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性善論”影響下的現代德育反思

論文類別:哲學論文 > 中國哲學論文
論文作者: 賈艷霞
上傳時間:2011/1/6

  [摘要] 孟子的人性論主要包括性善、向善、為善幾個環節,其宗旨就是通過道德教育,使人們能夠在後天把“四端”發展成為“四德”。現代德育在“性善論”的影響下,根據經濟社會的發展,進一步完善了道德教育的目標、功能與道德教育模式,使受教育者在接受德育的背景下,終身運用德育去完善自我的“善端”。

  [關鍵詞] 性善論;現代德育。

  充滿智慧的儒家哲學思想,蘊涵著豐富的道德教育思想。它用其自身的獨特魅力,為現代德育奠定了穩定的根基,並引領著現代德育趨於完善。“性善論”——仁、義、禮、智的“四德”,從古至今,詮釋著一個宗旨,即在構建理想人格的過程中,德育必定發揮著其自身的價值與意義。但是當施教者在道德教育的過程中如何讓受教者形成自我教育意識?一直是現代德育工作者反思的一個問題。

  一、性善論的析要。

  《孟子·公孫醜上》指出:“無惻隱之心, 非人也;無羞惡之心,非人也;無辭讓之心,非人也;無是非之心,非人也。惻隱之心,仁之端也;羞惡之心,義之端也;辭讓之心,禮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之有四端也,猶其有四體也。”人性“四德”為現代道德教育找到了人之可教化的理論基礎。“惻隱、羞惡、辭讓、是非,情也。仁、義、明其必有也。禮、智,性也。心,統性情者也。端,緒也。因其情之發,而性之本然可得而見,猶有物在中而緒見於外也。” [1]朱熹註解之意,鮮明地強調了儒家以人為本的倫理道德觀是對性與情、情與理的重視。

  (一) 人“向善”與“行善”的動機。

  孟子認為人性中具有先天的“善端”,所謂“人性之善也,猶水之就下也。人無有不善,水無有不下”。但是,孟子又曰:“凡有四端於我者,知皆擴而充之,若火之始然,泉之始達。茍能充之,足以保四海;茍不充之,不足以事父母。”顯然,人作為個體具有“善端”,但是,這種“善端”只不過是處於道德心理的萌芽狀態,還不具有仁、義、禮、智的道德品質。個體的“人”只有經過個體的主觀努力,其仁、義、禮、智四種善的萌芽,才能成為真正的“人”。孟子的“性善論”繼承了孔子的人性論,提煉了人“性善”的本性,突出了人與生俱來就有“向善”的秉性。孟子在倡導人之本質根植於善的同時,也證實了教育是個體發展的必要條件。對於每一個降臨到這個世界上的生物人來說,在“成人”之前,必先“成才”。正如康德所言,人只有受過恰當的教育才能成為人,受教育對人來說,是一種需要。人有雙重生命,父母那裏遺傳的生命是物質基礎; 人要成為真正的人, 還要經歷“二次生成”———為人之道,即可“成人”。人在有“向善”的根基上,進行必要的道德教育,才能激發內心的主觀“行善”的心理情感。“行善”不是為了功名利祿,而是出於個體主觀的“善端”。[ 2 ]

  (二) 人“為善”的意義。

  孟子“人性論”論證了人在“成人”的歷程中,具有“向善”的本性與“行善”的主觀意願。他在對人“善端”肯定的同時,也論證了“成才”的必要條件———“為善”。“人之所不學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慮而知者,良知也。”孟子對人的“良知”“良能”品性的論證中提出[天下論文],仁、義、禮、智等普遍道德準則不是自外強加於人的,而是源於人的內在,生發於人善良的本性。然而,孟子通過“聖賢人格”告誡人們,“善端”如果沒有給予積極的保存,必然會受到外界的影響,而逐步消失。“內聖外王”的高尚品質就是在“為善”中拓展“善端”的結果,它也肯定了人們是在“為善”中實現自我價值。當然, 《孟子》中又言,“聖人與我同類”;“曹交問曰‘人皆可以為堯舜,有諸?’孟子曰:‘然’。”“聖賢”的人格被人類賦予了極致性與神秘性,看似遙不可及,但是,“學而至之”的言論, 又激起了人類挑戰自我的誌向。人之“四端”,體現出人具有先天成德的天賦,但是孟子認定唯有“向善”的動機與“為善”的能力,才能擴充人的“善端”。人從“自然人”轉變成“社會人”,全然依賴於“求真”“向善”與“粹美”的思想教育, 這也是人在生存之際,錘煉人格的必經之路。所以, 孟子強調了人在內求外修的同時,莫忘教育的重要性。人只有在接受教化的過程中,才能體會到“真、善、美”的真正價值之所在。

  二、現代德育中“善”的體驗。

  “君子所性,仁義禮智根於心,其色也,淬然見於面,盎於背,施於四體,四體不言而喻。”孟子在孔子“性相近也,習相遠也”之後,創立了“良心本體論”。在他看來,良心是內在本質,是人們外在德行的根源,是萬善的本源。人性和道德的完善,有待於後天的學習和努力與“善性”的擴充和培養。中國傳統德育模式在“性善論”的指導下,強調教師“教化”在德育中的作用,而現代德育受“性善論”的影響,倡導以教師為主導,以學生為主體的德育模式。

  (一) “性善論”指引下的現代德育目標。

  儒家的“性善論”認為道德行為如“繪事後素”,是對人性的提高、完善,是人性的實現。儒家所具有的這種理論完整性和理論個性,最終使其成為中國傳統文化中的主體和世界文化中的獨立類型。[ 3 ] 由此可見,理想的德育目標應是“學為聖賢”, 即是用“君子”人格來實現。“性善論”是依據人所固有的善性而進行的教育。現代德育目標亦是把握道德存在的可能性,通過人的內在自覺和外在修養,把可能的善性轉化為現實的善性。爭取使每一個人在道德修養方面享受人人平等待遇,倡導人們按照“理想人格”:“持誌養氣、動心忍性、存心養性、反求諸己”要求自己。若要成為堯舜之人,就必須達到內在精神與外在言行舉止統一的境界。孟子對道德主體的人本關懷觀,預示著社會對人的道德要求,必須尊重並滿足人精神生活包括道德生活在內的需求,提升人的道德理想、道德品質和道德境界。學校的道德教育也只有側重挖掘和激發學生內在的善良願望,充分發揮良心的道德調節功能,將被動的教育形式轉化為主動性、自覺性的個體活動,才能最終實現人的全面發展,達到終身教育的目的。

  (二) “性善論”影響下的現代德育功能。

  “性善論”是教育史以來,第一次從理論高度上對人自身本質加以認識和闡述。現代教育思想從施教者和受教者兩個方面,探究出人“善”之本性, 是教育活動順利進行的基本條件。教師本著“善”的品行,為學生樹立了榜樣;以學生“善”之本,規劃了其發展的進程。學生本著“善”之端,在他人教化中使其得到拓展;本著“善”之根,在自我教化中實現自我價值。道德生活的起點並不是零,兒童從一開始就是道德生活的主體。[ 4 ] 設想,倘若教師在教化過程中,體會到學生內在具有“不思而慮的良知”和“不學而能的良能”的“善端”;學生在受教過程中,體會到自我“向善”的意願和“為善”的能力,也許,德育實效性就能真正得以實現。孟子的“四德”與“五常”為中國傳統文化註入了一種道德意識、倫理精神。擴充“善”的過程,正是構建人與社會的和諧倫理的過程。社會在德化中發展,人類在德化中成才,沒有德育存在的社會,就沒有人的精神家園;沒有德化的人生存的社會,是混亂而危險的社會。德育本著“人性善”而為社會與人類提供著最根本的物質與精神保障。“仁者無敵”“與民同樂”的“民本論”啟示學校教育必須立“德教”為本,倡“尊賢尚德”為主的德育目標,僅此才能真正發揮德育的真正意義所在。道德教育的知情意行基於“善之始”,它為學生自我身心發展提供了舞臺。

  (三) “性善論”意蘊下的現代德育模式。

  “善端”的本性為人類道德教育追求“浩然之氣”的理想目標提供了可能,然而,如何把可能變為現實,孟子“性善論”解析到,具體的德育模式就是知行的辯證統一。這正凸顯了儒家思想關於道德理論與道德實踐的知行關系的論述,道德修養的重心應放在“力行”“躬行”。那麽現代德育又是如何通過具體的德育模式把道德理念轉化為道德行為的呢?孟子“內求外修”的德育思想,啟示現代德育的主要途徑唯有提高自我的道德教育意識,培育道德的自我。這一做法的實質是:強調個體在行動中要彰顯自我的主體性,重視自我思考、自我判斷、自我體驗,要學會獨立思考並作出合宜的選擇,此思想與當代的價值澄清法有相通之處,與當代德育強調“學會選擇”主旨殊途同歸。[5]

  孟子所塑造的人格理想,實質是為現代德育模式樹立了高尚道德的理想典範。他認為,道德的完成就是四端的擴充、發揚,就能有一種徹底的自我認識,此謂“盡心”。任何德育範式都是建立在一定的道德學習機制的理解之上的,但是,真正具有“道德”意義的道德教育,不是把社會現存的道德規範和行為準則灌輸給學生,使學生[天下免費論文下載中心]成為一個個“美德的集合體”, 而是“啟發”和“喚醒”學生的道德自覺和道德良心,使學生樹立道德理想、領悟人生真義。[6] 現在社會上評論學校德育的一種流行說法是,“5 + 2 = 0”,即學生在學校接受的5 天的思想教育,抵不過在家庭和社會對他2 天的影響。正如孟子所言,“存心養性”與“反求諸己”的道德理念警示現代德育的“教條性”與“形式性”必須被推翻。所謂,“生活的外延有多大,那麽德育的外延就應有多大。生活世界是德育的根基”。[ 7 ] 現代德育模式必須繼承和發揚傳統的道德教育觀念,應該由內向外地滲透德育的價值與意義。

  三、未來德育的變革是“性善論”的衍生。

  當今人們物質生活水平已經達到相當高的程度,在創造物質文明的同時,應該有高揚高層次的“善”的追求,賦予“善”以更廣的內涵和鮮明的時代特色,去努力打造真善美的統一。孟子蘊涵道德責任意識的“性善論”,能夠喚醒人們追求人格理想的信念,主動地實現和完善自身道德,承擔應有的社會責任。未來的教育終將走向終身教育的模式,而道德學習的形式必須依靠個體的主動性,道德的形成應該是自然而然完成的。未來的道德發展,取決於道德接受和道德選擇,在生活與學習中,當人們選定了自己感興趣或者認為重要的領域後,余下的廣闊空間就可以交給自身德性的本能反應和習慣行為,在道德與社會發生沖突時,自主抉擇的行為將會出現,這樣才符合道德生活的自然狀態,才能提高個體的道德效能。[8]

  註釋:

  [1] [宋]朱熹撰。孟子集註[M].濟南:齊魯書社,1992.

  [2] 趙法生。孟子性善論的多維解讀[J].孔子研究,2007,(18)。

  [3] 李兆祥主編。儒家教育思想研究[M].上海:中華書局,2003.12.

  [4] 檀傳寶。論道德教育的可能性[J].教育理論與實踐,1999,(11)。

  [5] 汪鳳炎。植根傳統:中華傳統道德文化與德育思想的彰顯[J].道德教育研究,2003,(4)。

  [6] 孫喜亭。學生德性或德行能由內而外的生成嗎[J].北京師範大學學報,2000,(6)。

  [7] 許新海。讓兒童的道德生命自由地生長[J].江蘇教育,2001,(17)。

  [8] 杜時忠。過有道德的生活,做有道德的人[J].湖南師範大學教育科學學報,2007,(3)。

下载论文

論文《孟子“性善論”影響下的現代德育反思》其它版本

中國哲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