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淺論武當道教善惡倫理思想

論文類別:哲學論文 > 哲學相關論文
論文標簽:思想教育論文 思想教育論文
論文作者: 張明義
上傳時間:2011/6/13 14:18:00

  論文關鍵詞:武當道教 善惡承負 錄善罰惡 法懺 善書
  論文摘要:分析了武當道教善惡承負和現世報應的教義,指出武當道教的善惡倫理思想與宋元以後的道教勸善書相互呼應,對我国民俗教化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武當山在春秋至漢代末期,已是古代宗教重要的活動場所,許多達官貴人到此修煉。漢末至南北朝時,由于社會動蕩,數以百計的士大夫或辭官不仕,或弃家出走,雲集武當辟谷修道。同時,出現了有關真武的經书。隋唐時期,武當道場得到封建帝王的推崇,促進了武當道教的發展。宋元時,由於封建統治者極力推祟和宣揚武当真武神,使真武神的神格地位不斷提高,“以武當山為本山,以信仰真武—玄武,重視內丹修煉,擅長雷法及符篆鑲,強調忠孝倫理、三教融合為主要特征的”武當道教最終形成,並随之呈現出二百多年的鼎盛局面。作為中國道教的一個重要流派,武当道教的教理、教義與中國道教的教理、教義同出一轍,但同時又有着自己的鮮明特性。就善惡倫理觀而言,武當道教繼承和發展了早期道教“天道承負”的教義,不但在道經中大力宣揚因果報應的觀念,而且通過“法懺”等形式全面灌輸抑惡揚善、得道成仙的思想,並將之融人宮觀建築、匾額楹聯等武當文化之中。具體而言,武當道教的善惡倫理思想包含以下幾個方面的內容。
  一、天道承负,善惡報應
  “天道承負”,即相信天道有循環、善惡有承負,是道教的傳統教義之一。“承負”之說,源自《太平經》,意思是祖先積德行善,則可荫及子孫;若先人屢屢犯過作惡,後人將無辜蒙受災禍,即人們常說的“前人種樹,後人乘涼;前人惹禍,後人遭殃”,其特點是前輩後輩相承負。但對於“承負”的論述,《太平經》中有兩種解释。其一是,“承者為前,負者為後。承者,乃謂先人本承天心而行,小小過失,不自知,用日積久,相聚為多,今後生人,反无辜蒙其過滴,連傳被其災。負者,乃先人負於後生者也”。其二是,“三統共生,长養凡物名為財,財共生欲,欲共生邪,邪共生奸,奸共生猾,猾共生害,而不止則亂敗,敗而不止,不可复理,因究還反其本,故名承負”。意即天地人三統共生,长養財物,欲多則生奸邪,以至不可復理,直到財物窮盡才知還返回虛无之源本。可見,其一說的是善惡承負,其二則是說天道循環。
  在“承負”之說中,道教還極力宣揚現世的善惡報應。早在先秦時期,人的行為善惡自有報應的思想就已形成。如《易经》稱:“積善之家,必有余慶;積不善之家,必有余殃。”《道德經》說:“天道無親,常與善人。”西漢末至東漢初,徽緯之學盛行,便又衍生出天地神靈監督人的善惡行為並予以報應的觀念。如《河圖·纪命符》稱:“天地有司過之神,隨人所犯輕重,以奪其算紀。惡事大者,奪紀。过小者,奪算。隨所犯輕重,所奪有多少也。人受命得壽,自有本數。數本多者,紀算难盡,故死遲。若所察本數以上,而所犯多者,則紀算速盡而死早也。”道教誕生後,吸取了l緯學說中善惡報應等理論。如《老子想爾註》(傳為張陵所著)中说:道設生以賞善,設死以威惡。行善,道隨之;行惡,害隨之也。認為吉兇禍福和生死都是隨人的行善行惡來報應的,故欲求長生者,“百行當修,萬善當著”。《太平經》也說:善者自興,恶者自病,吉兇之事,皆出於身。《太平經》還極力宣揚行善增壽為惡減算的思想,例如卷一百一十的(大功益年書出歲月戒)稱:“過無大小,天皆知之。簿疏善惡之籍,岁日月拘校,前後除算減年;其惡不止,便見鬼門。”同經《天神考過拘校三合诀)稱,天地諸神共記人之罪过,三年一中考,五年一大考,“過重者則坐,小過者減年夺算”。《抱樸子內篇·對俗)則稱:人欲求仙,“要當以忠孝和順仁信為本”,而且具體規定:“人欲地仙,當立三百善;欲天仙,立千二百善。若有千一百九十九善,而忽復中行一惡,則盡失前善,乃當復更起善數耳。故善不在大,惡不在小也。”其后的一些道教經籍如《至言總》、(墉城集仙錄》、《悟真篇》、(雲岌七簽》等,也多有類似記载。武當道教形成後,繼承發展了善惡承負和現世報應的教義,並將“修人道”作為得道成仙的必經之路。
  二、欲修仙道,先修人道
  (张三豐先生全集·大道論》說:“不拘貴賤賢愚,老衰少壯,只要素行陰德,仁慈悲憫,忠孝信誠,全於人道,仙道自然不遠也。”而《太上真武妙經註》卷四則引真武《垂世訓》雲:“言夫欲修仙道,先修人道。人道者,恭謙美眾,慈惠溫良,济物利生,欽心奉正,節儉事親,修仁義,行方便,強莫聘,勢莫恃,憫孤寡,垂慈念,此人道也。人道尚不能修,去仙道則遠矣”。武當道教在強調“修人道”的同時,極力宣揚武当道教的主神—“真武”具有錄善罰惡的倫理功能。《太上真武妙經註》卷四引《啟聖记》載:“真武上詣太清境,朝渴本師太上老君,告曰:‘吾以汝降伏天下妖魔,清寧宇宙。尚諸眾生,競赴轮迥,經歷地獄,汝當普度。見善者以福加之,化惡者以善解之,汝宜更修其果’。真武遵奉而作頌曰:‘眾生造善,與吾齊身。我登證果,亦同好因’。”同書卷六稱真武神“兼權三界,須臾邇遐,持惡录善,止攝奸邪……總咨訣北极帝命,報應出右勝府司。作善者降之百祥,慶流後代子孫;為不善者降之百殃,遺烈衰絕嗣续”。該經通過《真武啟聖記》上的许多故事,做為真武神經常降於下界人間“錄善罰惡,辅正除邪,濟拔天人,祛妖攝毒”的例證,勸人行善積德,以获善報。類似內容,在《元始天尊說北方真武妙經》和《太上說玄天大聖真武本傳神咒妙經》等武當道教經書中亦有記载。如“天尊告真武日:自今後,凡遇甲子庚申,每月三、七日。宜下人間,受人之酪祭,察人之善惡。修學功過,年命長短,可依吾教,供養轉經,眾真来降,魔精消伏,斷滅不祥,過去超生,九幽息對,见存獲慶,天下和平”。“大帝曰:此神是歲每月六日、十六日、二十六日,諸天審察十洞巡遊。正月七日、二月八日、三月九日、四月四日、五月五日、六月七日、七月七日、八月十三日、九月九日、十月二十一日、十一月七日、十二月二十七日下降人間,剪滅邪魔,驅除瘟疫,保人慶壽,以全天命”。
  “真武”錄善罰惡的神職功能,在《玄天上帝啟聖錄》中更是得到了集中體现。《正統道藏·洞神部·記傳類)收錄了(玄天上帝啟聖錄)八卷,共六萬余字。全書內容可分為兩大部分:第一部分即卷一用三十一個互有衔接關系的段落,詳細敘述了武當道崇奉之神—玄武大帝的神話傳說:玄帝乃太阳之精,托胎於靜樂國王善勝皇後,十五歲時受聖祖紫元君點化,辭别父母,人太和山修煉。四十二年後,於九月九日飛升成仙,被上帝冊封為太玄元帅,領元和遷校府公事。後被派至下界降妖祛魔。玄武升真後,谓此山非玄武不足以當之,故將太和山更名為武當山……第二部分即卷二至卷八記述了北宋英宗以前真武神靈應顯化事迹九十五條。各卷中都分有若幹單元段落,每單元段落皆用四字標題為頭,如“王宮誕圣”、“辭親慕道”、“折梅寄榔”、“白日上升”等等。事跡所宣揚的思想,多為忠孝仁義、诚信不欺、抑惡揚善、劝善成仙等。如《啟聖錄》卷八“假燭燒塵”條雲:南安军開隆觀前有一雜貨鋪,鋪主黄禹見“本觀凡有會設合用物件,皆於此鋪收買,惟蠟燭尤多,卻將臭穢牛脂、觸朱破布,偽作真净蠟燭出賣,不惟煙气薰觸上聖,兼祭賽求福,反求穢讀”,北極大帝令下天曹諸司檢攢。后該觀真武殿行者夢一神人,告诉他:“觀前賣蠟燭者,曾三世為人,世世恶業,今姓黃名禹,猶賣穢脂假烛,觸犯天曹,罪惡貫盈,永失六道,合為微塵”。次日,该雜貨鋪失火,“其黃禹因貪救物,致令火逼,烧為灰塵”。

  三、跪誦法懺,棄惡從善
  武當道教不但以宣揚“真武”錄善罰惡的功能來强化信徒頭腦中善惡有報的伦理觀念,而且通過“法懺”等形式勸誡世人棄惡从善。所謂“法懺”—即依照有關戒律檢討懺悔前世今生罪業及犯戒之罪,乞求神靈赦罪賜福。道教戒律,在祖天師張道陵創教時已有。兩晋南北朝後,道教戒律日趨繁密,從言談舉止到衣食住行,從貞潔持身到养生護命,幾乎無所不包。但其目的皆大同小異,即勸誡信徒止惡從善,舍妄归真。如(玄都律文》稱:“為善者自天佑之,為惡者天必殃之。”《要修科儀戒律钞》卷四亦稱:“夫經以檢惡,戒以防非。”由於道教戒律是世俗道德善惡觀念和宗教信仰善惡观念的綜合反映,故依照戒律检討懺悔,可以起到扬善抑惡、堅定信仰等教化作用。 轉貼于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正統道藏·洞神部·威儀類》收錄了(真武靈應护世消災滅罪寶懺》一卷、北極真武普慈度世法懺》十卷、《北極真武佑聖真君禮文》一卷(均不著撰人及成書時代)。《真武靈應护世消災滅罪寶懺》先述真武之神職,又載天尊垂示消災免厄之法,乃為道士、信士燒香持齋供奉真武時跪誦之寶懺。該書假托元始天尊告妙行真人雲:常念眾生處於三毒十惡之世,被六天魔王、五府瘟曹等妖邢傷害。天尊乃命北方真武神將巡察諸天,录善伐惡,輔正除邪。天尊又垂示消災免厄之法,謂眾生常以三元八節、甲子庚申等日,燒香持齋,誌心歸命朝禮北方四十九位靈應天尊,謝過懺悔,即可消諸罪決,免受厄難。該書部分內容文字與《太上說玄天大聖真武本傳神咒妙經》相同。《北極真武普慈度世法懺》為禮懺真武法文,系敷衍《真武本傳神咒妙經》與《修真十戒》而成。书中假托無上赤文帝君金閡化身天尊告訴妙行真人曰:玄元聖祖伺念世间凡愚積惡造罪,無由冀仙,因此演說修真十戒。世人若能備列香花,虔心禮懺,誓依吾教,改往修来,即可名標丹籍,獲福超升。妙行真人遂將此禮懺之法“散布人间流傳”。正文十卷,每卷依次列舉一條修真戒律,並劝人誌心朝禮三清及諸天尊,阪依北極佑聖院諸神,此謂之“禮”。又勸人依照有关戒律檢討前世今生所犯罪業,乞求神仙赦罪賜福,此谓之“懺”。各卷除戒律不同外,禮忏方法大致相同。《北極真武佑聖真君禮文》以修真十戒為線索,自陳懺悔,禮拜玄帝。乃祭禮禮贊鎮天真武治世福神玉虛師相玄天上帝以祈福謝罪之齋儀。有啟奏、誌心歸命禮贊三清及玄帝等神靈,懺悔、發願、諷經等儀式。該書述稱,信奉真武,必须發十願禮文:一願天地常清靜,二願國家永安寧,三願九祖尽生天,四願豐都皆罷對,五愿二羔無愈伏,六願五谷悉豐登,七願永劫息干戈,八願四時無疫病,九願眾生离業網,十願學道總成仙。發願的目的,是祈求真武默佑,廣結善緣,立功立德,證真成道,普度眾生,同登道岸。
  總之,武當道教有關“真武”的各種經書均體現了劝善去惡的倫理思想。凡虔心奉神,一意行善,待人以仁义者,神會登錄仙籍,长享福壽;凡不敬神明,作惡多端,不仁不義者,皆有报應,或惡死、或怪病,多有煎熬。曾行惡事,後自改悔,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可转禍成福,久久必獲吉慶。值得一提的是,武當道教的善恶倫理思想與宋元以後的道教勸善书相互呼應,對我國民俗教化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所謂善書,是指宣揚倫理道德,以勸人為善為宗旨的民间通俗書籍。道教勸善書出现的時間較早,影響较大,數量較多。從內容方面来看,現存道經中數《赤松子中戒經》最早以勸善為專題行文。此書葛洪(抱補子》曾錄其名並有引述。宋代以降,随著印刷術的普及和市民文化的興起,道教勸善書的刊布流傳呈现出前所未有的興旺景象。善書集中反映了“教以行善立功,以致神仙之旨”的道教宗教倫理。宋代出現的《太上感應篇》是現存最早、最為完整的著名善書。與《文昌帝君陰鹭文》、《關聖帝君覺世真經》並稱為“善书三聖經”。(太上感應篇集註》云:“太上者,道門至尊之稱也,由此動彼謂之感,由彼答此謂之應,應善惡感动天地,必有報應也。”意即所谓“感應”指善惡報應,由天地神鬼根據世上人們的所作所為給以相应的獎懲。因此,《太上感應篇》開篇即以十六字“禍福無門,唯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为綱。接著指出人要長生多福必須行善積德,並列舉了二十六條善行和一百七十條惡行作趨善避惡的標準,最後的“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一日有三善,三年天必降之福;一日有一惡,三年天必降之禍”作结。《太上感應篇》全篇僅約一千二百余字,主要借太上之名,闡述“天上感應”和“因果報應”。書中既有儒家倫理規範,又有釋、道的宗教信條,融儒、釋、道三家思想於一爐。這與武當道教主張三教融合的特征相吻合,故而二者在勸善去惡、積德成仙思想上相輔相成、互為引證。如《太上感應篇》大量引用《真武啟圣記》中獎善罰惡的故事作為勸善的例子,先後引用“焦湖惡报”、“華氏殺魚”、“邹宿契靈”、“陳妻附魂”、“二真显化”、“五虎中計”、“鄭箭滅龜”、“天降粟麥”等故事。《北極真武普慈度世法懺》則反復引用《太上感應篇》的辭句,如卷一雲“臣等恭承經寶垂訓曰:福禍無門,唯人自招;善惡之報,如影隨形”。卷二雲:“臣恭承太上垂訓日:夫人生天地之間,善惡不同,各自先身世緣所致。修善善至,修福福來。如影隨形,似聲應響。悟者見道,迷者居塵”。如此等等,限於篇幅本文不再贅述。
  武當道教除了在经典中大力宣揚善惡倫理思想外,在宮觀建築、匾額楹联等武當文化中對之也多有體現。如太和宮內的靈官殿,供奉的王靈官神像,三目圓睜、面容威嚴、怒須怒張、披甲執鞭,造型生動傳神,令人觸目膽寒。神像旁設有十八只鋼鞭,專懲欺詐行惡、心怀不軌之人,而殿內两副對聯“好大膽敢來見我,快回頭切莫害人”,更是令惡人未得惡報者膽戰心惊,以此奉勸世人誠信向善。門庭懸聯、額仿題字,是我国的傳統文化習俗。武當山道教宮觀建築中許多匾額、楹聯(抱對),或豎掛於宮觀門扉的兩側,或橫懸於門媚神完之上,不僅莊嚴肅穆、品位高雅,而且還蘊涵著豐富的武當道教善惡倫理思想。如紫霄宫龍虎殿(紫霄山門)楹聯,上聯是:“秉正嫉邪一方平安保障”,下聯是:“降魔衛道千年永鎮玄門”。橫批是:“懲惡揚善。”以此勸說人們一心向善、勤於修道。此外,在武當文化的其他方面,也都有善惡倫理思想的反映。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關於淺論武當道教善惡倫理思想》其它版本

哲學相關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