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析馬克思主義理論視域中的個人發展

論文類別:哲學論文 > 中國哲學論文
論文作者: 林海燕
上傳時間:2011/8/2 10:24:00

  論文摘要:個人發展理論是馬克思主义的核心內容。馬克思主義認為人類社會的歷史。既是社會經濟形態更叠的歷史。也是作為社會發展主體的個人生成發展的歷史。因此與社會經濟發展形態相一致。個人在歷史發展進程中依次呈現出“依賴的個人”、“偶然的個人”和“解放的個人”三種基本形态。
  论文關鍵詞:馬克思主义;貨幣;《1844年經濟學哲学手稿》
  個人發展理論是馬克思主義的核心內容。馬克思主義认為,個人的發展是歷史的必然,“人們的社會歷史始終只是他們的個體發展的歷史。而不管他們是否意識到這一點。”社會發展的根本目标就是為了祛除奴役人類的“異己力量”,實現個人的全面發展。作為社会發展的主體,人在推動生產力發展、變革生產關系的过程中,自身也不斷得到發展。在《1857--1858年經濟學手稿>中,馬克思把個人發展的歷程劃分為三個階段,最初的個人是“人的依賴關系”占統治地位阶段,繼之則是“以物的依賴為基礎的人的獨立性”階段,最終,人类將達到“建立在個人全面發展和他們共同的社會生產能力成為他們的社會財富這一基礎上的自由個性”階段。這樣,由“依賴的個人”到“偶然的個人”再到“解放的個人”就成为個人在歷史發晨進程中依次呈現的三種基本形態。
  一、唯物史觀——马克思主義考察個人發展的理論工具
  “人是萬物的尺度。”對于人的發展問題,歷代哲人都曾進行过廣泛的探討。然而,囿於唯心主义歷史觀的限制。馬克思主義誕生以前的思想家們大都沈陷於抽象的邏輯演繹,缺乏現實具體的和歷史的考察。因而都未能正确揭示個人發展的本质內涵。馬克思本人早年對個人發展的思考也未能完全脫離這一窠臼。直到19世紀中葉,唯物主義歷史觀正式確立,馬克思和恩格斯才找到了探究人類發展的萬能鑰匙,从而科學地闡釋了個人發展的本質內涵。
  唯物史觀是对人類社會生活內在規律的深刻揭示與理論再現。一方面。它強調物質資料生產是整個社会生活的基礎,人們在生产中結成一定的社會關系,要從直接生活的物質生產出发闡述現實的生產過程。另一方面,它又指出,生產關系是决定其他一切人類社會關系的基本关系,制約著生產力的發展。但归根結底,生產力(包括科学技術)是生產發展的决定因素,生產關系一定要适應於生產力的發展。當生產关系由生產力的發展形式變成生產力的桎梏時,社會革命的時代就到來了。隨著經濟基礎的变更,全部龐大的上層建築也都或慢或快地發生變革。由此,唯物史觀就提供了考察个人發展形態的兩個尺度:生產关系的發展程度;
  生產力的發展狀況。生產力的發展離不開人。“全部人類歷史的第一个前提無疑是有生命的個人的存在。”離開了現實的個人,人類社会的存在與發展就是纯粹的虛幻。現實的個人必定是社會的人,必定是處於一定社會關系中从事活動、進行物質生產的人。因此,“社會的關系實際決定著一個人能夠發展到什么程度。”
  時下不少論者就從這一角度論述馬克思主義的個人發展理論。然而,生產關系的發展程度固然可以成為衡量個人發展的一個標尺。但從根本上來說,個人的發展要取決個人置身於其中的物質經濟關系,取决於生產力的發展程度。沒有生产力的發展一切無從談起,“沒有蒸气機和珍妮精紡機就不能消滅奴隸制;沒有改良的農業就不能消滅農奴制;當人們還不能使自己的吃喝住穿在質和量的方面得到充分供應的時候,人们就根本不能獲得解放。”人類社會的歷史,就是生產力不斷發展進而改變生产關系及其他一切社會關系的這樣一個動態過程。因此,只有從人们直接生活的物質生產活動出發,以社會生產力的發展狀況為標尺,才能夠確切理解和把握個人發展的歷史过程。據此,本文認為。馬克思提出的個人發展三形態是與自然經濟社會、商品經濟社會和產品经濟社會三個不同階段相適應的。即“人的依賴關系”占統治地位階段是自然經濟社會個人發展的主要形態,“以物的依賴為基礎的人的獨立性”階段是商品經濟社會個人發展的主要形態,“建立在個人全面發展和他們共同的社會生產能力成為他們的社會財富這一基礎上的自由個性”階段是產品經济社會個人發展的主要形態。
  二、自然經濟社會人的發展形態:依賴的個人
  自然经濟是與較低的社會生产力發展水平相適應的經济形態,在原始社會、奴隶社會和封建社會三個社會形態都占據統治地位。其基本特征有二:一是自给自足性;二是封閉性。在自然經濟社會中,絕大部分勞動產品都是為了滿足自然經濟單位內部的直接生活需要而生產,人們的經濟活動处於分散、孤立、保守的狀态。

  無論是氏族部落共同體、奴隸主莊園或封建主莊園,還是農民家庭,都是一個自成體系的封閉式的经濟單位。由於人的生產能力只在狹窄的範圍和孤立的地點上发展著,因此,在自然經濟社會中,人的發展形態主要表現為,个人完全缺乏獨立性,以“人的依賴關系”為特征。在原始社會,個人的這種依赖性主要表現為對血緣關系的依賴。對於原始人類而言,自然界是一個“完全異己的、有著無限威力的、不可制服的力量”,最主要的問題是如何生存,而不是發展。为了能夠維持自身的生存,人們不得不以血緣關系為自然紐帶結合成為人群共同體——氏族公社,聯合起來用集體的行動去對付強大的自然,以彌補自身力量的不足,获取必需的物質生活资料。在這種狀態中,生產是共同體內釣共同生产,分工是“自然形成”的分工(即由於男女在生理上和體力上的差別而產生地簡單的自然分工),分配是共同體內部的平均分配。雖然既沒有共同體對個人的統治和強制,也沒有個人的社會關系的物化,但是由於生产力極端低下,離開了群體的個体根本無法存在。因此,這時的個人根本不是獨立的個體,個人只不過是共同體的附屬物,作為群體的一個原子而存在,根本谈不上任何意義上的發展。
  隨着生產力的緩慢發展,私有制開始出現,階級和國家先後形成,以血緣關系為紐帶形成的氏族公社完全瓦解,個體家庭成為基本的社會經濟單位,人類步入奴隸社會和封建社會。奴隸社會和封建社會的生產力雖然較原始社會有了很大的發展,但由於個人勞動的目的不是為了創造價值,而是為了保證所有者及其家庭以及每個共同体的生活。因此,“人的依賴關系”并沒有發生根本變化。只不過,這時個人的依賴性主要表现為對於權力統治的依賴。馬克思曾對此进行過深刻的剖析,他指出,“小農人數眾多,他們的生活条件相同,但是彼此間并沒有發生多種多樣的關系。他們的生產方式不是使他们互相交往,而是使他們互相隔離小塊土地,一個農民和一個家庭;旁邊是另一小塊土地,另一個農民和另一個家庭。一批這关的單位就形成一個村子;一批這樣的村子就形成一个省。這樣,法國國民的廣大群眾,便是由一些同名數簡單相加形成的,好像一袋馬鈴薯是袋中的一個個馬鈴薯所集成的那樣。他們不能代表自己,一定要別人來代表他們。他們的代表一定要同时是他們的主宰,是高高站在他們上面的權威,是不受他們限制的政府權力,這種權力保護他们不受其他階級侵犯,並從上面賜給他們雨水和陽光。所以,歸根到底,小農的政治影響表現為行政權支配社會。”
  顯然,在自然經济社會中,不管是自然形成的原始群體還是後來形成的政治共同体,個人都被牢牢地束縛於特定血緣的人群或者狹窄的空間,不可能有自己的所謂的獨立性。由於社會成員之間的流動性很小,貴族總是貴族,平民總是平民,奴隸總是奴隸,因此,他們總是屬於某個等級,只能作為具有某種(社會)規定性的個人而互相交往,恰如袋中的一個個馬鈴薯,消融在與他者的關系中。
  三、商品經濟社會人的發展形態:偶然的個人
  “偶然的個人”是個人發展的第二個階段,它是商品經濟社會個人發展的常態。早在自然經濟社會,商儡經濟就已經存在,只是長期處於自然經濟的附庸地位。到了封建社會末期,隨著社會生產力水平的提高和社會分工的扩大。自然經濟結構不斷解體,商品經濟迅速發展,並最終占據主導地位,人類開始邁入商品經濟社會階段。商品經濟社會是人類社會發展至今最基本的一種社會形態,它與社會化大生產相適應,無論是資本主義還是社會主義,都置身於其中。商品經济本質上是交換經濟,它既是生產力发展的結果,又為生產力的進一步發展提供了廣闊空間。在商品經濟社會中,生產和交換的目的不僅是為了滿足自己需要的使用價值,更是為了獲得更多的價值,實現價值增值。这種發達的商品生產和商品交換,斬断了束縛人們的形形色色的封建羈絆。“依賴的個人”終於不再受階層或共同體的束缚,發展成為具備了獨立性的“偶然的個人”。然而,“偶然的個人”的這種獨立性僅僅具有形式上的意義,它剛剛擺脱了對人的依賴關系,又陷入了對“物”(貨幣)的依賴。因此,“偶然的個人”還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個人,而只是处於異化狀態中的個人。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在商品經濟社會中,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是一種通過貨币建立起來的聯系,人們只有通過交換獲得貨幣,才能實現自己的个人利益。這樣,貨幣就從商品流通的媒介畸變為一種無形的物的力量,支配著人的一切活動。由此,“物”(貨幣)就抽空了一切现實個人的生活內容,人的一切個性、特性都被徹底否定和消滅。這種對“物的依賴”,異化了人的生存意義,人們的生存手段嬗變為生存的目的。不僅工人被人為地培植片面的技巧。成為某種局部勞動的工具,就連資產者也深受外在的物的力量壓迫,成為工具理性的奴隸。“精神空虛的資产者為他自己的資本和利潤欲所奴役;律師為他的僵化的法律觀念所奴役,一切‘有教養的等級’都為各式各樣的地方局限性和片面性所奴役,為他們自己肉體上和精神上的近視所奴役,為他們的由於受專門教育和終身束縛於這一專门技能本身而造成的畸形發展所奴役。
  社會主義取代資本主義。也無法彻底實現對個人對“偶然的個人”的超越。剛剛從資本主义社會胎胞中分離出來的社會主義社會,依然屬於商品經濟社會,在經济、道德和精神等方面都還带著資本主義社會的痕跡。由于生產力發展水平還不夠高,消費品實行按勞分配,社会主義社會中的個人發展仍然無法擺脫對物的依賴。否認這一點,試圖直接過渡到共產主義的高級階段,純屬自欺欺人,只會阻礙社會生產力的發展。

  盡管商品經濟社會中“偶然的個人”是畸形發展的個人,“物的關系對个人的統治、偶然性對個性的压抑,已具有最尖銳最普遍的形式”。然而,馬克思認為,商品經濟社會是個人發展不可跨越的必經階段。這種發達的商品生產和商品交換,不僅創造了比過去一切世代創造的全部生產力还要多、還要大的生產力,為人類的進一步發展奠定了物質基礎;而且打破了以往人與人之間交往的狹隘性和血緣地域局限性,使“過去那種地方的和民族的自給自足和閉關自守狀態,被各民族的各方面的互相往來和互相依賴说代替了。物質的生產是如此,精神的生產也是如此,”從而為個人的發展開辟了廣闊的空間。“毫無疑問,這種物的聯系比单個人之間沒有聯系要好,或者比只是以自然血緣關系和統治服從關系為基礎的地方性聯系要好。”因此,“偶然的個人”的出現具有歷史的进步性和必然性。
  四、产品經濟社會人的發展形態:解放的个人
  產品经濟社會是馬克思對未來的共產主義社會的設想。馬克思認为,當社會生產力的高度發展,使社會財富的一切源泉都充分湧流之後,經济活動就不再需要通過“交換”的形式來實現,也就不需要“價值”插手其閫,而是以“各盡所能,按需分配”的形式來滿足自身的需要,人類就進入了產品經濟社會。在產品經濟社會中,人類從必然王國進入自由王國,支配人類社會的一切客觀的異己力量,完全處於人們的自已的控制之下。現實的個人成為自己的真正主人,開始完全自覺地自己創造自己的歷史。
  首先,個人從“類”中獲得解放。人的本質在現實性上,是一切社會關系的总和。獨立存在的個體,总是作為“類”生活在一定的社會關系中。因此,類的发腰不僅包含著個人的發展,而且要通過個人的发展體現出來。然而,從總體上来看,日式分工雖然创造了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使人類整體得到了較大的發展,但卻一直以犧牲多數個人的發展為代價。在自然經濟社會中,個人的發展處於缺失狀态,類(群體)的發展吞噬了个人的發展。在商品经濟社會中,對物的依赖使得個人的發展只具備表面的獨立性。“類”的發展與個人發展之間的張力在產品經濟社會得到了徹底解決。產品經濟社會是一个“以每個人的全面而自由的發展为基本原則的社會形式”,在这裏,個人的價值完全实現,類的發展與個人發展達到了和谐統一。
  其次,個人實現了對劳動的解放。在產品經濟社會中,生產力高度發達,社會物質产品極大豐富,消費品實行按需分配。這樣,勞動就從谋生的手段轉變為生活的目的,轉變為個人自由自覺的活動。由此,個人就能夠完全自由地發展和發揮他的全部力量和才能,“根據社会的需要或他自己的愛好,輪流從一個生產部門轉到另一個生產部門”他可以隨自己的興趣,今天幹這事,明天幹那事,上午打獵,下午捕鱼,傍晚從事畜牧,晚饭後從事批判,而不會总是一個獵人、漁夫、牧人或批判的批判者。.社会主義社會的個人之所以仍屬於“偶然的個人”,就在於其沒有高度發達的生產力,不能實現個人對於勞動的解放。
  最後,個人實現了“自由个性”的解放。對於未來的產品經濟社會,马克思稱之為“自由人聯合体”。由於私有制和日式社會分工被消滅,在這個聯合體內,“每個人的自由發展是一切人的自由發展的條件”。”這也就是說,一方面,每個人都具有完全的獨立性,按照內在本性的要求來支配自身的發展,而不是被動地屈從於某种外在的強制;另一方面,相互獨立的個人之間完全平等,每個個人的自由發展都能促進全社會一切人的全面發展。由於各個個人在自己的聯合中並通過這種聯合獲得自己的自由個性,這樣,人就真正成為自己的自由主宰者。必須指出的是,個人的“自由個性”的解放,並不是指所有的人的所有素質都能無一遺漏的得到發展,也不是指人們都平衡地發展到同一水平,而是指個人的全部才能的“自由發展”,即個人所希望發展的那些個性、素質和潛能都能得到發展。
  可見,“解放的個人”是對以往個人發展形態的積極揚棄,它既不像依賴的個人那樣依賴於血緣关系或權力統治,也不像偶然的個人那樣依賴於物(貨幣),而是依賴於作為個人的個人自身。它是實現了自由全面發展的個人,是個人發展的最高形態。
  简而言之,在馬克思理論视域中,人既是歷史的“劇作者”,也是歷史的“劇中人”。人在創造歷史的同時也創造了自身,人在其歷史發展的每一個階段上都是與同一時期的生產力發展狀況相適應的。在自然經济社會中是“依賴的個人”,在商品經濟社會中是“偶然的個人”,而在產品經濟社會中則是“解放的个人”。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http://www.hi138.com
下载论文

論文《試析馬克思主義理論視域中的個人發展》其它版本

中國哲學論文服務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論文下載地址 | 代寫論文 | 作者搜索 | 英文版 | 手機版 CopyRight@2008 - 2017 免費論文下載中心 京ICP备17062730号