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奇卡諾文學簡論

論文類別:哲學論文 > 西方哲學論文
論文作者: 黃曉梅
上傳時間:2012/11/21 9:11:00

內容提要:與黑人文學、猶太文學、亞裔文學並列成為美國多元文化格局中的重要一員,奇卡諾文學在20世紀60年代以後逐漸繁榮。奇卡諾文學作為20世紀60年代以后墨西哥裔文學的代名詞,有著其特殊的歷史和文化背景。這些特殊的背景造就了奇卡諾文學與眾不同,兼有墨西哥裔文學和民族解放運動的特點。經過兩個階段的發展奇卡諾文學走向全面的繁榮,奇卡諾和奇卡娜作家們(奇卡諾女作家)為世界人民帶來了一部部反映美國多元文化的瑰麗的作品。

  關鍵詞:奇卡諾,混血文化,身份認同,後殖民主義,奇卡娜

    一、奇卡諾文學的歷史背景“奇卡諾”(Chicano)一詞是20世紀中期以後墨西哥裔美國人的代名詞。特殊的時代連同墨西哥裔美國人所具有的特殊的歷史和血統,造就了“奇卡諾”奇特的文化現象。在闡述奇卡諾文學的特征之前,本文簡單概述其民族的形成和歷史。

  墨西哥裔是美国社會中人數最多的西班牙語裔的一支,墨西哥民族的形成要追溯到近代以來西班牙的殖民擴張史。從16世紀早期開始,西班牙殖民統治者占據了現在的墨西哥和美國西南部地區。西班牙人在當地土著居民中強行傳播羅馬天主教,把西班牙語規定為當地的官方語言。和所有的殖民過程一樣,在殖民过程中印第安文化與西班牙文化开始融合,又由於印第安人和西班牙定居者互相通婚,形成了一種新的混血民族———近代墨西哥民族。因此墨西哥民族的文化就帶有混血文化的特征。①19世紀,隨著西班牙實力的削弱,西班牙在殖民地的統治土崩瓦解。1821年,墨西哥宣布獨立,这個新的墨西哥國家包括現在的墨西哥和美國西南部諸州。然而,當地的英裔移民與當地的政府經常发生沖突。加上美國與墨西哥邊境的沖突愈演愈烈,在1846年“墨西哥戰爭”爆發。②1848年美墨簽定了《瓜達盧佩公爵協定》,“墨西哥戰争”結束,但墨西哥將最北部的領土,即現在的美國西南部諸州出售給美國。這就是第一批墨西哥裔美國人。

  這批墨西哥裔美國人生活在政治的夹縫當中:一方面,他們受到英裔統治者的種族壓迫,禁止他們使用西班牙語。

  另一方面,他們又感受到被原有國———墨西哥的“遺棄”。

  与他們政治生存狀態並存的文化也處於“漂泊”狀態:他们排斥英裔文化,同時又對“遗棄”他們的墨西哥的文化充滿懷疑。在“漂泊”過程中,他們把自身和墨西哥文化中深厚的印第安傳统聯系起來。當然這一時期的墨西哥裔美國人還稱作墨西哥裔美國人(Mexican-Americans),“奇卡诺”(Chicano)的稱呼來自20世紀。二戰以後,由於缺乏勞动力,美國和墨西哥政府协商,在墨西哥招募了大量的短期工人,其中的許多人後來留在了美国。“奇卡諾”最早就用於指代這些遷移到美國的一批貧穷墨西哥人。他們地位低下,生活貧困,和早期的墨西哥裔美國人一樣被排除在美國主流社會以外。之後“奇卡诺”一詞越來越多地用來称呼那些剛到美國的墨西哥移民,這时的奇卡諾帶有明顯的冒犯意味。

  20世紀50年代後的近二十年时間內,在美國的民权運動影響下, 60年代,墨西哥裔人也興起了一場旨在爭取平等權利的社會運動,“奇卡諾”則是這個運動的文化標誌,這场運動就是所謂的“奇卡諾運動”。這時的“奇卡諾”不再是對墨西哥裔美國人的貶稱,而成為眾多的墨西哥裔美國人作為身份認同和民族自豪的標誌。從此,在美國的政治界、文學界,“奇卡諾”一词不再陌生,“奇卡諾”文學也就成了20世紀中期以後美國墨西哥裔文學的代名詞。

  所以,從奇卡諾的歷史背景可見,奇卡諾既具有傳統墨西哥裔美國人的特點,又具有特殊的時代特征。也就是說,在概念上“奇卡諾”包含在“墨西哥裔美國人”的概念當中,但是特指20世紀中期之後的墨西哥裔美國人。

  由於其特殊的歷史背景,在美国多元文化當中,“奇卡諾”文學也是不可忽视的一部分。③二、奇卡諾文學的特點奇卡諾文學作為奇卡諾的精神體現,其特征可以從以下幾方面體現:首先,作為墨西哥裔美國文學的一部分,奇卡諾文學具有混血文化的特點。這一點是繼承了墨西哥文化的傳統,墨西哥民族是由西班牙殖民者和印第安民族融合而成,在其文化中兩種文化也是以融合的方式出現的。在文学作品的選材上可見一斑:一方面帶有西歐的特征,另一方面又有土著印第安人的神秘和追求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特點。如在魯道夫·阿納亞的《保佑我,烏勒蒂瑪》(BlessMe, Ultima, 1972)中,主人公安東尼奧的父親加布裏爾是馳騁於大平原上的西班牙裔牛仔,具有著西班牙式的自由和放任不羈的性格。而安東尼奧的母亲則是農民的女兒,她從骨子裏透露出農民的安分知足,平淡的生活对於她來說是人生的全部。而小說裏的另一主人公烏勒蒂瑪,則体現了土著文化的神秘色彩。安東尼奧由於父母的原因從小生活在兩種意識形态的矛盾中,在安東尼奧仿徨時,作為智慧化身的烏勒蒂瑪給了他重生。④由於美國墨西哥裔形成的特殊歷史,後殖民主義色彩成為奇卡諾文學的第二大特点。第一批遷移到現在的美國境內的墨西哥人是由於兩國政治上的不平等條約

  20世紀的墨西哥移民同樣受到美國主流社會的排斥。雖然沒有明顯的大國殖民體現,但在意识形態和政治生活上美國主流社會對在美國領土上的墨西哥裔人的壓迫,仍然是殖民主義的体現。生活的貧困,政治生活的壓迫和意識形態的“漂泊”帶来了精神上的反抗。他們的反抗體現了後殖民主義的色彩。奇卡諾文學的一大宗旨是反抗美國主流文化的霸權,在主流文化占统治地位的美國找到其民族文化生存发展的一棲之地。奇卡諾文學的后殖民色彩最重要的體現就是身份的認同。在文學表達中奇卡诺作家們努力嘗試並成功地塑造著能代表自身文化的形象,和“他者”形象進行不屈不撓的抗爭。正如非裔美國人轉向非洲尋求自己的文化模式,奇卡諾們轉向土著印第安文化尋求自己的身份。阿納亞就是通过烏勒蒂瑪這一形象構建當代奇卡諾人帶有濃厚印第安色彩的自我。

  作為族裔文學的一支,奇卡諾文學的第三大特點是與主流文化的“雜糅”,體現在變相的接受主流文化。奇卡諾女作家丹尼斯·夏維(Denise Chávez)就拒絕把作品中的墨西哥詞語用斜體標出。夏維認為“讀者應该學一點西班牙語,因為西班牙语會給作品帶來不同的風味。”⑤最後一大特點是:民族主義特征。作為時代特征的奇卡諾文學产生於20世紀民族運動中,其強烈的民族主義特征尤其突出。奇卡諾運動中墨西哥裔美国人追求民族權利和民族平等。在文學作品中,奇卡諾作家們也以各自的方式向一統美國文學界的歐美主流文化發起非難。在展示本民族文化精髓和反映墨西哥裔美國人獨特的精神面貌和生活狀态的同時,也在爭取本民族文化的平等地位。作品中的具有奇卡諾特色的人物形象、美國西南部獨特的人文地理環境和奇卡諾特色的語言,都成為奇卡諾作家們爭取文化平等的方式。

  總體上講,奇卡諾文学一方面體現墨西哥裔美國文學的混血、後殖民主義和与主流文化雜糅的特點,另一方面体現了民族主義的時代特征。

免费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三、奇卡諾文學的發展代表作家及簡介美國文學批評界一般認為,至今為止奇卡諾文學的發展經歷了兩個階段:第一階段在20世紀六七十年代,第二階段在20世紀80年代。兩個時期有著各自的歷史背景和特點。

  第一階段是奇卡諾文學的形成到初步繁榮時期。⑥這一阶段受到奇卡諾運動的影響,民族主義帶來的自豪感和歸属感是文學作品的一大特色。在这一時期,墨西哥文化的精髓和墨西哥裔人的生活狀態在大量的文學作品中反映出來。被認為是奇卡諾文學的第一部文選《鏡》(ElEspejo)中收編了大量的墨西哥裔神話傳說和各種風格的奇卡諾作家的作品,在展示了奇卡諾古代文化的精髓和現代人的生存狀況的同時,民族的自豪感一覽無余。

  而有“奇卡諾文學之父”之稱的魯道夫·阿納亞在這一时期文學作品的選材上大多是其故鄉新墨西哥帕斯圖拉小鎮流傳的墨西哥民間故事和傳說。具有印第安特色的巫醫、神婆、接生婆等在主流文化中沒有的形象給魯道夫·阿納亞這一時期的作品以及其全盛时期的作品烙上了奇卡諾的烙印。

  作為起始階段,这一時期出現的奇卡諾文学的先驅人物是瓊斯·安東尼奧·維拉利爾(Jose AntonioVillarre-al)和阿美利克·帕拉迪斯(Americo Paredes)。他們的作品此時體現的也是這一時期的特征。维拉利爾在1974年發表的一部關於墨西哥革命的小說《第五名騎手》(TheFifthHorseman: ANovel oftheMexican Revolution),主人公赫拉克裏奧·伊奈斯是一個與眾不同,勇敢而又叛逆,帶有特殊使命而来到人間的人物。維拉利爾在小說中把墨西哥裔傳說中的命運觀念和男子大丈夫气概進行藝術化的描寫,充分表現了“太陽族”的民族意識。帕拉迪斯從50年代開始,就對墨西哥裔的民歌、民謠、民間传說和原型進行了深入的研究。帕拉迪斯編選的《墨西哥民間故事》(Folktales ofMexico, 1970)和《德克薩斯墨西哥裔民歌選》(A Texas Mexican Cancionero Folksongs of the LowerBorder, 1976)把墨西哥民族文化精髓歸納得十分全面。

  到20世紀80年代,民族主義的呼聲相對於60年代有所減弱。美國社會的發展在文化界也以多元文化共同發展作為體现。⑦這個時期的奇卡諾研究進入全面繁榮時期:對奇卡诺的研究已突破了政治歷史方面,拓展到文學、語言、美術、電影、音樂、舞蹈等領域。被學術界稱為“第二代”或者“80年代人”的奇卡諾文學批评家有瑪努爾·赫南德斯、拉蒙·薩第瓦爾、嘉勒莫·赫南德斯等,這些奇卡諾文學批評家把歐美當代的文學批評理論應用於奇卡諾文學的研究中。他們的研究帶來了奇卡諾文学在80年代的全面繁榮,但是批評家們僅限於學术領域,這點成為當時和后人抨擊的矛頭所指。同時這一階段出現了大量著名的奇卡諾文學作品,如魯道夫·阿納亞的《保佑我,烏勒蒂瑪》(BlessMe, Ultima,1972)、《阿茲特兰之心》(Heart ofAztlan,1976)和《烏龜》(Tortuga,1979)以及在90年代出版的“阿尔布克爾克四部曲”:《阿爾布克尔克》(Alburquerque,1992)、《齊亞的夏季》(Zia Summer,1995)、《格兰德河的秋季》(Rio Grande Fall,1996)和《沙曼的冬季》(Shaman Winter,1999);阿圖羅·伊斯拉斯(Arturo Islas)的安吉爾一家三步曲,《雨神》(The RainGod,1984)和《移民精神》(MigrantSouls, 1990)。

  這一時期的女作家尤其值得一提。西方女權運動造就了一批奇卡諾女性作家,這些被稱為“奇卡娜”(Chica-na)的女作家們不僅忍受著來自白人主流社會的壓迫,同時在崇尚“男子大丈夫氣概”的墨西哥裔本族受到來自性別的壓迫,特殊的文化背景造就了奇卡娜文學不同於歐美主流女性文學的鮮明特征。最负盛名的奇卡娜作家是桑德拉·西斯奈羅斯(Sandra Cisneros),主要作品有:《芒果街的房子》(TheHouse ofMango Street,1984)、《呼喊著克裏克語的女人》(Woman Hollering Creek and Other Sto-ries,1991)和《焦糖色披巾》(Caramelo,2002)。西斯奈羅斯从她獨特的奇卡娜女性視角、新穎的体裁和對奇卡娜女性心灵世界的深刻刻畫,成功塑造出具有鮮明的拉美特征、與美國主流文化疏離的女性形象。另一位值得一提的奇卡娜作家是丹尼斯·夏維(Denise Chávez)。夏維的成就主要是她的幾部小說:《最後一個訂菜女孩》(TheLast of the Menu Girls,1986)、《知曉動物語言的女人》(TheWoman Who Knew the Language ofAnimals,1992)、《天使之臉》(Face ofan Angel,1994)等。⑧夏維作品中的奇卡諾精神體現為對現實的樂观肯定的態度。夏維笔下的女主人公滿懷夢想,對生活充滿信心,尋找人生的真諦。

  纵觀奇卡諾文化的形成歷史和奇卡諾文學的劃時代發展,奇卡諾文化作為美國族裔文學的重要一支,在多元文化共同发展的美國社會正得到新的發展。这種既具有墨西哥裔民族特點又具有時代特色的文化形式,在個性化、多元化、全球化的當今社會得到更多的關注。

  註解【Notes】

①參見丹尼爾·科西奧·比列加斯等:《墨西哥歷史概要》(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1983年)。

  ②參見王春良:《墨西哥獨立戰爭》(北京:商務印書館, 1984年)。

  ③參見傅景川柴湛涵:“美國當代多元化文學中的一支奇葩—奇卡諾文學及其文化取向”,《吉林大學社會科學學報》5(2007):126-133。

  ④參見李保傑:“魯道夫·阿納亞與《保佑我,烏勒蒂瑪》”,《解放軍外國語學院學報》2(2007): 89-92。

  ⑤參見Nma Baym,TheNortonAnthology ofAmerican Literature, 3rded. (W.W.Norton& Company, Inc., 1989)2374.

⑥參見錢浩:“美國20世紀60年代‘奇卡諾运動’探微”,《世界民族》3(2001): 77-80。

  ⑦參见韓家炳:“美國多元文化主義的緣起—以少數民族的遭遇和抗争為中心的考察”,《安徽師範大學學報》4(2006): 446—450。

  ⑧RachelGray,“Chávez’s‘the Last of theMenu Girls’—A QueerReading,”Published Sep 04, 2006. http: //www. associatedcontent.com /article/56787 /chavezs_the_last_of_the_menu_girls. htm.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關於奇卡諾文學簡論》其它版本

西方哲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