利潤,將工人的工資壓低在勞動力價值之下,勞動者為獲取就業機會不得不忍辱負重,他們缺乏最必需的生活資料,只能在“省吃儉用”中艱難度日,維持生存;有的企業不能兌現用工前對勞動者的承諾或合約,長期拖欠工人的工資,甚至是賴沒工資,嚴重傷害工人的利益;在生產過程中,生產資料的所有者強行延長工人的勞動時間、加大工人的勞動強度而不支付相應的工資報酬,更有甚者是公開地欺壓和侮辱工人,嚴重侵害他們的人格和人權;由於市場制度的不完善或缺失,勞動者的勞動貢獻與企業的經濟效益難以掛上鉤,在企業獲取的豐厚利潤的背後,我們看到的是勞動者獲得的與他們的勞動貢獻很不相稱的低工薪,等等。
  總之,建立在馬克思勞動價值理論基礎之上的馬克思主義“剝削”觀,是勞動者的經濟觀,在資本主義條件下由於處於資產階級立場的人的反對而不可能得到承認。在社會主義條件下,它將成為社會主義經濟改革和發展的大原則得到真正貫徹。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發展中的馬克思主義剝削觀,一是尊重私營企業主的勞動,因為他們也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建設者;二是尊重非勞動的生產要素在創造價值和價值的物質內容使用價值中的作用,這些生產要素雖不創造價值,不是價值的源泉,但它是價值分配的依據。黨的十六大“確立勞動、資本、技術和管理等生產要素按貢獻參與分配的原則”完全正確。
  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私營經濟與剝削之間不能直接劃等號,有的私營企業可能存在剝削,也有的私營企業可能不存在剝削。在公有制企業中,由於在與市場經濟相結合的過程中的制度缺陷,也可能存在剝削。但不論是什麽樣的剝削,不論是經濟剝削還是超經濟剝削,凡是剝削皆不合理。現在社會上有“允許剝削”、“承認剝削”、“歡迎剝削”、“願意受剝削”以及“剝削是必要的”、“剝削是進步的”、“剝削是合理合法的”等說法,這都是與社會主義本質不相符的錯誤觀念和判斷。一句話,消滅剝削:社會主義的價值目標。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走出剝削悖論——論析馬克思主義“剝削”觀新要義》其它版本

西方哲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