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古希臘自然哲學的歷史考察

論文類別:哲學論文 > 哲學相關論文
論文作者: 陳沛誌
上傳時間:2012/6/13 9:32:00

摘 要:哲學的思考起源於人的認知。人類以社會的存在為基礎,對自身所處的自然界以及社會,必然會產生认知的需求。希臘哲學正是在這种需求的刺激下誕生的。希臘哲學对自然的探究,與其地理環境、社會环境和政治制度息息相關。
關鍵詞:希臘哲學;城邦制;方法論

一、孕育古希腊哲學的社會環境
從政治身份的角度劃分,雅典城邦由兩部分人組成:自由民和公民。自由民一般來自外邦,沒有參与城邦政治的權利;公民有權參與城邦政治,而且其掌握政治權力大小的依據是擁有財富的多少。從擁有财富的角度劃分,雅典城邦的人也分為兩種:窮人和富人。“在這個以財富划分等級的社會中,公民之間除了財產以外沒有很明显的界限。”[1](p29)因此,公民與自由民之間、富裕公民和貧窮公民之間的矛盾构成了雅典城邦社會中的主要矛盾,而解決這些矛盾的手段是通过公民大會。公民大會是雅典最高的權力機構,城邦中幾乎所有重大的事務都要在公民大會上進行討論和表決。也就是說,一項決議是否通過取決於是否能夠取得與會公民中大多數人的同意。如何有效地保障制度的真正民主和正義始終是希臘哲人們探討的話題。
在圍繞如何管理城邦的問题上進行的思考和辯論中,產生了希臘哲學特有的思維方式和方法。正如法國學者讓-皮埃尔·維爾南指出,希臘城邦有兩個特點有助於辯證的思維方式和希臘哲學思想的產生,首先,“城邦制度意味著話語具有压倒其他一切權力手段的特殊優势”;其次,“社會生活中最重要的活動都被賦予了完全的公開性。我們甚至可以說,只有當一个公共領域出現時,城邦才能存在。”[2](p37)希臘哲人們借助於對自然界的觀察和思考來認識人自身以及人與自然之間的關系,來思考如何處理公民之間的相互關系、如何保障社会秩序。秩序的概念正是來自於對自然界有規律的運動變化的觀察和思考。“希臘人經由對自然、社會和社會制度所作的徹底且基本的分析而成了西方世界的哲學先師,與此同时,希臘哲學也成為了人們考察整個世界哲學的一個顯微鏡。希臘思想家提出的一些假設和結論因日後的經驗和發現而未經受住時間的考驗,但是這些思想家用哲學的術語提出和討論人生的基本問題的方法以及尋求解決這些問題的各種可能进路的方法,卻可以說是持之有效的。”[3](p3)
二、城邦民主政治给予的思想自由
希臘哲學最早誕生於米利都,這得益於那裏以小規模私有制和活躍的工商業为基礎的城邦民主制。米利都位於伊奥尼亞地區的最南端,在公元前6世紀米利都是愛琴海文明区域最富有的城市,也是國際貿易的中心。“在這種富於激勵性的環境中,希臘發展了它對於世界最特殊的兩種禮物——科學和哲學。贸易的樞紐就是思想交換所,敵對習慣及信仰的摩擦場;由分歧產生矛盾、比較和思想;多種迷信相繼消失,於是理性逐漸開始。……埃及的幾何學和巴比倫的天文學進入了希臘人的思想領域。貿易和數學,外国商務及地理,航海及天文遂得攜手發展。”[4](p99)高度發展的城邦奴隸制經济保證了一小部分米利都人有閑暇思考哲學問题。亞裏士多德說過,從事哲學思考的兩個基本條件是閑暇和好奇心。[5](p29)米利都人的思考是自由的,因為在希臘城邦的實際生活中,“不存在一種宗教的獨斷,这就有利於系統地表述和傳播在說明世界方面所作的哲學探索。同時,由於沒有建立在宗教權威基礎上的理學,實際可行的哲學就填補了這個民族精神生活和道德生活中的空白”。[6](p4)這樣,民主政治制度下清新的空氣帶來了思想自由,希臘人自由地思考“世界是什麽”的問題,既不受傳统解釋的約束,也不受教士的訓诫和說教的約束。他们可以自由地追求真理,他們的才智可以自由地馳騁。面對現實世界,希腊人並不逃避,而是进入其中進行深入地探討和研究。[7](p24-26)因此,自然界的發現、理性的邏輯推理、宗教的神秘主義都被他們引入到哲學中,用来思考人與人之間、人与自然之間的關系,從而創造出了獨特的哲學體系和方法論。
在雅典,王權隨著民主制的成熟而被逐漸削除。哲學家放棄了對物質世界的研究,轉而關心与人類自身更密切相關的題目。[8](p233)由此,一個以依靠專門傳授論辩術為生的智者團體應運而生。出現在雅典民主時期的智者是一群職業教師,“他們周遊各地,收费教授思維和辯論術,為青年人從事政治生活做好准備。”[9](p44)由於学生學習的目的是為了在政治生活中取勝,於是智者力圖教给學生們如何用各種手段在論辯中壓服對方,混淆是非,使對方陷入各式各樣的謬誤之中。這样,大家對真理的標準就產生了懷疑。另一方面,哲學前輩們在探究世界本原和變化等問題上各执一詞,這也使人感到似乎並沒有什麽唯一正確的知識。普羅泰戈拉正是在這種疑惑之上提出了“人是萬物的尺度”的懷疑主義觀點。“以前的思辨家曾經樸素地和武斷地肯定人类思想能夠把握真理,而智者否定有取得確實和普遍的知識的可能性”,這就迫使希臘的哲學家們從新的角度思考那“曾一時被人弄模糊而又不能再忽視的老問題:什麽是宇宙和人在自然中的地位?”[10](p42-48)以及“什麽是獲取知識的條件?”等涉及人類思想自身的問題。[11](p34)

三、古希臘自然哲學的特點
希臘哲學開始於公元前6世紀。從米利都的泰勒斯開始的早期哲學的主要興趣集中在“外部的世界,非我的世界,並未觸及到所提問題的心理層面。”[12](p3)到了蘇格拉底、柏拉圖、亞裏士多德時期,哲學把思考的重心轉向了人與社會。蘇格拉底的主要興趣在於正確的生活行止,蘇格拉底對於“德性”這種知識的追求,一方面导致建立哲學認識論的根據,另一方面使哲學活動領域有了新的擴大。柏拉圖和亞裏士多德在蘇格拉底的基礎上建立了完整的哲學體系。希臘化時期和羅馬帝國時代的哲學增加了宗教的因素,吸收了來自東方哲學的神秘主義的成分,並最終導致了古希臘哲学的滅亡。[13](p21-22)德國著名哲學史家愛德華·策勒爾指出,古希臘哲學“系統地表述了哲學的所有理論和實踐的基本问題……後來整個歐洲的哲學和科學,都是在這些基本觀念之內活動並至今仍在運用它們”。希臘的哲學家們“創立了哲學的主要學科,並形成了哲學所采取的一切典型形式。甚至中世紀的基督教教會哲学,即經院哲學,也不能廢黷它。”[14](p3)
早期希臘哲學最主要的特征表現為哲学與原始科學的密不可分的关系,這一時期的哲學家研究的中心是“存在於自然中的萬事萬物及其變化的本原”,[15](p5)他們被稱為最早的自然哲學家,因為他们總是試圖從自然界中寻找問題的答案,正如策勒爾所指出的,“希臘哲學這一最早時期的顯著特點是哲學和科學的完全融合。在思辨與經驗研究之間不作任何區別。天文學和數学,以及自然知識中的所有部門,最初甚至還有醫學,都包含在哲學的範圍內,最後剩下被称作科學的就是最初本身獨立存在的實用技藝。”[16](p25)
泰勒斯被亞裏士多德稱為第一個自然哲學家。[17](p354)他曾到過埃及,在那裏學习了幾何學,研究過尼羅河的潮水漲落,據說还運用幾何學測算過金字塔的高度。他最令人稱道的科學成就是成功地預測了發生在公元前585年的一次日蝕。泰勒斯對哲學最大的貢獻是他提出了“水是萬物的本原”的命題。英國哲學家伯特蘭·羅素認為,由於米利都人在交換各種商品時以貨幣作為流通的手段,頻繁的商業來往使米利都人認識到了貨幣的统一性和價值的不變性,因此便提出了萬物由什麽構成的問題。與自然的親近感和海洋生活的特點使得哲人們很自然地從他們所生活的環境中尋找答案。“對他們来說,外部世界是真實的,有趣的。他們十分認真地觀察它,運用智力研究它。”[18](p24-26)羅素曾經对泰勒斯為什麽將水看作是万物的本原做過細致而大膽的推測,他在《西方的智慧》一書中寫道:“人們看到太阳蒸發海水,霧氣升騰於海面,形成雲彩,然後又化作雨降落入海。照這種觀點看,大地就是以濃縮水的形式而存在。”[19](p12)在羅素之前2000多年的亞裏士多德也曾作過類似的推測:“也许是因為他看到一切的养料都是濕潤的,而溫度本身也由這種濕潤的東西生成,萬物皆藉濕潤以維持其生存。”[20](p182)
在泰勒斯的年代,人們對自然的了解和認識更多的是依赖古老的神話,因此“泰勒斯的重要性在於他直截了當地提出问題,在回答問題時不牽扯神話中的事物”,[21](p12)而且這個命題是在經驗和觀察的基礎上思考得來的。黑格爾指出了泰勒斯命題的另一個重要意義:“水被了解為普遍的本質”。[22](p186)正是由於感性的水被賦予了不同于其它自然事物的“普遍”的本性,泰勒斯的命題才被稱为是一個哲學命題。在泰勒斯之後的米利都哲人阿那克西曼德和阿那克西米尼以及後來的德謨克里特都是試圖從自然物中寻找到一種最基本的、永恒不變的構成世界萬物的物質:[23](p231)阿那克西曼德認為構成萬物的本原是“無限”(boundless),世界由此而產生,並且歸於這種無限物。[24](p12)阿那克西米尼則认為這種基本物質是“氣”,空氣稀薄時,就形成火;凝聚時就成為風、蒸汽、水、土和石頭。“氣”構成灵魂,賦予我們生命,也让世界存活下來。[25](p14)原子論的創始人是留基伯和德謨克裏特,他們認為,萬物是由作为實在的建築石料的原子和空洞的空間構成的,一切物體都是原子和空間的結合。這種觀點“在今天的科學中還是最有影響的理論。”[26](p34)
米利都哲人的這些理論表現出了鮮明的自然主義傾向,对於那些一般被認為是超自然的神造成的事件,哲人們從自然主義的角度给予了解釋,省略了“人格化的神的獨斷意誌和半人性化的動機”,並且他們的推理和結論不是純粹思辨的結果,而是依賴於對客觀事物的觀察。比如他們的有關天體的理論與對天象的觀察是分不開的;由於觀察到人出生後要經過很长的時間才能自立,阿那克西曼德似乎意識到,人不可能像動物那樣直接從濕潤(wet)中產生出來,而應該從另一种動物誕生出來,該動物能够哺育人足夠的時間直到他能夠自立。更加重要的是,“他們的问題意識一代比一代強。阿那克西曼德認為原始物质未經分化的說法似乎正好糾正了泰勒斯的水假說中明顯的缺陷——即它的對立物火怎麽能夠產生呢?阿那克西米尼關於稀釋與凝結的理論,對原始物質如何變化,給出了比阿那克西曼德認為種子從無限分離出來的想法更為明確的解釋。”[27](p15-21)
於是,具有自然主義傾向的早期希臘哲學在內容和方法上都契合了自然科學的本性。在內容上,米利都的哲人們對他們所生活的世界的本質進行了嚴肅的、批判性的探求:“他們詢问關於它的成分、它的組成和它的運作的問題……他們沈思地震、日食、月食等異常現象,並尋求不僅適用于一次具體的地震或食、而且適用於所有地震或食的普遍性解釋。”[28](p28)在方法上,米利都哲人們在一個泛神論的氛圍中開拓了一種新的哲學思維模式,即在對客观事物的觀察的基礎之上進行仔細思考、推论、證明的方法。古希臘哲人被批評不做實驗,然而勞埃德對此的辯護聽上去似乎更有道理:古希臘哲人探討的是世界的本原等基本問題,在那個時代根本不具備做實驗的條件。因此我们可以推測,在可以做實驗的领域或者在他們能想得到的地方,他們是不會不做實驗的,因为他們向來就不反對從客觀世界中获得證據或者靈感。[29](p21)

四、希臘先哲的方法論
蘇格拉底、柏拉圖和亞裏士多德是希臘古典時期最偉大的三位哲學家,他們的哲學思想的形成與雅典的民主制度有著密切的關系。
蘇格拉底是首位雅典哲學家。他把駁斥智者派的懷疑论作為自己的任務,探討如何才能獲得正確的知識的問題。“蘇格拉底不再向自然界尋求問題的答案,而是转向了人的內心世界。”[30](p15)蘇格拉底認为,知識就是美德,有普遍的善和正當的價值規範存在,獲得知識的途径是“通過概念的分析和澄清一些關於人自身和社會的已有的模糊概念,如正義、勇敢、好的生活等等,[31](p41-43)蘇格拉底因此發展了被稱為“論辯術”(dialectic skills)的方法。據柏拉圖的《巴門尼德篇》記載,愛利亞學派的代表人物芝諾是第一個使用對話的方式來表述自己的哲學觀点的人,蘇格拉底曾經在雅典的街頭親眼見過芝诺,並把這種辯證的方法學了過來。
[32](p756-757)“蘇格拉底首創了一種研究的方法并身體力行運用了這種方法,即“蘇格拉底的問答法”的程序。“蘇格拉底的問答法”是蘇格拉底哲學方法的一個重要组成部分,與蘇格拉底的哲學方法密切相關。[33](p14)蘇格拉底主張通過對知识本身作出判斷和推理來得出公認的结論,蘇格拉底方法的實質是形式邏輯的方法。
蘇格拉底之所以能創造出“論辯術”是因為希臘哲學自始至終存在著二元對立的辯證思想,羅素认為,邏輯起源於語言,而辯證法的思想則起源於古希臘哲學中的二元論以及古希臘哲人们在各種二元論的問題上的讨論。羅素指出,解決意見分歧的辦法有兩個,一個是動用武力將其中的一方殺死,徹底消除對立面;一個是運用語言进行討論。古希臘哲學在其各個時期都受到許多二元論對它的影響。它們一直以不同的形式成為哲學家們撰写或爭論的主題。其最基本的問題在於對真和假的區別。在希臘人的哲學思想中,與真、假密切相關的是善與惡、和諧與沖突的二元論,其次還有至今仍然屬於热門話題的現象與實在二元論。同時,我們還有精神與物質、自由與必然、一与多、簡單與復雜、混亂與秩序、无限與有限等等二元論的問題。二元論的特點為古希腊哲人們的爭論提供了無限的空間,而古希臘哲人們討论問題的方式則促進了辯證的思想的形成。一個學派可能會攻擊某個二元論的一個方面;隨後的另一學派則可能對此提出批判,並采納相反的观點。最後,第三個學派也許会更進一步,達成某種妥協,以取代前兩種觀點。羅素指出,正是通過觀察前蘇格拉底哲學家中對立學說的這種拉鋸戰,黑格爾才建立了他自己的辯證法概念。[34](p15-17)
蘇格拉底的哲學思想和“論辯術”被他的学生柏拉圖發揚光大,發展成了系統的包括辯證的方法和形而上学的理論的思想體系。在柏拉圖時期,雅典民主制已經由於同斯巴達的戰爭而失利,“三十僭主”上臺執政,轉而又被新的代議制政府取代。或許受到這件事情的影響,柏拉圖放棄了從政的想法,轉而研究政治制度和政治理论。[35](p49)柏拉圖繼续從理論上反駁智者派的懷疑主義,並認為懷疑主義是政治衰敗的表現。既然反對懷疑主義,最有力的批駁就是尋找到確切的知識以及獲得確切知识的途徑。蘇格拉底在這方面已經開始了初步的探索,他認為理性和某種洞見是獲得知識的途徑,理性主要的手段就是辯論和對概念的澄清,但是蘇格拉底並沒有找到問題的答案,柏拉圖在他老师的成果的基礎之上發展起了“理念論”, 回答了“什麽是確切的知識?”的問題。柏拉圖認為,相對性和經常變動是物質世界的特性,是我們用感官來觀察到的世界,但是還有一個更高的由永恒形式或理念組成的精神境界,它只有有頭腦的人才能想象得到。這是一種真實的存在,不是由人的頭腦純粹虛構的抽象,[36](p236)這樣,柏拉圖就使知識有了一個獨立於人的心靈的客觀实在。理念和具體的事物之間是分有和模仿的關系,“美的東西之為美,是因為它分有了美本身”。[37](p24-25)理念就是哲學問題中的“共相”,也就是一般的、普遍的原則, “共相”問題是理念論的核心問題,也是中世紀经院哲學中一個重要的辯論課題,柏拉圖在這個問題上的理論對中世紀经院哲學理性主義的發展有重大影响,但是柏拉圖同時又指出,“善”不屬於理念世界,而是安排理念秩序的最高原則,是“超越本質、比本質更尊嚴、更強大的東西”。[38](508e)這其中包含了某种被後來的新柏拉圖主義所发揚的神秘主義因素。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同蘇格拉底一樣,柏拉圖哲學方法的主要特色是用辯证法去探求知識。柏拉圖認為,思想总是比感性知覺更優越和更正確,感性知覺並不提供給我们知識,而只提供給我们意見,它們只停留在現象上,而不深入到存在界,[39](p137-138)理念則不同,“当我們給眾多的個別事物取同一个名字時,我們就假定有一個理念存在”。[40](508A)對柏拉圖辯證法,英國爱丁堡大學哲學教授泰勒評論說,柏拉圖的辯證法不會求助於由感覺和想象得到的東西,而只会“從相到相,並終止於相”,這样辯證法就會摧毀科學上的種種假設。泰勒認為現代的科学研究同樣離不開辯證法,現代科學——物理、化學、生物學、經济學等都充滿了一些未下定義的“原始概念”以及許多未經論證的假設。這些概念與假設被作為這些科學的前提與出發點,在上面發展出一整套的理論體系。[41](p520)
柏拉圖繼承和發揚了他的老師蘇格拉底的思想,然而柏拉圖的学生亞裏士多德卻在很多方面与柏拉圖產生了分歧。在有关共相的問題上,亞里士多德不同意他老師的觀點。亚裏士多德認為,共相不能独立存在,只能存在於特殊事物之中。“任何一個共相的名詞要成為一個實體的名詞,都是不可能的。每個事物的實體都有它特有的東西;但共相則是相同的。因為被稱作共相的已是那種属於一個以上的事物的東西。”[42](p47)可見,亞裏士多德在重視理性推理的同時,沒有忽視感覺經驗的作用,這使他在自然哲学和自然科學領域取得了偉大的成就,挪威學者希尔貝克和伊耶共同編写的《西方哲學史》中稱亞裏士多德是“批判的常識哲学家”[43](p77)。
綜上所述,早期希臘哲学關註純粹的客觀世界,具有明顯的自然主義傾向,
是最早的自然哲學;從苏格拉底開始,希臘哲學關註的重點轉向人與人之間、人與社會之間的關系,忽視外部經驗世界,強調理性的价值和作用,並由此發展起了一套運用理性進行邏輯思維以獲取知識的哲學方法。上述两個方面是西方近代科学的產生的重要基石。

參考文獻


[1][英]佩裏·安德森.从古代到封建主義的過渡[M].郭方等譯.上海人民出版社,2001年.
[2][法]讓-皮埃爾·韋尔南.希臘思想的起源[M].秦海鷹譯.北京:三聯書店,1996年.
[3][美]E.博登海默.法理學。法律哲學與法律方法[M].鄧正來譯.北京: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1999年.
[4][美]威爾·杜蘭.世界文明史[M].第二卷.幼獅文化公司譯.北京:東方出版社,1998年.
[5][古希臘]亞裏士多德.亞裏士多德全集[M].第七卷.苗力田譯.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97年.
[6][德]策勒爾.古希臘哲學史綱[M].翁绍軍譯.濟南:山東人民出版社,1996年.
[7][美]伊迪絲·漢密爾頓.希臘方式——通向西方文明的源泉[M].徐齊平譯.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88年.
[8][美]愛德華·伯恩斯,菲利普·拉爾夫.世界文明史[M].第一卷.羅經國等譯.北京:商務印書館,1987年.
[9][美]梯利.西方哲學史[M].葛力譯.北京:商務印書館,1995年.
[10][美]梯利.西方哲學史[M].葛力譯.北京:商務印書館,1995年.
[11][挪威]G·希爾貝克,N·伊耶.西方哲學史[M].童世駿,郁振華,劉進譯.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2004年.
[12] Wulf,M.D..The History of Medieval Philosophy[M].New York: Bombay,and Calcutta,1909.
[13][德]策勒爾.古希臘哲學史纲[M].翁紹軍譯.濟南:山東人民出版社,1996年.
[14][德]策勒爾.古希臘哲學史綱[M].翁紹軍譯.濟南:山東人民出版社,1996年.
[15] Wulf,M.D..The History of Medieval Philosophy[M].New York: Bombay,and Calcutta,1909.
[16][德]策勒爾.古希臘哲學史綱[M].翁紹軍譯.濟南:山東人民出版社,1996年.
[17] Kirby,J..World Eras.vol.6.Gale Group,2001.
[18][美]伊迪絲·漢密爾頓.希臘方式——通向西方文明的源泉[M].徐齊平譯.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88年.
[19][英]伯特蘭·羅素.西方的智慧[M].崔权醴譯.北京:文化藝術出版社,1997年.
[20][德]黑格爾.哲學史講演錄[M].第一卷.賀麟,王太慶譯.北京:商務印書館,1996年.
[21][美]梯利.西方哲学史[M].葛力譯.北京:商務印書館,1995年.
[22][德]黑格爾.哲學史講演錄[M].第一卷.賀麟,王太慶譯.北京:商務印书館,1996年.
[23][美]威爾·杜蘭.世界文明史[M].第二卷.幼獅文化公司譯.北京:東方出版社,1998年.
[24][英]伯特蘭·羅素.西方的智慧[M].崔權醴譯.北京:文化藝術出版社,1997年.
[25][英]伯特蘭·羅素.西方的智慧[M].崔權醴譯.北京:文化藝術出版社,1997年.
[26][美]梯利.西方哲學史[M].葛力譯.北京:商務印書馆,1995年.
[27][英]勞埃德.早期希臘科學——從泰勒斯到亞里士多德[M].孫小淳译.上海: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4年.
[28][美]戴維·林德伯格.西方科學的起源[M].王珺譯.北京:中國對外翻譯出版公司,2001年.
[29][英]勞埃德.早期希臘科學——從泰勒斯到亚裏士多德[M].孫小淳譯.上海: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4年.
[30] Wulf,M.D..The History of Medieval Philosophy[M].New York: Bombay,and Calcutta,1909.
[31][挪威]G·希爾貝克,N·伊耶.西方哲學史[M].童世駿,郁振華,劉进譯.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2004年.
[32][古希臘]柏拉圖.柏拉圖全集[M].第二卷.王曉朝.北京:人民出版社,2003年.
[33] Wulf,M.D..The History of Medieval Philosophy[M].New York: Bombay,and Calcutta,1909.
[34][英]伯特兰·羅素.西方的智慧[M].崔權醴譯.北京:文化藝術出版社,1997年.
[35][挪威]G·希爾貝克,N·伊耶.西方哲學史[M].童世駿,郁振華,刘進譯.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2004年.
[36][美]愛德華·伯恩斯,菲利普·拉爾夫.世界文明史[M].第一卷.羅經國等譯.北京:商務印書館,1987年.
[37]趙敦华.基督教哲學1500年[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5年.
[38] 柏拉圖全集[M].第二卷.王曉朝.北京:人民出版社,2003年.
[39][德]策勒爾.古希臘哲學史綱[M].翁紹軍譯.濟南:山東人民出版社,1996年.
[40] 柏拉圖全集[M].第二卷.王曉朝.北京:人民出版社,2003年.
[41][英]愛·伊·泰勒.柏拉圖生平及其著作[M].謝隨知,苗力田,徐鵬譯.濟南:山東人民出版社,1991年.
[42][英]伯特蘭·罗素.西方哲學史[M].上冊.何兆武,李約瑟譯.北京:商務印書館,2004年.
[43][挪威]G·希爾貝克,N·伊耶.西方哲學史[M].童世駿,郁振華,劉進譯.上海:上海譯文出版社,2004年.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關於古希臘自然哲學的歷史考察》其它版本

哲學相關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