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王船山的消費倫理思想及其現代意義

論文類別:哲學論文 > 西方哲學論文
論文標簽:思想教育論文 思想教育論文 消費倫理學論文
論文作者: 謝芳 王學鋒
上傳時間:2011/6/20 16:42:00

  [論文摘要]王船山的消費倫理思想以理欲合性為理論基礎,以對儉與奢及其利弊的分析為重心,以追求絮矩之道為旨歸,既肯定人的自然之欲的合理性,又提出以理導欲,主張消費的目的是促進人性的發展。這一消費倫理價值模式體現了公正無私和民本主義思想,以及對人民群眾生存權益和消費需求的人文關切和道德關懷,在當今時代無疑是一副治療自我欲望膨脹和消費異化的良藥,也對我們建構具有民族精神且具時代特色的消費倫理思想具有重大的理论意義和現實意義。
  [論文關键詞]王船山 消費倫理 現代意義
  节儉與奢侈是探討人類現實消费狀況的核心範疇。中國文化傳統中,“崇儉黜奢”是消費觀的主流。《左傳》日“儉,德之共也;侈,惡之大也”;墨家更是提出“儉節則昌,淫逸則亡”;道家老子則日“吾有三寶,保而持之,一日慈,二日儉,三日不敢為天下先”;宋明理學,對節俭的推崇更是到了極致,提出“存理滅欲”。王船山則在批判继承前人的基礎上,系統地探討了節儉與奢侈的关系問題,其中蘊含了豐富的辯證法思想,其辯證的消費理念與消費價值模式,在當今時代無疑是一副治療自我欲望膨脹和消費異化的良藥。
  一、“儉奢有度”的基本消费理念
  王船山也基本繼承了“尚儉”的傳統,故有日:“夫儉與勤,於敬為近,治道之美者也。”但王船山對儉与奢的態度是頗具辯證色彩的,且帶有時代特色,他在肯定“儉”為美行之後,突然筆峰一轉,提出过度節儉的流弊,“恃二者以恣行其誌,而無以持其一往之意氣,則胥為天下賊。儉之過也則吝,吝則動於利以不知厭足而必貪。勤之亟也必煩,煩則責於人以速如己誌而必暴。儉勤者,美行也;貪暴者,大惡也;而弊之流也,相乘以生。”這段話是說,儉走向極端便是吝,吝便會導致過分贪利而不知足,進而為满足貪心而施暴於人,勤儉本為美行,但一旦以儉為名而施暴,则是大惡。王船山既肯定了節儉为美行,又認為由儉而生吝是大惡,由此可見,在這一思想中,蘊含了節儉也應有“度”的辯證思維。然後,王船山又對“奢”做出評論,“子日,奢則不孫。惡其不孫,非惡其不嗇也。傳口,儉,德之共也。儉以恭己,非儉以守財也。不節不宣,侈多藏以取利,不儉莫大於是。”人們痛恨的是奢華,沒有礼節,而非痛恨其不吝嗇。节儉的目的也是為了“恭己”,即為自己必要時的“奢”,而不是让人成為守財奴。可以看出,王船山在對儉奢問題上的態度是辯證的,蘊含著顯而易見的“俭奢有度”的消費理念。那麽王船山崇尚“儉奢有度”的緣由是什麽呢?
  首先,從形而上學層面來看,“儉奢有度”是“理欲合性”的必然要求。王夫之的消費倫理思想是建立在其理欲觀的基礎之上的,同时又是其理欲觀的價值伸延和理論推擴。理欲觀是中國古代哲學倫理學的重要理論問題,涉及道德規範與物質欲望之間的關系,不僅同倫理學基本问題有著最為密切的聯系,而且構成消費倫理的邏輯起點。“理”“欲”是王船山哲學的基本範畴,其消費倫理思想就是以“理欲合性”思想為中軸的。中國傳統有一種把理欲對立的傾向,宋明理學家以儒學為正宗,但兼重道家無欲和佛學灭欲,由張載發其端,二程过渡發展,朱熹歸總,重新提出了“存天理,滅人欲”的主張。而船山在不違天理,既重人欲的文化批判中,把傳統的理欲說推向了一個人文傳統發展的歷史新高度。性即理是程朱哲學的重要命題,程朱在理氣分殊之基礎上主張理欲分離,進而提出存天理、去人欲的人性論。王夫之繼承並改造此觀點,在氣本論、性氣合一的理論基礎上,提出理欲自然,離欲無理,理欲皆性的進步命題。“天以陰陽五行之氣生人,理即寓焉而凝之為性。故有聲色臭味以厚其生,有仁義禮智以正其德。莫非理之所宜。声色臭味,順其道則與仁義禮智者不相悖害,合兩者而為體也。”聲色臭味的厚生,是人的生命體存在的自然需求,亦即自然人性;仁義禮智的正德,是人生活交往於其中的社會道德的需求,亦即社会人性。去掉感性厚生欲望的道德理性是無載體的虛無,喪失社會道德理性的感性欲望便离禽獸不遠,反天理,則與天同其神化;徇人欲,則其違禽獸不遠矣。天理人欲、厚生正德相依不離,相互为體。這便是身與心、自然性與社會性、生理學與倫理學的對待統一、沖突融合的互體說。“蓋性者,生之理也。均是人也,則此與生俱有之理,未嘗或異。故仁義禮智之理,下愚所不能無;而聲色臭味之欲,上智所不能廢,俱可謂之為性。”在王夫之看來,人性是自然與社會屬性的統一。
  消費是為了滿足人的需要,順乎人性的發展。既然天理與人欲均是人性,那麽就既不能為“存理”而“滅欲”,亦不能為满足“一己之私欲”而置“天理”于不顧。主張珍重和滿足每一个社會成員的合理欲望,同時,也有必要遵循社會道德規範。為此,就要做到儉奢有度。

  其次,從社會政治常識來講,“儉奢有度”會帶來善果,“儉奢無度”會釀成惡果。“三代之治,其祥不可聞矣。觀聘、燕之禮,其用財也,如此其費而不吝;饮、射、蒸、蠟之制,其遊民也,如此其裕而不煩。天子無狗馬聲色玩好之耽,而不以宵旦不遑者督其臣民;長吏無因公科斂、取貨鬻獄之惡,而不以寢處不寧者督其兆庶。故皇華以勞文吏,四牡以綏武臣,杖杜以慰戌卒,卷阿以答燕游,東山詠結縭之歡,呆苜喜春遊之樂,皆聖王敬以承天而下宜乎人者。”三代之治,之所以能出現一派和諧祥和的局面,皆因為聖王做到俭奢有度,“費而不吝”“裕而不烦”,故而做到“敬以承天而下宜乎人”。接著王船山指出吝嗇與奢侈兩者都是禍患無窮的,對於当政者來說,吝嗇不易被人所知,其危害更為严重。吝嗇和貪婪常使少數当權者橫征暴斂巨額財富,不用於社會生產,导致廣大人民的正常消费無法得到滿足,社會矛盾惡化,以致人民群眾揭竿而起、發動暴亂的惡果。故王船山一针見血的揭露以勤儉之名聚財的本質、心态及其帶來的惡果,“夫財之所大患者,聚耳。天子聚之於上,百官聚之於下,豪民聚之于野。聚之之實,斂人有用之金粟,置之無用之窖藏。聚之之心,物處於有余而恒見其不足。聚之之弊,輦之以入者不知止,而藕之以出者無所稽。聚之之變,以吝陋激其子孫,而使席豐盈以益為奢侈。聚之之法,掊克之薈人日進其術,而蹈刑之窮民日极於死。於是而八口無宿舂,而民多捐瘠;饋暉無趨事,而國必危亡。然且日,君臣上下如此其儉與勤,而猶無可如何也。嗚呼勞形怵心以使金死於藏,粟腐於庾,與耳目口體爭銖兩以怨咨。”l1在王船山看來,要避免“金死於藏,粟腐於庾”的狀況就必須鼓勵正當消費。王船山又日:“仁者以財發身,不仁者以身守財。“百乘之家,不畜聚斂之臣。與其有聚斂之臣,寧有盜賊。此謂國不以利為利,以義為利也。”王船山極力反對百官、豪民極盡聚財之能事,認為國有聚斂之臣甚於有盜賊。國家當政者必須要以滿足老百姓的正當需求為利,即以義為利,而不能不顧老百姓的生死,而使“金死於藏,粟腐于庾”。其中心思想不過仍然強調儉奢俱不能失中,否則都會釀成惡果。
  二、以絮矩之道”為旨歸的消费倫理模式
  “儉奢有度”是王船山的基本消費理念,那麽何謂“有度”?怎樣才能做到“有度”?為此,王船山提出了“絮矩之道”的消費倫理模式。
  何谓“絮矩之道”?“絮,度也。矩,所以為方也。”“夫所謂絮矩之道者何也?物之有上下四旁,而欲使之均齊方正,則工以矩絮之。”王船山又以处理人際關系為例,闡述絮矩之道,重在揭示絮矩之道有推己及人、前後兼顧的特點,“所惡於上,毋以使下;所惡於下,毋以事上;所惡於前,毋以先後;所惡於後,毋以從前;所惡於右,毋以交於左;所惡於左,毋以交於右。此之为絮矩之道。”在相差懸殊的人情好惡背後,自有一以貫通之理[之矩],只要以此理去度人、度物,便能做到絮矩之道。“故民之好惡,直恁參差,利於甲者病於乙,如何能用其好惡而入父母?唯恃此絮矩之道,以整齊其好惡而平施之,则天下之理得,而君子之心亦無不安矣。,
  那麽絮矩之道之矩從何來?又日:“民之所好,民之所恶,矩之所自出也。”一”在這裏,王船山指出,以“民之好惡”為矩,即“公好惡”,即民欲上見天理。“夫絮之以矩而去所惡矣,去所惡,则必全所好矣。故能絮矩者,能公好惡者也,好惡公,則民情以得,”在消費领域更強調要滿足民之正當消費需求,而不能為滿足自己的消費欲望而損害別人的利益,這樣方能達到“物之不齊而各有所應得者,猶之矩也。”所以“有絮矩之道,則已好民之好,惡民之惡矣。”“夫愚氓之私願固不可曲徇,而萬民之同情則不容以不达。故平天下者,使人各得其應得之理,而無有不均者也。”“一國之人,為臣為民,其分之相臨,情之相比,事之相與,則上下、左右、前後盡之矣。為立之道焉,取此六者情之所必至,理之所應得者,以矩絮之,使之均齊方正,厚薄必出於一,輕重各如其等,則人得以消其怨尤,以成孝悌慈之化,而國乃治矣。不僅如此,王船山還要求當權者,主動與民論絮矩之道,而非自絮矩以施民,主動關心人民的疾苦,解決人民正當的生活欲求,“務在与民同好惡,而不專其利,皆推廣絮矩之意也。能如是,則親賢樂利,各得其所,而天下平矣。” “斯能絮民心之好惡以為矩,而人心屬之,天命归之,道得而無不得矣;如其驕以自用,而不誠於求賢,泰以自侈,而不節以散財,則心為私蔽,情為私亂,斯不能絮民心之好惡以為矩,而人心離之,天命去之,道失而無不失矣。”所以王船山說,當權者,能做到絮民心之好惡,便天下太平,否則國無寧日,“絮矩而民情以親,不絮矩而民情以叛,民心之合離,而國勢之興之系焉。”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故所謂絮矩之道,不過是“好民之所好,惡民之所惡”,這是王船山整個倫理思想的價值核心,运用於消費領域,則必然要求每個人在消費過程中應該也以絮矩之道律己,最低限度應该遵循無害於他人、社會的原則。最高的倫理要求便是做到,與民同好惡,以自己的正当消費促進他人和社會利益的增進,體現有益原則。只有這樣,才能稱之為“儉奢有度”,這個“度”,便是“公好惡”。王船山對節儉與奢侈的評價最終要以絮矩之道為旨歸。
  三、王船山消費倫理的現代價值
  王船山儉奢有度的消費理念以及以絮矩之道為旨歸的消費伦理模式,可以說是超越於船山本身所處的時代,而對消费作了前瞻性的預測,充分显示了船山消費倫理思想“珍生”与“主動”的啟蒙精神,於21世纪的市場經濟社會仍然具有合理性和可行性。總結起來,船山的消費倫理思想對當今社會具有如下幾點意義。
  首先,有助於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健康、有序發展。王船山在儉與奢問題上的基本觀點是,反對由俭而至吝,反對由奢而至不孙,堅持適度、絮矩的節儉與奢。而市場經濟本質上說是一種需求導向型經濟,其發展的內在動力便是人們的欲望與需求,因此适當刺激和滿足人們的消费需求,可以促進市場經濟有序發展。王船山認為“儉为恭己,非為守財”的觀点,就是要求滿足個体的正當需求。另外,王船山認為當权者要以“絮矩之道”之民,以民之好惡為公好惡,好民之所好,惡民之所惡,也是要求社會采取各種辦法滿足人們的合情合理的消費需求。這種觀點可以刺激消費為擴大再生產鳴鑼開道。但是如果對人們的消費需求放任自流,不加任何限制,則必然會導致社會資源的不合理的開发與利用,造成資源的浪費與環境汙染,加劇人與人、人與自然的矛盾,甚至可能誤導生產發展方向,擾亂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生产秩序。
  所以,王船山在肯定人民正常的消費欲望獲得滿足的同時,還要求節制自己的消費欲望,提倡“以理導欲”“以理制欲”,提倡“儉奢有度”的消費方式。這對於引导市場經濟健康發展大有裨益。
  其次,有助于抑制消費主義思想。20世紀末开始,西方消費主義思想通過各種途徑已經開始在中国消費大眾心理滲透,人們崇尚超前消費,把消费當作衡量自身權力和地位的象征,當作生活的最高目標,而不是為了滿足個体的正當生活需要,使人陷入異化消費之中而無以自拔。王船山主張消費符合人性需要,但同時也只能符合人性需要,要有利於人性的健康發展。王船山认為,人既要有正當的物質消費以厚生,同時又要用社会的以“絮民之矩”而來的道德倫理規範約束自己,使之沿符合人的健康方向发展。認真思考船山的先進消費理念,並對之作深入的闡述、發展和廣泛傳播,对抑制今天的消費主义、引導人們樹立健康消費理念,具有不可或缺的理論和實践意義。
  最後,有助於增強消費主體的道德責任意識。當今社會,由於經濟的快速發展,人們的消費水平不斷提高,人們在陶醉於物質滿足所帶來的愜意之時,卻往往忘記了對他人,对社會應負擔的道德責任。出現的問題是,有些人在進行個人消費時,往往以損害他人利益、社會利益為代價。王船山的絮矩之道的消費伦理模式則對消費主體提出了道德訴求。強調“好民之所好,惡民之所惡”,在滿足自己欲求之時,也要不損害他人社會利益,做到無害,這是消費者最低的道德底線,在滿足自己的消費需求之時,還要能促進他人、社會利益的共同發展,做到有益,這是消費者应該盡到的高限度的社會責任。
  王船山的消費倫理思想以理欲合性為其理論基礎,以對儉與奢及其利弊的分析为重心,以追求萎翼矩之道為旨歸,既肯定人的自然之欲的合理性,又提出以理導欲,主張消費的目的是促进人性的發展。這一消費倫理的價值模式體現了公正無私和民本主義思想,以及對人民群眾生存權益和消費需求的人文關切和道德關懷。這对於我們建構具有民族精神且具時代特色的消費倫理思想具有重大的理論意義和現實意義。轉貼于 免費论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對於王船山的消費倫理思想及其現代意義》其它版本

西方哲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