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童話中的生態意識和哲思意味

論文類別:哲學論文 > 哲學相關論文
論文作者: 張彥彥
上傳時間:2012/6/27 14:14:00

摘要:簡述冬妮夢幻童話的特點;以作品《屎殼郎先生波比拉》例剖析展現作者的生態意識和生存理念,從
而引出作者對於尊嚴、生命、死亡和愛等永恒命題的思考。
關鍵詞:波比拉先生 生存 尊嚴 死亡 愛
    “冬妮梦幻童話”這套書, 正如書名所示,特點就在於“夢”和“幻”,因而這套書講述了一些奇思妙想的故事,引領我們領略了世界的豐富多姿。人的異化和人類生存环境的惡化, 引起社會各界和作家保冬妮的強烈關注,於是作家把自己強烈的生態意識、深沈的憂患意识化作筆端舞動的文字精靈,以期引發讀者的反思,這種艺術魅力在她的環保類作品中表露无疑。下面我著重以《屎殼郎先生波比拉》為例,談談我的閱讀體會以及引發的人生思考。
    在保冬妮的童話王國中,自然界社會化, 社會生活童話化, 從而呈现出了突破時間、空間和生活常规制約的奇異瑰麗的境界;這種特點在《屎殼郎先生波比拉》中得到了有力的展示:動物世界其實是隱喻象征了人类世界,文中通過一些指點性語言闡釋了諸如生命、生存、死亡和愛等永恒命題,哲理思辨意味濃厚。
    《屎殼郎先生波比拉》分為十章,讲述的是波比拉在短暫的一生中的所見所聞所思所想,作者不断流露出對生命的敬畏、贊嘆之情。生命的奇妙和偉大之處就在于在大自然的生存法則面前,每一个生物都是平等的,都應該得到尊重。所謂的等級劃分、高低贵賤,也只是我們人類的想當然無知行為,豈不知一切存在即合理?!在那片非洲大草原上,一切生命的一切行为都只是為了滿足最基本的生存所需——活著,它們每一個生命的行為和要求都存在合情合理的一面;只有人類的貪欲和獵槍是讓所有生命害怕的。在作品中,作者表達出这樣一種觀念:所有生物都有欲望,但是人類的欲望已遠遠超出了應有的合理限度。
    這是一本關於生命思考的童話書,但让人欣慰的是書中沒有見到作者說教的影子,有的只是引發我們思考的優美文字。屎殼郎波比拉先生之所以能成為典型的“這一個”,就在於它有一些人类的“壞名堂”,如思考、煩惱等。其太太坎麗魯是位稱职能幹的的屎殼郎女性,她的聰明能幹、勤勞務實與丈夫波比拉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它們為了獲得不斷的食物來源必須追尋象群不斷遷徙奔波。在作品一開始,由屎殼郎家族的爭搶食物就已經看到了弱肉強食這雙“無形巨手”;其他屎殼郎成員為了自己的食物拼命往前趕,從沒有要幫助别的同類的念頭;有“親戚”“同情”“幫助”想法的只有波比拉,但是太太的話又讓它犹豫疑惑,並且它的不聽勸阻的行為最終給自己和家人带來了很多麻煩。太太坎麗鲁的“生存本身就是意義”一語點中了動物的所有行為,而波比拉的那些疑惑和痛苦讓人覺得它是自尋煩惱,此時的主人公是荒唐可笑的。在第三部分,夫婦倆丟失了自己辛苦建造的宮殿,只是因為大屎壳郎茲拉姆的惡劣行徑和“霸道”“侵權”行為;這個大屎殼郎形象隱喻象征著自然界和人類社會中的可恥行為——不劳而獲,憑仗自身的優勢和權利,横行霸道、目中無人。 在第四章,波比拉不知天高地厚的去向獅子問路,它的勇氣和膽識居然讓獅子從中找到了與自身相似的自尊自強,因此受到禮遇、獲得尊敬。從獅子口中,波比拉得知戴眼鏡框框、“先生”是尊嚴和学識的象征,所以他戴上了圓窟窿框框,對母獅送它的“白樹葉”愛不釋手。在“白樹葉”上他第一次接觸到了人類,而且對其充滿憧憬和期望,成為其理想和信念的代名詞。波比拉先生是一個很有尊嚴的小人物,這個形象的意義在於他勇於思考,敢於創新,不懈的追求理想中的詩意生活。
    在自然界中,生命對於死亡來临的態度是那麽坦然從容:一方面是因為它們從來沒有人類的“壞名堂”,而另一方面是它們懂得處理自身生命的短暫和種族生命的永恒之間的關系。作者的這一思想從老河馬的口中得到說明:“在非洲原野上,不是吃掉別人就是被別人吃掉,這並不稀奇;道德是人類的事情,它並不适用於我們非洲草原;在我們社會裏,生存勝过一切——這是我們這片土地上的原則,動物的原則”。所以老河馬選擇的死亡方式是與自己曾經匹敵的對手鳄魚決鬥,來證明自身的尊嚴。
随後的孤象——被波比拉视為人生的導師,闡釋出“無須為短暫的生命而悲哀,长壽未必是追求的目標了,一生的圓滿不在於活多久;甭管壽命長短,大家的存在是相同的”;而且從孤象口中波比拉得知有類人會使物種滅绝、世界結束,那“白樹叶”是給人類自己看的,於此他心中的期待和憧憬蕩然無存;這頭孤象在生命的最後時刻,神情坦然、平靜面對。老河馬與孤象選擇的死亡方式不同,但一樣毫无恐懼的接受了自然的安排。這些自然界的生物面對死亡的態度確實都讓人類汗顏,敬佩之情油然而生。正因為它们懂得尊重自己,尊重生命,所以才会那麽從容、坦然的面對死亡。或許有人會說,动物不像人一樣有感情會思考,持這樣想法的人真是大錯特錯。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跟隨波比拉,我们走進了充滿溫情的豺一家——豺大哥教育豺弟豺妹的“只有最強壯才能生存,”放任弟妹在自己身上玩耍嬉鬧;分吃食物时照顧婦孺、井然有序;為了照顧家人甘願做父母的帮手而遲離家門晚結婚等,都讓人目睹了豺家族很重感情、喜歡過家庭生活,是动物中的模範家庭。豺類素有“死亡之神”“地獄之神”的恶名,實則它們並不比獅子或者老虎、豹子更兇殘,公豺的言論又回到了正题上:在動物中,沒有誰会把名聲看得比生命重要;別人怎麽看那是他們的事兒,而大自然只會告訴它們只有怎樣做才能活著。動物界中母親愛的瘋狂和對死的平靜更是讓人深思:羚羊媽媽為了自己的孩子敢與獵豹進行殊死爭奪,而一旦孩子死亡後,羊媽媽則毫無悲傷和恐懼,平靜地看著自己的孩子被撕咬——他们沒有人類的感情只是以自己的生存方式繼續生活,各個物種严格的遵守了大自然的法則;貌似動物自然界無情而人類有情,而實則他們更懼怕人类的“感情”和獵槍。動物個體的消失並不會影響生命的延續,那只是遵循了優勝劣汰的原则;而人類的貪婪則可能打斷食物鏈,給自然和人类自身帶來生存危機。
    阿魯巴平原旱季的到來,破使大批物種不得不遷徙尋找新的生存之地。在遷徙的過程中,大自然又將嚴格而公平地篩選出自己的寵兒獲得生存,而老弱病殘自然會受到又一輪的淘汰。波比拉目睹了:青年角马為尋找自己的配偶和保護好领地與其他同伴決鬥;獵豹為了獲得食物追逐捕殺小角馬,結果卻被禿鷲等不勞而獲的家伙們搶走。波比拉同情被獵豹捕殺的大角馬的同伴,卻從其口中得知大角馬若不被吃掉也將會被馬蠅弄瘋,究竟哪一種死法更殘酷呢?獵豹是羚羊的天敵,可獵豹擁有驚人的奔跑速度卻不得不感謝那群柔弱嫻雅的教練。這一切是多麽具有哲理意味。旱季的到來,使昔日熟悉的故土變得那麽陌生,许多物種為了生存進行著迁徙,只有獅子例外。獅子是有尊严的物種,永遠不離開它的王国;無論王國領地是貧窮还是富足,是王國的土地就要坚守。獅王認為丟失了家園的動物是找不到立足的地方的,這番擲地有聲的言論讓人肅然起敬,贊嘆不愧有“王者之風”。每一類物種的生活習性和生存特征無形中也影響着它們的生活方式,獅子對自己王國的忠誠與堅守,使得它們永远有屬於自己的固有領地進而称王稱霸。獅王嚴格要求训練小獅子的方式也值得父母思考探索:獅子世界靠严酷的篩選產生了無比優秀的後代,它們固守不毛之地,有意演練自己以及後代的生存能力。顯然,只有任何事情和環境都能忍受和戰勝的生命,才有資格獲得活的權利——這是多麽嚴厲而深沈的父愛。在象群裏,一歲小象倒下面臨死亡,象媽媽不顧自己將来會迷失丟隊的危險,執意要陪伴守護小象走完生命的最後一刻;象妈媽的不計後果只是因為小象只要有媽媽在身邊感覺就會好很多,小寶貝需要媽媽——這又是多麽偉大而無私的母愛。
    波比拉在短暫的一生中,目睹了很多生与死,而執著於思考終於使它獲得了生命真諦,成為一位思想的智者;其思考與非正常行为,讓它贏得了生命的尊嚴,並且获得比自己強大數百倍的獅子、豹等的尊敬,這是它短暫一生的最大收獲;但思考同時也給它带來了很多煩惱和困惑。直到接近生命終結,它終於明白:弱肉強食是非洲自然界不斷進化的規律,其不可更改性保證了自然界的存在和生生不息。在大自然中,一切只為生存,一切的滿足僅限於果腹;生與死在它們眼中早已正常,動物似乎毫不惧怕與生俱來的對手與威脅;令它们膽戰心驚的只有永不满足的獵槍和貪欲。
    在《屎殼郎先生波比拉》中,作者把多彩的生活世界、純真的感情世界與奇妙的幻想世界巧妙和諧地交融在一起;以行雲流水的筆法告訴我們尊嚴的含义、生命的寶貴;她以飽含深情的文字給大家講述了非洲阿魯巴平原上動物們單純而高貴的生存方式和目的。在優美简潔的語言裏,我們看不到絲毫说教成分卻深刻體會到生命的奇妙和多姿,看不見智者的身影卻讀懂了生命和尊嚴的含義。人類看似文明有情卻不懂得遵守自然的法則和規律,而動物界看似野蠻無情實則在實踐履行法則的約束。
    由於兒童的思維多是故事性、幻想性思維,而成人则是以理性、思辯性思維居多,而保冬妮的這套夢幻式童话,具備故事性、趣味性、哲思性等特點,故而不仅適合孩子的口味更值得成人閱讀思索。讀保冬妮的作品,我讀到了奇思妙想的故事和引人入勝的情節,讀完後依然趣味盎然,所以就更增加了我這套書未来可能成為經典的信心。

參考文獻


【1】.保冬妮.屎殼郎先生波比拉(美繪版)[M].北京:天天出版社,2010
【2】.魯保中.保冬妮的童話[J].廣播電視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04,(02).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關於童話中的生態意識和哲思意味》其它版本

哲學相關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