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試談漢代的“知足”之風

論文類別:哲學論文 > 中國哲學論文
論文作者: 劉春雨
上傳時間:2011/7/20 9:00:00

  [摘要]“知足”是老子思想中的一個重要思想。“知足者富”、“知足不辱,知止不殆”、“知足之足,常足矣”,是“知足”思想的核心表述。漢代顏行“知足”之风,很多人淡泊名利,追求心靈的寧靜和精神的富有;在處世態度上,他們為人謙退,生活儉樸,與人为善,遠離權勢和名利,追求淳樸清靜的生活;他們有著和諧的人際關系,他們的思想行為也影響並促進了社會的和諧。
  [關鍵詞]老子;知足;漢代;和諧社會
   “知足”思想既是中華傳統文化思想的一個重要方面,也是老子思想的一個核心思想。“知足”思想在漢代影響甚大。本文擬就“知足”思想的內涵及其風行漢代的情況做一初步探討。
  
  一、“知足”的含義
  
  “知足”思想在《老子》中有以下幾處直接的記載。《老子》33章:“知足者富。”44章:“甚愛必大費;多藏必厚亡。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長久。”46章:“禍莫大於不知足;咎莫大於欲得。故知足之足,常足矣。”楚簡本《老子》中有“夫亦將知足,知足以束,萬物將自定”。的话。
  老子的“知足”思想包含的涵義主要有:(1)求內不求外,追求純真的本性和精神的富有,而對外在的名利看得很淡。“知足者富”,三國時期的王弼註曰:“知足者,自不失,故富也。”主要是從精神層面而非從物質層面來說的。因為“知足”,則精神不受貪欲的擾动。王弼在46章做註時說:“天下有道,知足知止,無求於外,各修其內而已”,強調了追求內在精神富有的重要性;(2)名利和錢財是身外之物,是守不住的,過分的追求和占有必定喪失也多,因為你過多占有財富违背了財貨流通的原則,是不符合天道的。王弼註曰:“甚愛,不與物通;多藏,不與物散。求之者多,攻之者眾,為物所病,故大費、厚亡。”因此對名利的占有要適可而止,要知足,這樣才能“长久”;(3)人性的最大弱點在於贪得無厭,永不滿足。要做到“知足之足,常足矣”,必須要做到寡欲,知道滿足。王弼在第20章做註时說:“無欲而足”、“自然而足。”(4)對於侯王等統治者而言,其欲望有時候會造成很大的禍害,所以必須用“知足”來約束他们的欲望,這樣萬物才會自然安定。
  胡寄窗先生從經濟的角度認為,老子的“知足”與否主要取決於人對財富標准的主觀認識,關鍵在於“寡欲”。他在“老子中的經济思想”一節中說:“寡欲的具體表現是‘知足’。老子學派把知足看得非常重要,以為知足可以決定人們的榮辱、生存、禍福。……不僅如此,他們并將知足作為主觀上分辨貧富的標準。如知足,則雖客觀財富不多而主觀上亦可自認为富有,‘知足者富’,‘富莫大於知足’。因为知‘足’之所以為足,則常足矣,常足當然可以看作是富裕。反之,客观財富雖多,由於主觀的不知足,貪得無厭,能釀成極大的禍害。從這裏可以看出老子的財富觀決定於主觀的知足與不知足,亦即決定於‘欲不欲’,所以帶有唯心主义色彩。但他們很重視客觀刺激产生欲望之作用。如他們说‘樂與餌,過客止’。寡欲與知足是不可分割的,未有能寡欲而不知足者,亦未有不寡欲而能知足者。老子提出寡欲、知足,對當时當權貴族的無厭欲求是一個強烈的抗議。”胡寄窗先生所論,很有道理。《韓詩外傳》卷五說:“福生於无為,而患生於多欲。知足,然后富從之。……貪物而不知止者,雖有天下,不富矣。”《韓非子·六反篇》說:“桀貴在天子而不足於尊,富有四海之內而不足於寶,君人者雖足民,不能足使為天子,而桀未必以天子為足也。”夏桀雖贵為天子、富有四海,卻仍不滿足,主要在於他的貪欲太多。“知足”要求內而不要求外,要过“為腹不為目”的生活,減少貪欲,過簡單清凈的“寡欲”生活,如此,自然會“知足”。
  老子正是想通過自己的著作告誡人們,特別是那些掌握政權的奴隸主贵族,對物質財富的占有欲要適可而止,要知足,否則,貪欲超過了一定的限度,必然會自取其辱,必然會遭受嚴重的損失,包括物質方面的損失,當然也包括社會地位和精神心態等方面的損失。
  
  二、汉代“知足”之風的形成
  
  汉初,黃老無為思想成為國家的統治思想。無為並不是行政的不作為,而是“不妄為”,是“寡欲”“知足”,它主要是針對秦朝“有为”而言的,秦之“有為”主要表現在“妄為”,即貪欲無厌,大興土木,不恤民力。如:修始皇陵,建阿房宮,築長城,修馳道等等。漢朝統治者總結秦朝滅亡的教訓,最直接也是最深刻一條就是秦朝統治者的“有為”和“不知足”。所以,漢初,統治者反其道而行之,把老子思想作為國家統治思想,大力提倡並積極踐行老子“知足”思想。國家“知足”,固守而不外拓,與匈奴和親,对於匈奴的擾邊,只是“令邊備守,不發兵深入”;統治者“知足”,清心寡欲,無为而治,土木不興,宮室不修,衣不曳地,幃帳無繡,真真地是體現了“與民休息”。
  史載“孝惠皇帝、高後之時,黎民得離战國之苦,君臣俱欲休息乎無为,故惠帝垂拱,高後女主稱制,政不出房戶,天下晏然。刑罰罕用,罪人是希。民務稼穡。衣食滋殖”。
  汉文帝更是以知足著稱,史載“孝文帝從代來,即位二十三年,宮室苑囿狗馬服禦無所增益”。他曾經想建造一個露臺,召來工匠一問,需要花費百金,於是停止建造。他還經常穿著粗布衣服,為了節省布料,規定其夫人的衣服長不得拖地,幃帳不得紋饰繡花,即史籍所載“上常衣綈衣,所幸慎夫人,令衣不得曳地,幃帳不得文繡”。他還規定自己的陵墓當中一律使用瓦器,不得使用金銀銅錫,“欲为省,毋煩民”。漢景帝在詔书中也頌揚漢文帝知足節儉,说他“減嗜欲,不受獻”。司馬貞在[索隱述贊]中稱頌漢文帝“綈衣帥俗,露臺罷營。……霸陵如故,千秋頌聲”。自漢朝建立到漢文帝時期,統治者的知足節儉已經產生了廣泛的社會影响,贏得了老百姓的擁护,即太史公所謂“德至盛矣”。
  漢景帝繼續大力提倡知足理念,他在後元二年(前142年)五月的詔書中嚴厲批评貪得無厭之徒,表揚寡欲知足的廉士,下令從廉士中提拔官員:“人不患其不知,患其為詐也;不患其不勇,患其為暴也;不患其不富,患其亡厭也。其唯廉士,寡欲易足。……亡令廉士久失職,貪夫长利。”
  曹參為齊相,用黃老之術治國,獲得賢相之名。待到蕭何死后,曹參入京為漢相,竭力推行老子治國思想,选官任人只選那些忠
厚老實不善言辭者,凡是巧言花語追名逐利之徒,概不予錄用。因為忠厚老實之人往往比較知足,而欲務聲名之人往往貪欲無厭。《史记·曹相國世家》對此有記載:“择郡國吏木詘於文辭,重厚長者,即召除為丞相史。吏之言文刻深,欲务聲名者,輒斥去之。”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在國家大政方針的支撐下,經過漢初幾代人的努力,社會風氣煥然一新。有班固的“贊”為證:

“漢興,掃除煩苛,與民休息。至於孝文,加之以恭儉,孝景遵业,五六十載之間,至于移風易俗,黎民醇厚。周雲成康,漢言文景,美矣!”漢文帝的“恭儉”就有深深的寡欲知足之意,他穿粗布衣服的目的也如司馬貞所言,是为了“帥俗”,即要做知足的表率,引導社會大眾儉約知足,進而形成儉約知足之社會風气。漢景帝繼續倡導和貫徹推行“知足”理念。“至於移風易俗,黎民醇厚”表明一種全新的社會风氣已經形成,以儉約寡欲為基本特征的“知足”風尚無疑是社會新风氣的重要組成部分。
  
  三、汉代“知足”之風的表現
  
  在漢代,“知足”理念深入人心,踐行“知足”思想成為一種社會風尚。許多人把“知足”思想實實在在地付諸於行動,產生了積極的社會影響。下面僅就漢代“知足”之風熏陶下的世人名利觀與處世態度略作探討,冀以窺斑見豹之效。
  
  (一)漢代“知足”之人的名利观
  在“知足”之風影响下,漢代許多人淡泊名利,视富貴、錢財等外在事物如浮雲,追求心靈的寧靜和精神的富有。西漢的劉德、疏廣、嚴君平,東漢的張霸、折像都是比較典型的“知足”人物。
  劉德,西漢人。昭帝時的大將軍霍光,總攬朝政,权傾朝野,想把女兒嫁於劉德,刘德深知“持而盈之,不如其已”的道理,自持“知足”之計,堅决拒絕了霍光的美意。《漢書》卷36《楚元王傳》载劉德:“修黃老術,有智略。少時數言事,召見甘泉宫,武帝謂之‘千裏駒’。昭帝初,為宗正丞,雜治劉澤诏獄。父為宗正,徙大鴻胪丞,遷太中大夫,後復为宗正,雜案上官氏、蓋主事。德常持《老子》知足之計。妻死,大將軍光欲以女妻之,德不敢取,畏盛满也。”在對待財產的問題上,劉德也深知“金玉滿堂,莫之能守”、“天之道,其猶張弓歟?高者抑之,下者舉之;有余者損之,不足者補之。天之道,損有余而補不足。”的道理,從不聚斂錢財,而是散財於人。《漢書》卷36《楚元王傳》载:“德寬厚,好施生,每行京兆尹事,多所平反罪人。家產过百萬,則以振昆弟賓客食饮,曰:‘富,民之怨也。”’
  西漢宣帝時期,疏廣為太子太傅、其侄子疏受為太子少傅。“父子並為師傅,朝廷以为榮。”但疏廣自知“知足不辱”的道理,急流勇退,榮歸故裏。《漢書》卷71《疏廣傳》載:“(疏)廣謂(疏)受曰:‘吾闻“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功遂身退,天之道”也。今仕官至二千石,宦成名立,如此不去,懼有後悔,岂如父子相隨出關,歸老故鄉,以壽命終,不亦善乎?’受叩头曰:‘從大人議。’即日父子俱移病。滿三月賜告,廣遂稱篤,上疏乞骸骨。上以其年篤老,皆許之,加賜黃金二十斤,皇太子贈以五十斤。公卿大夫故人邑子設祖道,供張東都門外,送者車數百兩,辭決而去。及道路觀者皆曰:‘賢哉二大夫!’或嘆息為之下泣。”疏廣深知“多藏必厚亡”的道理,回到家鄉後,散財免禍,不給子孫留下過多的财產,目的是希望自己的子孫將來能自食其力,少犯錯誤。《漢書》卷71《疏廣傳》載:“廣既歸鄉裏,日令家共具設酒食,請族人故舊賓客,與相娛乐。數問其家金余尚有几所,趣賣以共具。居岁余,廣子孫竊謂其昆弟老人廣所愛信者曰:‘子孫幾及君時頗立產業基址,今日饮食費且盡。宜從丈人所,勸說君買田宅。’老人即以閑暇时為廣言此計,廣曰:‘吾豈老悖不念子孫哉?顧自有旧田廬,令子孫勤力其中,足以共衣食,與凡人齊。今復增理益之以為贏余,但教子孫怠惰耳。賢而多財,則損其誌;愚而多財,則益其過。且夫富者,眾人之怨也;吾既亡以教化子孫,不欲益其過而生怨。又此金者,聖主所以惠養老臣也,故樂與鄉黨宗族共飨其賜,以盡吾余日,不亦可乎!’於是族人說服。皆以壽終。”
  嚴君平,西漢人,蔔筮於成都市,因勢利導,教人為善,而且每日“閱數人,得百錢足自養”,從不以盈利為目的。在基本生活得到保障以後,就講授《老子》,追求精神的富有。《華陽國誌·蜀郡士女》載:“嚴遵,字君平,成都人也。雅性淡泊,學業加妙,專精大《易》,耽於《老》、《庄》。”《漢書》卷72《王貢两龔鮑傳》載:“其後谷口有鄭子真,蜀有嚴君平,皆修身自保,非其服弗服,非其食弗食。成帝時,元舅大將軍王鳳以禮聘子真,子真遂不詘而終。君平蔔筮於成都市,以為‘蔔筮者賤業,而可以惠眾人。有邪惡非正之問,則依蓍龜為言利害。與人子言依於孝,与人弟言依於順,與人臣言依於忠,各因势導之以善,從吾言者,已過半矣。’裁日閱數人,得百錢足自養,則閉肆下簾而授《老子》。博覽亡不通,依老子、嚴周之指著书十余萬言。”
  東漢時期的張霸,蜀郡成都人。和帝時期為會稽太守,政績卓著,但張霸深知“知足不辱”的道理,急流勇退,致仕歸鄉。《後漢書》卷36《張霸傳》載張霸:“永元中為會稽太守,……霸始到越,賊未解,郡界不寧,乃移书開購,明用信賞,賊遂束手歸附,不煩士卒之力。童謠日:‘棄我戟,捐我矛,盜賊盡,吏皆休。’視事三年,謂掾史曰:‘太守起自孤生,致位郡守。蓋日中则移,月滿則虧。老氏有言:“知足不辱。”’遂上病。”
  折像,東漢人,生于豪富之家,史書記載他的父親折國“有貲財二億,家僮八百人”。折像從小就心地善良,長大後深受老子道家思想的影響,散家財周濟窮人。史載:“幼有仁心,不殺昆虫,不折萌牙。能通《京氏易》,好黃老言。及國卒,感多藏厚亡之義,乃散金帛資產,周施亲疏。或諫像日:‘君三男兩女,孫息盈前,當增益產業,何為坐自殫竭乎?’像曰:‘昔鬥子文有言:“我乃逃禍,非避富也。”吾門戶殖財日久,盈滿之咎,道家所忌。今世將衰,子又不才。不仁而富,謂之不幸。墻隙而高,其崩必疾也。’智者聞之鹹服焉。”折像有感於《老子》的“甚爱必大費;多藏必厚亡”、“咎莫大於欲得;禍莫大於不知足”的道理,散財於民。從折像所說的“盈满之咎,道家所忌”話語可以看出,折像對“知足”思想有深刻的認識。折像所說的“不仁而富,謂之不幸”一語,更是發人深省、令人驚醒。
  
  (二)漢代“知足”之人的處世態度
  在“知足”之風影響下,漢代人謙退、處下,遠離权勢和名利,在處世態度上值得後人學習。
  漢初名臣張良幫助劉邦奪取了天下,當劉邦要重重封賞張良的時候,張良卻謝絕了劉邦的美意。《史記》卷55《留侯世家》载:“漢六年正月,封功臣。良未嘗有戰鬥功,高帝日:‘運籌策帷帳中,決勝千裏外,子房功也。自擇齊三萬戶。’良曰:‘始臣起下邳,與上會留,此天以臣授陛下。陛下用臣計,幸而時中,臣願封留足矣,不敢當三萬户。’乃封張良為留侯,與蕭何等俱封。”高祖劉邦要封張良三萬戶,但張良卻很謙虛,說自己沒什麽功勞,出的計策也是碰巧用上了,自己能分封在留縣就心滿意足了。最後張良被封為留侯,食封萬戶。深受道家思想影響的張良對自己的“封萬戶,位列侯”現狀非常“知足”,他晚年曾說自己:“家世相韓,及韩滅,不愛萬金之資,為韓報讎強秦,天下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振動。今以三寸舌為帝者師,封万戶,位列侯,此布衣之極,於良足矣。願棄人間事,欲從赤松子遊耳。”與張良同時代的韓信自恃功高,被封為淮陰侯後,牢騷滿腹,好不知足,最後落得一個身敗名裂的下場。而張良卻淡然處之,非常知足,深得高祖劉邦、呂後的信任和器重,得以善始善終。
  汉初的另一名臣蕭何,深知盈滿招禍的道理,生活上很是知足,為人謙退、做事謹慎。《史記》卷53《蕭相國世家》載蕭何:“置田宅必居窮處,為家不治垣屋。曰:‘後世賢,師吾俭;不賢,毋為勢家所奪。”
  漢武帝時期的名臣鄭當時,深受道家“知足”思想影響,謙退、處下,廉潔奉公,不治產業,與人為善。《史記》卷120《鄭當時列傳》載鄭當时:“好黃老之言,其慕長者如恐不見。年少官薄,然其遊知交皆其大父行,天下有名之士也。……莊為太史,誡門下:‘客至,無貴賤無留门者。’執賓主之禮,以其貴下人。莊廉,又不治其產業,仰奉賜以給诸公。然其饋遺人,不過算器食。每朝,候上之間,說未嘗不言天下之長者。其推轂士及官屬丞史,誠有味其言之也,常引以為賢於己。未嘗名吏,與官屬言,若恐傷之。闻人之善言,進之上,唯恐後。山東士諸公以此翕然稱鄭莊”;“卒後家無余貲財。”
  西漢末年的著名学者揚雄,青少年時代曾經跟隨道家學者嚴君平學習,並深受老子思想的影響,不慕名利,不求富貴,安於貧賤,埋頭著述。《漢書》卷87《揚雄傳》載扬雄:“少而好學,不為章句,訓詁通而已,博覽無所不見。為人簡易佚蕩,口吃不能劇談,默而好深湛之思,清靜亡為,少耆欲,不汲汲於富貴,不戚戚於貧賤,不修廉隅以僥名當世。家產不過十金,乏無儋石之儲,晏如也。自有大度:非圣哲之書不好也;非其意,虽富貴不事也。顧嘗好辭賦。”揚雄“家產不過十金,乏無儋石之儲,晏如也”,體現了“知足者富”的思想,在基本生活物質得到滿足的情況下,主要追求精神的富有。
  揚雄尽管後來到京師做了郎官,但仍“恬于勢利”,安於貧賤。“初,雄年四十余,自蜀來至遊京師,大司馬車騎將軍王音奇其文雅,召以為門下史,薦雄待詔,歲余,奏《羽獵賦》,除為郎,給事黃門,与王莽、劉歆並。哀帝之初,又與董贤同官。當成、哀、平間,莽、賢皆为三公,權傾人主,所薦莫不拔擢,而雄三世不徙官。及莽篡位,談說之士用符命稱功德獲封爵者甚眾,雄復不侯,以耆老久次轉為大夫,恬於勢利乃如是……家素貧。”
  東漢光武帝刘秀深受道家“知足”思想影响,在施政方針上提倡節儉;減輕田租,減輕刑法,釋放奴婢,與民休息。《後漢書》卷1《光武帝紀》載劉秀之語:“吾理天下,亦欲以柔道行之。”實際上就是按照道家思想施政。光武帝在生活方面很是“知足”,《後漢書》卷76《循吏列傳:序》載:“光武长於民間,頗達情偽,見稼穡艱难,百姓病害,至天下已定,務用安靜,……身衣大練,色元重彩,耳不聽鄭衛之音,手不持珠玉之玩,……其以手跡賜方國者,皆一紮十行,細書成文。勤約之風,行於上下。……能內外匪懈,百姓寬息。”他所穿“大練”是一種不染色的白絹,其它衣服色彩也很單調;作為皇帝能夠做到“耳不聽鄭衛之音,手不持珠玉之玩”,說明他的“知足”已經達到了很高境界。
  東漢初年的不少功臣深受“知足”之風影響,知足寡欲,為人謙退,生活儉樸,遠離權勢和名利,朝野上下出現了一片和諧相處的良好氛圍。《後漢書》卷15《李通傳》載李通“布衣唱義,助成大業,重以寧平公主故,特見親重。然性谦恭,常欲避權勢。”《後汉書》卷16《鄧禹傳》載鄧禹:“天下既定,常欲遠名勢。有子十三人,各使守一藝。修整閨門,教養子孫,皆可以為後事法。資用國邑,不修產利。帝益重之。”《後汉書》卷17《賈復傳》载賈復:“知帝欲偃幹戈,修文德,不欲功臣擁眾京師,乃與高密侯鄧禹並剽甲兵,敦儒學。帝深然之,遂罷左右將軍。”《後漢書》卷16《寇恂傳》載寇恂:“經明行修,名重朝廷,所得秩奉,厚施朋友、故人及從吏士。”《後漢書》卷17《馮異傳》載馮异:“為人謙退不伐。”《後漢書》卷18《吳漢傳》註引《東觀记》曰:“漢但修裏宅,不起第。夫人先死,薄葬小墳,不作祠堂。”《後漢書》卷18《陳俊傳》載陈俊:“俊撫貧弱,表有義,檢制軍吏,不得與郡县相幹,百姓歌之。”《後漢書》卷20《祭遵傳》載:“遵為人廉約小心,克己奉公,賞賜輒盡與士卒,家無私財,身衣韋絝,布被,夫人裳不加緣,帝以是重焉。”“臨死遗誡牛車載喪,薄葬洛阳。”從這些功臣淡泊名利的思想傾向與小心謹慎的處世態度中,我們可以看出“知足”思想对當時社會的影響有多么深刻。
  除了功臣外,東汉時期還有不少人物深受“知足”之風的影響。他们清靜寡欲、道德高尚、不慕榮名,並以自己的行為感化、教育周圍的人。《後漢書》卷2l《任光傳》載任隗“少好黃老。清靜寡欲,所得奉秩,常以賑恤宗族,收養孤寡”“義行內修,不求名譽”;《後漢書》卷32《樊宏傳》載樊宏同族曾孫樊准“父瑞,好黃老言,清靜少欲。準少勵誌行,修儒術,以先父產業數百萬讓孤兄子。”《后漢書》卷39《淳於恭傳》載:“淳於恭字孟孫,北海淳於人也。善说《老子》,清靜不慕榮名。家有山田果樹,人或侵盜,輒助為收采。又見偷刈禾者,恭念其愧,因伏草中,盜去乃起,裏落化之。”
  
  四、結束语
  老子“知足”思想是我們中华民族優秀文明成果之一。老子思想在漢初成為国家施政的指導思想,對漢代社會影响巨大。有漢一代,“知足”之風熏染甚盛,躬身踐行老子思想尤其是老子“知足”思想者甚多。他們是思想的智者,行動的楷模。他們淡泊名利,視富貴、錢財等外在事物如浮雲,追求心靈的寧靜和精神的富有;在處世態度上,他們為人謙退,生活儉樸,與人为善。他們不僅建立了自己和諧的人際關系圈,而且也影响並促進了社會的和諧。
  以古為鑒,我們應該積極學習漢代“知足”者的名利觀念和處世態度,大力宣傳“知足”思想,培育“知足”風尚,让越來越多的人正確領會並努力實踐“知足”思想,促進人與人之間的誠信友爱,減少人與人之間因“不知足”而引起的種種矛盾與鬥争,促進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構建。
  
  [

參考文獻

]
  [1]李耳,老子[M],西安:陜西旅遊出版社,2003.
  [2]尹振環,楚簡老子辨析[M],北京:中華書局,2001.
  [3]王弼,註,樓宇烈,校釋,老子道德經註校釋[M],北京:中華書局,2008.
  [4]胡寄窗,中國經济思想史(上)[M],上海:上海財經大學出版社,1998.
  [5]周廷窠,韓詩外傳(附補逸校註拾遺)[M],北京:中華書局,1985.
  [6]任峻華,註釋,韓非子[M],北京:華夏出版社,2000.
  [7]司馬遷,史记[M],北京:中華書局,1959.
  [8]班固,汉書[M],北京:中華书局,1962.
  [9]常璩,撰,任乃強,校註,华陽國誌校補圖註[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
  [10]範曄,後漢書[M],北京:中華書局,1965.
轉貼于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關於試談漢代的“知足”之風》其它版本

中國哲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