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本質主義的探討分析

論文類別:哲學論文 > 哲學相關論文
論文作者: 未知請聯系更改
上傳時間:2013/2/6 11:17:00

一、克裏普克的本質主義
  1、克裏普克的必然真
  現代本質主義的重要代表人物是克裏普克,他認為不僅存在有必然真,而且更重要的是認為存在有關於對象的必然真。
  克裏普克提出的存在有關於對象的必然真主要是指同一陳述是必然真的,即“專名之間的同一陳述”。他寫道:“如果它們本來就是真的,那麽它們就不得不是必然的。”這包括形如“X是X”的形式(例如“克裏普克是克裏普克”),而且也包括形如“X是Y”這樣的形式(例如“暮星”是“晨星”)。
  2、什麽是本質主義
  “本質主義”有以下幾種不同的含義:
  (1)含義1(非分析的)
  “本質主義”的第一層含義是非分析的即存在有必然的真,它的真不依賴於句子(或命題)是分析的。
  (2)含義2(不是語詞的含義)
  本質主義的第二層含義是它不是指語詞的含義而是指存在有必然真,它的真是指這個世界存在的方式或者這個世界不得不是什麽。
  (3)含義3
  本質主義的第三層含義是指存在有關於客體或者對象的必然真。蒯因說亞裏士多德的本質主義是“關於某個對象的一些屬性的理論,可能被認為是對象的本質”。“本質主義”在第三層含義上至少包括兩種不同的觀點。
  第一,客體(3a)
  存在有關於客體或對象的必然的真,這不依賴於如何對它進行指派真值。簡單地說,和蒯因的必然性論證相對,存在有一種必然真的類型陳述,過去常常用這種獨立的句子來表達它們,也就是說,即使存在這樣的句子能夠用來表達它們的含義也不能保證它們的真值。如果它被看作是這種類型陳述,存在的問題是這些類型陳述能被分析命題所表達,那麽在這層含義(3a)上有些人可能是本質主義者,但在第1層或第2層含義上就不是——但是相反,一個協定論者也就是堅持所有必然真(必然真的這種類型陳述)的人把它們的真歸因於這個所給的句子的含義是分析的或者是這個語詞的含義。
  “客體”和“對象”這兩個語詞是非常模糊的,並且本質主義在第3a層的含義上很容易混淆兩個不同的觀點,這裏把它區分為第3b層含義。
  第二,第3b層含義(殊像particulars)
  本質主義在第3b層含義上主張存在有關於殊像的必然真,殊像被看作是“對象”的範例(典型的對象)和在現實世界上關於對象的最簡單的描述。實證主義者認為允許存在有關於開放類的殊像的必然的真,他們認為關於殊像的非限制的一般性命題(所有的Xs如何表達無論何時何地都是Y,其中Xs可能存在)可以是分析的,或者換句話說,這種形式的命題或者陳述能被看作是必然的真,而不必和存在有本質主義的第l或第2層含義相同。但是,我們可能更適合稱這些命題或陳述是關於對象的種類的陳述,而這層含義上的本質主義指的就是第3b層含義上的本質主義,即存在有關於個體殊像的必然真。在這種情況下有些人可能非常輕易地被看作是在第3a層含義上的一個本質主義者,而不被看作是在第3b層含義上的本質主義者,即堅持存在有關於對象的必然真而不是關於個體的殊像的必然真。
  3、克裏普克弱化的“必然真”的含義
  在克裏普克早期的工作中,他重新定義的“必然真”是這樣的:
  在此,讓我們給必然性一個弱的解釋。如果無論什麽時間我所提及的在此時此刻存在的對象,那麽我們能把一個陳述看作是必然的,這個陳述應該是真的。
  即使存在有能夠說明它可能不是真的語境,像當“在此時此刻提及的這個對象”確實不存在的時候,那麽在這個定義下一個陳述也能被看作是“必然真的”。並且在舊的含義上“真的,無論如何都是真的”這個陳述也被包括在“必然真”的含義之內。有時存在有更弱的關於“必然真的”概念:即如果它是真的話,那麽同一陳述被認為是必然的。
  4、在什麽含義上克裏普克是一個本質主義者
  在哪一層含義上克裏普克是一個本質主義者的問題是很復雜的,事實上他不僅重新定義了“必然真”,而且根據這個事實,他的關於陳述的觀點好像有兩種不同的辯護,特別是同一陳述,他所認為的“必然真”在他定義的“必然真的”含義上是“必然真的”。
  (1)克裏普克的舊-式定義的辯護
  一個辯護是每一個真的同一陳述都把它的真歸因於自明的真是“是什麽,就是什麽”或者“每一個對象都是它所是的並且不是其它的對象”。
  (2)克裏普克的新-式定義的辯護
  首先應該回顧一下克裏普克介紹的他的像“兩個專名之間”的同一陳述是必然的這一類陳述。可能也已經註意到,他的觀點好像沒有考慮到蒯因的必然性論證,這使得他有這樣的觀點,任何由一個必然指稱它的詞語所指稱的對象,也可以由一個不必然指稱它的不同的詞組所指稱。一個顯著的推論是,凡由一個“兩個專名之間的同一陳述”說的,也可以這樣來重新表示,其中相同的對象可以用不是專名的詞組來指稱。因此“在專名之間的同一陳述”被假定為是必然的,當相同的對象沒有使用專名來指稱時,它們所表達的真理(克裏普克主張應該是關於對象的必然真的表達)應該被看作並非所有的都是必然真的。從表面上看,也就是說,至少,甚至在克裏普克弱的含義上,他關於同一陳述是必然的主張也是復雜的。
  克裏普克似乎根據語句不包含嚴格的指示詞來處理類型陳述的表達,不同於用嚴格的指示詞作為檢測必然真或者其它真理的標準。由這種語句表示的類型陳述如果為真,那麽就必然為真。所有關於殊像以及非殊像的陳述,可以用在“是”的每一邊放相同的嚴格指示詞(對象的名稱)來表示。這樣,例如,“克裏普克是《命名和必然性》的作者”,可以解釋為“克裏普克是克裏普克”。在這種方式下,所有的真的同一陳述都可以算作是克裏普克所定義的“必然”含義下的必然真。
  (3)克裏普克意義的“必然為真”和本質主義
  如果我們接受克裏普克重新定義的“必然真”,那麽他的主張在第3a和3b的含義上是本質主義的:在這層含義上,他提出的必然真既是關於對象的,也包括殊像。在第1層含義上他的觀點也是本質主義的:他的必然真已經超出了真除了能夠被分析命題所表達之外,還能被像“克裏普克是克裏普克”這樣的形式所表達(它們的含義迫使它們並非在所有的語境中都表達真,而是僅當“這個在此時此刻被提及的對象存在”時才表達真)。在第2層含義的說法上能否把克裏普克看作是一個本質主義者並不是很清楚的,因為似乎好像是他把形如兩個專名之間的同一陳述歸類為在他所定義的必然為真的理由是,語詞的意義就是一個特定種類的意義。即那種只要被提及的對象在此時此刻存在,它就必定表達一個真理。
  依這種觀點看,對待“克裏普克是克裏普克”這樣的句子或命題是它表達了一個必然真的類型陳述的理由似乎是由於這個句子或命題“克裏普克是克裏普克”必須表達一個真的陳述,由於它提供了一個“這個在此時此刻提及的對象存在”,也就是“克裏普克”已經有了一個指稱並且這個指稱存在。
  (4)必然為真和克裏普克的本質主義
  克裏普克在舊的必然真的含義(即真無論如何都真)上是否是一個本質主義者,對這個問題的回答是不太明確的,因為這不是他所考慮的問題。但是,在“真無論如何都是真”的含義上,包含關於個體殊像的陳述被看是必然真的,他並沒有提供一個合理的論證;並且在他的舊的含義上似乎把不必然為真的陳述(同樣的關於殊像的陳述)也當作是必然真的,克裏普克擴大了“必然真的”意義。我們或許可以推斷出,克裏普克沒有把在他的第3b層含義上(殊像)是真的,就是必然真的的本質主義看作是在他早期的“必然真的”含義上也成立。我們不能合理地猜測,他是否相信用這個舊式意義上的必然真依據分析句子或語詞的意義。也就是說,他是否相信第1層含義(不是分析的)或者在第2層含義上(不是語詞的含義)的本質主義在他的情況中是正確的。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二、協定論的修正
  1、對“分析的”和“必然真”之間的關系的修正
  我們已經看到被實證主義者發展了的協定論的立場是站不住腳的。關於指稱的新的工作也證明了任何類型陳述都能用非分析的命題來表達。為了保留有一類是以分析命題定義成的必然真,因此必須把它們從這些類型陳述中區別開來,即有些能被一個分析命題所表達(如一個語句含有一個意義迫使它總是表達真的語句)。因此,和蒯因的必然性論證的前提相反,並不是所有的陳述,而僅是這些在通常意義上被認為是必然真的陳述,才能被一個分析的命題所表達。因此必然為真的類型陳述和分析命題關系的這個修正,提供了一個清晰的並且可接受的方法來把有意義的記號陳述,區分為表達必然真的類型陳述和這些不能表達必然真的類型陳述。
  這樣,可以將記號陳述句分成沒有意義的、有意義的以及分成命題的,也就是具有相同和不相同意義的字詞制造者,也應該可以把這些分成含有一個意義使它們在所有的語境中都表達真的(分析命題)和這些可能不表達真的(非分析命題)。所有的前者(分析命題)應該都表達必然真,因而任何這樣的記號句子——即可以獲知它表示與由字詞制造者認為是分析的任何命題所表示的相同的類型陳述——也可以用來表達必然真。
  必然真的這種處理,在這一意義上被認為是協定論者,即所有的必然真的真理是受字詞意義/語句的分析性支配的。並且它們中沒有一個說的是關於“世界裏的對象”的。因為與傳統上的約定主義相對的“本質主義”,有時候是可以以這些意義的約定主義相容的方式來定義的,因此這個所謂的“修正的約定主義”的說法,不能被認為是在“本質主義”這個詞項的每一層含義上都是非本質主義的。
  已經提到的克裏普克的觀點,一般被看作是本質主義的,可能在第二層含義(不是語詞的意義)上被看作是非本質主義的,但他包括了一些不同的必然真的類型陳述的真值範圍超出通常使用的範圍。這是由一個經過仔細考慮的把“必然真的”意義“弱化”達成的,因此一個陳述所講到的對象可能不存在,此時也不能把它們從“必然真的”這一類陳述中排除出去。這種新的規則是關於同一殊像的陳述。在這一新的意義上辨別必然真的方法,是看只要被涉及到的對象存在的話,僅只包含嚴格指示詞的用來表示它們的語句,是否具有一個意義使得它們不得不表達真。
  克裏普克留下了一個開放的問題,通過改變“必然真的”意義這個方法來達到我們所需要的目的。應該保留傳統的“必然真的”含義,由此它意味著“真無論如何都真”,並且要求由一個含有一個意義促使它在所有語境中都是不得不表達真,這樣的語句就是“分析命題”。
  2、對“綜合的”修正
  對“分析的”和“必然真”之間的關系的修正產生的一個結果就是必然真的陳述可能由一個非分析的命題來表達,並且有這樣的問題產生,即這些非分析的命題是否應該被稱作“綜合的”。
  在實證主義者的協定論全盛時期,在相信所有有意義的命題要麽是分析的-必然真的-先驗的,要麽是綜合的-偶然的-經驗的,“綜合命題”被處理為:
  A、那些不是分析的有意義的命題。
  B、偶然命題/陳述。
  像“當前行星的數目大於7”這個命題,不是分析的(它的意義不能迫使它不得不表達真),但是它卻表達必然而非偶然的陳述。如果這個數目是9,因而它所表達的陳述就和“9大於7”所表達的是相同類型的陳述,則它就表達了一個必然的真。如果該數字是5,則它將表達一個必然為假的陳述。如果這一類命題被歸為“綜合的”,那麽“偶然”和“綜合”之間的傳統聯系就消失了:這樣我們就會有表示必然的而非偶然的“綜合”命題。其它的方法就是把這種命題分為不是綜合的,因為它們不表達偶然陳述。
  在這種情況下,有既非分析又非綜合的有意義的命題,而所有(有意義)命題的“分析的”和“綜合的純實證論的區分就崩潰了”。這些詞語仍然彼此相斥(沒有含單一意義的語句,可以既是分析的,又是綜合的),但是它們並不窮盡(有意義的)命題。
  因此在處理的過程中,我們可以使用“非分析的”詞項,這樣似乎是明智的,即用它來指稱不是分析的(有意義的)命題,而把“綜合的”保留給這樣的命題的子類,即其意義使得它們表達(或者僅表達)一個偶然的陳述,即其真值依賴於這個世界究竟是什麽的陳述。這個原來被實證主義者簡單化的協定論不能在這些情況下被保存,因為它否定了這個被指稱研究者所介紹的復雜性,並且,隨著這個研究工作的深入,命題可能會有更精致更復雜的分類,而不僅僅只分為令人誤解的“分析的”和“綜合的”。
  三、評價本質主義
  克裏普克認為,事物的屬性有本質屬性與偶有屬性之分,對於如何區分事物的本質屬性,他提出了兩種觀點:一是認為一個個體的起源(或它用以構成的材料)對於該個體是本質的。他指出:“一個對象的起源對於這個對象來說是本質的”,“制造一個對象的物質對於這個對象來說也是本質的”。二是認為一類個體的本質是那個種類裏的一切個體所具有的內在本質,它使得那個種類的成員資格在本質上依賴於具有這種適當的內在結構。他指出:“一般來說,科學試圖通過研究某一種類的某些基本的結構特征來尋找該種類的本性,從而找到該種類哲學意義上的本質。”[1]97-105
  根據克裏普克的觀點,在跨越不同的世界從而需要進行識別時,對於個體,我們考察其起源或其構成材料,對於種類,我們考察其內在結構,這樣就能確定其本質,從而通過本質辨識跨界中的個體是否是同一個體。應該說借助於本質主義,克裏普克較好地解決了跨界個體的同一及識別問題。
  對於本質主義,哲學家奎因是拒斥的,奎因拒斥本質主義的重要理由之一就是所謂的“數學家的騎車人的悖論”:數學家必然地是有推理能力的,而並非必然地是有兩條腿的;騎車人必然地是有兩條腿的,而並非必然地是有推理能力的;對一個既嗜好數學又嗜好騎車的個體,相對於嗜好數學而言,有推理能力是本質,相對於嗜好騎車而言,有推理能力則是偶性。這就是說,對作為數學家的騎車人而言,有推理能力既是本質又是偶性;同理,有兩條腿既是偶性又是本質[1]112。可以看出,奎因的觀點是,所謂事物或對象的“本質”或“本質屬性”都是相對的,個體必然具有的“本質屬性”是不存在的,既然事物或對象的“本質”或“本質屬性”不存在,當然也就應該拒斥本質主義。
  奎因看到了事物或對象本質或本質屬性的相對性、不確定性,這是有一定道理的,確實,某一特定對象的本質或本質屬性並不是絕對固定不變的,而是相對的,同時,對象或事物的本質或本質屬性也並不是唯一的,而是多樣化的。但是,不能因為這一點就否定事物或對象具有本質或本質屬性。此外,事物或對象有沒有本質或本質屬性與我們能否正確認識事物或對象的本質或本質屬性是兩回事,不能因為事物或對象的本質與本質屬性具有相對性、多樣性而難以認識,就否定事物或對象具有本質或本質屬性。
  事物或對象的本質或本質屬性是具體的,從絕對的角度看,對於克裏普克的觀點,即個體的起源或構成材料、種類裏的一切個體所共有的內在結構就是其本質,從相對的角度看,在不同的語境下,對同一事物或對象可能有不同方面的省視,從而有不同語境下的本質或本質屬性。所以,對象的本質或本質屬性並非唯一的,而可以是多樣的。我們確定對象的本質或本質屬性的目的是為了進行跨界區別對象,這個本質只要能將該個體和其它的個體區別開來,使其成為其是的對象,就像給商品貼上一個標簽一樣,標簽並不是對象,而是為了將該對象和其它對象區別開來,我們購買商品的時候,購買的是商品,而標簽就是為了識別該對象,至於該標簽和對象的本質是否相符,這似乎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它符合我們的需要就行了。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關於本質主義的探討分析》其它版本

哲學相關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