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析羅素對摹狀詞和專名的區分

論文類別:哲學論文 > 哲學相關論文
論文作者: 劉晨曦
上傳時間:2012/6/21 10:17:00

代寫論文網:   論文摘要:羅素認為哲學上的许多問題都源於對語言的模糊使用,尤其是混淆了專名和摹狀詞的含義。專名是具有命名功能的語詞,是一個簡單的完全符號,它能夠單獨使用,其意義就是其指稱對象。而摹狀詞是具有描述功能的语詞,是一個復雜的不完全符號,它不能被單獨使用。
  論文關鍵詞:專名;摹狀詞;指稱
  
  一、摹狀詞和專含義
  (一)摹狀詞
  摹狀詞是用來摹狀事物,揭示事物某些特征、屬性的,是由冠詞和普遍名詞及限制语構成的表示某個事物的詞組。罗素把摹狀詞分為兩類:限定摹狀詞和非限定摹狀词。“非限定的摹狀詞是這種形式的詞組:‘一個某某’,而限定的摹狀詞是這種形式的詞組:‘那個某某’。”也就是說非限定摹狀詞是一個或一些具有某種或某些特征或屬性的對象,這在英語裏比較好理解,因為在英語中非限定摹狀詞可以表示為由不定冠詞“a”或“an”加上一個或多個形容詞再加上名词,或直接加上名詞組成的词組。在漢語中則可表示為:一個人,一條狗,一座建築,一個戴帽子的人,一個穿红色衣服的人等等。限定摹狀詞是某個具有一定特征或屬性的特定的唯一的東西。在英語裏則表示為由定冠詞“the”加上一個或多個形容詞再加上名詞,或直接加上名詞组成的詞組。在漢語中可表示為:那個帶著帽子的人,世界上最高的山峰,14和16之間的那个整數等等。
  限定摹狀詞和非限定摹狀詞的一個很重要的區別就在於:一個由非限定摹狀詞詞組组成的命題可能有很多個與其形式相同的真命題,而一个由限定摹狀詞詞組組成的命題只能有一個與其形式相同的真命題。以下面的命題為例:“我遇見了一個人”,在這裏“一個人”很顯然是一個非限定摹狀詞,所以可以得出很多個與原命題形式相同的真命題,比如“我遇見了蘇格拉底”,“我遇見柏拉圖”等等;然而如果是一个由限定摹狀詞組成的命題:“我遇见了《紅樓夢》的作者”,顯然《紅樓夢》的作者是一個限定摹狀詞,而與之對應的也只能有曹雪芹一人,所以與之形式相同的真命題只能有一個,那就是:“我遇見了曹雪芹”。
  羅素后期在其著作中所提到的摹狀詞指的一般也都是限定摹狀詞,他的摹狀詞理論也同樣是針對限定摹狀词來說的。
  (二)專名
  羅素早期認为,專名是指稱個體的語詞,是標记其所指稱對象的簡单符號,指稱一個特定的事物。也就是一個特定對象的名稱,如一種水果的名稱,一個人名稱等等。罗素認為一個符號要成為專名必須滿足以下三個條件:“第一,它必須指称一個在現實世界中實存著的對象;第二,名稱使用者必須親知該名稱所指稱的對象;第三,它必須是一個簡單符號。”
  二、專名與摹狀詞的區別
  羅素認為之所以在語言和邏輯上會出現很多難题,其原因就是對專名的意義不清楚,大家往往混淆了專名和摹狀詞的涵義,所以羅素就對專名和摹狀詞進行了区分。
  (一)知識基礎不同
  羅素把知識分為兩種:親知知识和間接知道的知識。亲知知識,指的是人們通過親自的感覺和經驗所獲得的知識;間接知道的知識也叫描述的知識,是人們通過一些描述的短語所獲得的知識。“親知和間接知道之間的區別就是我們直接看到事物和只能通过摹狀詞詞組的描述知道事物之間的區別。”
  有關專名的知識,必須是專名使用者所親知的知識,也就是說我們是不能从專名這個詞語本身得到有關知識的,必須是從专名所指稱的對象那裏通過感覺經驗亲知到知識。例如:“蘇格拉底”這個專名的知識,便是使用者所親知到的知識,我們并不能從“蘇格拉底”這個專名本身得到任何關於他的知識,我們只能從“蘇格拉底”所指稱的這個人身上得到有關他的知識,想到這個人之後,我們才能知道有關他的一些情況,比如:他善於辯論,他長的很醜等等。而有人可能會說,我並沒有親眼見到過蘇格拉底,所以我沒有任何有關他的親知的知識,我有的只是一些描述他的知識,比如:他是柏拉圖的老師,他是服毒自杀的等等。而鑒於這種情況,羅素說:“會存在這樣一種情況:我們沒有親知到某個語詞指稱的對象,但是我們卻知道這個詞語是在明確的指稱某個對象。”也就是雖然我們沒有親眼見到過蘇格拉底這個人,但提到這個專名的時候,我們明確的知道“苏格拉底”這個語詞在明确的指稱一個人,這個人是柏拉圖的老師。
  与此相對,有關摹狀詞的知識都是通过描述對象所得到的間接的知識。也就是通過描述事物特征的語詞或語句所獲得的知識。我們可以通過分析摹狀詞本身就能得到有關該摹状詞的知識,而並不需要親知其所描述的對象。比如:柏拉图的老師,我們並不需要知道這個摹狀詞所指的是什麽,只要分析這個摹狀詞本身就可以知道有關這個摹狀詞的知识:首先,這個摹狀词描述的是一個人;其次,這個人是柏拉圖的老師。在這裏還要說明一下,我們所知道的全部知識都源於親知知識,而我們之所以知道描述的知識所代表的含義,正是因为這些描述的知識中所提到的對象都是我們親知的事物。
  同時,與兩种知識相對應,語言也有兩種功能:命名功能和描述功能。專名所具有的就是命名功能,摹狀詞所具有的是描述功能。也就是說当我們提到一個專名時,我们可以直接通過這個專名就知道它所指稱的對象。而當我們在使用摹狀詞時,則需要通過對這個摹狀詞進行分析,從這個摹状詞所描述的種種特征中才能够推論出其所指稱的对象。
  (二)語义結構不同
  專名是一个簡單的符號,是一個具有獨立意義的符號,即不能從一個專名中拆分出任何與其意思相關的其它符號,雖然一個專名也是由多個不同的符號組成,但這些符號本身的意思與它們所組成專名的意思毫無關系,並且當它們做為專名使用時,它們原有的意思完全沒有了,而是組成了一個具有新的意思的符號。例如:蘇格拉底,這个專名就是一個單獨的獨立符號,雖然它是由蘇、格、拉、底這幾個字組成的,但這幾個字本身的意思與蘇格拉底這個專名毫無關系,並且它們不再具有原來單獨使用时的意思,而是只指稱一個人。
  摹狀詞是一個復杂的符號,是由多個簡單符號構成的。而組成这個摹狀詞的符號本身所具有的意思與這個摹狀詞所描述的意思是相關的,並且它們在並不改變原有意思的前提下共同組成了這個摹狀詞。例如,柏拉圖的老師,這個摹狀詞是由两個簡單符號組成的:“柏拉圖”和“老師”,當它們组成一個摹狀詞時,并沒有改變其原有的意思。並且我們需要通過這些簡單符號的原有意思推斷出這個摹狀詞所描述的意思。
  總之,专名是單純的,不可分析的,不包含內部結構的;而摹狀詞則是有內部結構的,復雜的,可作進一步分析的符號表達式,它相當於一個命題函項,是“邏輯的虛構”。轉贴於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三)意義和所指不同
  專名的指稱对象一定是現實存在的,并且我們需要親知其所指稱的對象才能明白專名所表達的意義。所以我們是先親知其指稱對象,然後才能認知這個專名。羅素認為,專名的意義就是其所指稱的對象。所以我們知道了专名的指稱對象也就知道了它的意義,但在我看來,專名的意义是其所指稱對象所具有的一系列的屬性,雖然二者表示的都是所指稱的那個對象,但它們還是有先後的,一定是先知道這個專名的指稱對象,然後才能根據其所指称的對象知曉專名的意義。還以苏格拉底為例,它的指稱对象是蘇格拉底這個人,我們需要先親知蘇格拉底这個人,然後才能知道其意义,比如,他是柏拉圖的老師,他是服毒自殺的等等。專名是可以獨立使用的,不依賴於其它任何符號,也不依賴於其所在的命題,並且其意義和指稱对象也不會隨其它對象的改變而改变。
  而摹狀詞則不一定都有指稱對象,其指稱對象也並不一定都是現實存在的。以金山為例,這個摹狀詞的意義是金子做的山,而其指稱的對象卻並不是現實存在的。再例如,圓的正方形,它的意義是指一個形狀為圓形的正方形,顯然它是沒有指稱的,因為它本身就違反了邏辑規律,這樣的對象是根本不存在的。摹狀詞的意義依賴于組成它的所有簡單符號的意義,而其意義也是隨著其组成符號的意義而改變的。而且羅素認為,摹狀詞本身並不具有意義,只有把它放在命題中,它才具有意義。我們也需要通過它的意義才能推斷出這個摹狀詞的指稱對象。所以與專名不同的是,它是先知道其意義,然后才能推斷出其指稱對象。
  根據以上羅素對專名和摹状詞的區分,會產生很多疑問:
  1、究竟什麽叫親知?親眼看到,親耳聽到,親手摸到,如果真是這樣,那麽許多原本能指稱對象的專名都不再是專名了,而對於不同的人來說,專名也是不一樣的。以“蘇格拉底”為例,它本身是一個專名,指稱的是蘇格拉底這個人,但是如果以親知這一原則來要求,我是“蘇格拉底”這一專名的使用者,我必須對它親知,但是蘇格拉底這個人早已過世,無論是親眼看到,還是親耳聽到,或是親手摸到,我都沒有對他親知過,所以蘇格拉底對我來說不是專名。但是对於柏拉圖來說,“蘇格拉底”就是个專名。那這時我們又怎麽來區分呢?
  2、簡單符號和復杂符號又怎麽區分?不一定所有的專名都不可分,也並不一定所有的摹狀詞都可分。以“孫悟空”為例,按照羅素的理論,它在现實世界無所指,所以它不是專名,它是摹狀詞,有內部结構,是個可分析的復雜符号。那我們又怎樣對它进行分析呢,如果我並不知道這個摹狀詞的意義,即使把它分成“孫”、“悟”、“空”這樣的部分我也不知道它的意義。也就是它不能被分成這样的部分,但按羅素的理論,它可以轉變成這樣一個摹狀詞:“那個叫孫悟空的對象”,這時它便可分了,而我們也明白了這個摹状詞的意義。但這時又会出現一個問題,按照同樣的道理,“蘇格拉底”也可轉變成這样的摹狀詞:“那個叫苏格拉底的人”。那麽我們還如何对專名和摹狀詞進行区分呢?
  3、一些小說電影中的虛構對象的名字是專名還是摹狀詞,如果说它們是專名,但是它們在現实世界中並不存在,自然在現實世界中也沒有指稱對象。如果說它們是摹狀詞,但它們好像並不具有描述功能,且通過對它們本身的分析,也並不能得出具有與之意义相關的其它符號。以許仙為例,假如我除了知道“許”、“仙”這幾個字之外,並不知道其它有關它的任何屬性。那麽如果說它是專名,但在現实世界中並不存在許仙這個對象,這个語詞在現實世界中無所指,更無所謂是否親知了;如果說它是摹狀詞,但它好像並沒有描述功能,並且根據摹狀詞的特點,它應該具有内部結構,能被拆分成幾個與之相關並且具有獨立意義的語詞,但是“許仙”只能被分成“許”、“仙”,顯而易見,這兩個字本身的意義與這個語詞所表达的意義並不相關。並且我也不能把這個語詞還原成具有描述功能的摹狀詞,因為我除了知道“許仙”這個詞之外,關于它的任何性質我都不知道。
  後期羅素也發現了這樣的問題,從二十年代前後開始,羅素對專名的看法就發生了改變,他不再把專名看成指稱個體的語詞,而認為“专名=代表殊相的詞”。殊相是指原子事實的諸關系項。罗素說:“在生活中,組成人或事物集合的是一些簡單存在物,但在語言中,卻沒有任何直接的方式能指示這些最終的簡單存在物,我把它們稱之為‘殊相’。”就是說殊相就是我们所能感覺到的最簡單的存在物,是我們此时此刻此地正在感覺的對象,而這也構成了通常我們所說的人和事物。那麽如果這樣,我們以前所定義的專名,例如像“蘇格拉底”、“美國”等便不能稱之為真正的专名,因為它們並不代表殊相。而跟據專名的第二個條件:“它所指稱的對象必須是該名稱的使用者所親知的對象”。像“苏格拉底”、“美國“這樣的詞也並不滿足這一標準,因為“蘇格拉底”、“美國”是無法被人亲知的,而它們只是很多性质的集合,是邏輯構造的產物。当我們在使用“美國”、“蘇格拉底”這些詞时,我們並不能感覺到這些詞所指的究竟是什麽事物,而我們所獲得的只是一些縮略的摹狀詞,是表述這一事物諸多性質的摹狀詞。比如当我們說起“美國”时,我們想到的是,它是一個國家,是一個民主共和國家,是一个有很多籃球隊的國家等等。所以羅素把專名分为普通專名和邏輯專名,普通專名是縮略的摹狀詞。而只有“這”和“那”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專名,才能夠代表殊相,它們才是邏輯專名。我們使用“這”和“那”這兩個語詞時,它们則代表了我們心中所想的任何事物,而且它們都有所指,在不同的時間和不同的地點,不同的人在使用這兩語詞時,它們所指稱的事物是不一樣的。但每一個人在使用它們的時候,它們所指稱的對象都是使用者所親知的。 免费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試析羅素對摹狀詞和專名的區分》其它版本

哲學相關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